凌于海黑着脸目送辛梓晴离开,等她出了办公楼,就立刻拨通了陆小伍的电话,让他即刻飞回渥太华。

    陆小伍原本联系不上凌司夜,就知道情况有异,都没仔细问,立刻答应下来,马上乘坐最早一班航班飞过来。

    凌于海这才放心地搁下电话,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已经失去了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不能再让司夜因为自己的缘故出任何的意外!

    就算他知道自己的丑陋的行为,也无所谓,他只要他好好的把集团看好就好。

    而辛梓晴离开了凌氏集团的大楼后,刻意在外面兜了几个圈子,直到确认凌于海并没有派人跟踪自己,这才驱车去了关押凌司夜的地方。

    经过这几天的关押,凌司夜面容憔悴不已,再也不复见当初脸上的意气风发,只剩下两只晶亮的眼眸,在看到辛梓晴走进来时,恨不得将她整个人给嚼碎撕烂。

    “辛梓晴,快把我给放了!”凌司夜气冲冲说道,声音却早已经没有了刚被绑来时的洪亮。

    辛梓晴慢慢走到凌司夜跟前,伸手示意看守凌司夜的两名看守出去,然后单手挑起凌司夜的下巴,“夜哥哥,你都被关了这么多天,怎么到现在还这么中气十足的?”

    凌司夜狠狠啐了辛梓晴一口,“把你的脏手拿开,这是对我的羞辱!”

    “是么?”辛梓晴眼里飞快闪过一抹受伤的神情,凄然地笑了起来,“是呢,如今的我,只怕是夜哥哥最不想看到的人吧?只是我却仍是放不下你呢。夜哥哥,如果不是为了辛家,我怎么可能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呢?”

    “滚!滚出我的视线,你让我恶心!”凌司夜大声怒吼着,眼睛因为愤怒布满了血丝,“辛梓晴,除非我这一辈子都出不去,否则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扭断你的脖子!”

    辛梓晴仰头笑了起来,眼泪无声跟着笑声滑落,手却顺着凌司夜的胸膛往下滑去,“夜哥哥,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我,我倒要看看,你的身体是否像你的心一样诚实。凌叔叔他,可是很享受我美妙的身体呢。”

    “滚!滚!”凌司夜此刻就像狂暴的野兽似得,发出震天的怒吼声,“你这个脏到不行的贱人,不要拿你的脏手来碰我!给我滚!”

    然而不管凌司夜怎样怒吼,辛梓晴却丝毫不为所动,而是猖狂的用手一路往下,覆上了凌司夜的下身,用力握了下,“夜哥哥,你看……”

    辛梓晴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却变得煞白起来,因为她发现,不管她怎样挑—逗,凌司夜始终都无动于衷!

    不可能!没有男人能忍受得了这种挑逗的!

    辛梓晴眼神变得慌乱不已,“夜哥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可以什么?”凌司夜狠狠地瞪视着辛梓晴,“你实在是令人恶心,辛梓晴,去照照镜子,看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赶紧从我跟前滚开!”

    辛梓晴没想到凌司夜的那里会毫无反应,她原本以为,就算他再怎样厌恶自己,男人该有的生理反应还是应该会有的,可谁知道,他那里却始终软绵绵的……

    “夜哥哥,肯定是因为你太累了,没关系,我明天再来看你。”无法接受这一切的辛梓晴狼狈地倒退半步,匆忙从破旧的民居里奔逃了出去。

    “让他吃东西,不要饿着他!”辛梓晴低声吩咐保镖。

    半夜的时候,凌司夜仍被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他心里恨得想要将辛梓晴碎尸万段,可是自己现在连自由脱身都困难,又怎么可能找辛梓晴算账呢?

    他这才觉得,原来自己是这么没用!

    尤其是白天时,辛梓晴竟然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令人作呕的事情,凌司夜现在一想起来,心里就想吐。

    他认为现在的辛梓晴已经疯了,如果明天她做出更无耻的事来,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正在凌司夜烦躁不已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外传来几声稀碎的脚步声。

    他的眼睛顿时警觉地明亮了起来,都这么晚了,谁会来这种荒山野外?

    凌司夜立马看向昼夜守着自己的那两名彪形大汉,此刻的他们睡在简易的行军床上,正发出擂鼓似得鼾声,对外面的脚步声毫无察觉。

    外面的脚步声很快消失不见,静止了几分钟,似乎在聆听屋内的动静似得。

    就在凌司夜以为刚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时,破旧的门板突然被猛力撞开,一帮人冲了进来,领头的赫然是陆小伍!

    陆小伍迅速扫视了下屋内,见到负责监视凌司夜的两名彪形大汉已经被自己的手下用枪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