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念恩知道真相!

    她黑亮的长发瀑布般垂下来,遮挡住了消瘦一大圈的小脸,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就像被人抛弃了的布娃娃似得。

    杰克慢慢走过去,轻柔的将睡着的乔念恩抱了起来,小心的把她放在床上。

    虽然杰克已经动作轻柔的不行,不过仍是令乔念恩醒了过来。

    她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问出了心里最牵挂的话,“哥哥,有凌司夜的消息吗?”

    杰克心疼地看着半梦半醒的乔念恩,轻声说道,“没有,困了就睡吧,等有消息哥哥会通知你的。”

    可能是白天在海边漫步了一整天,乔念恩真的困了,听到杰克的话就真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不过手却紧紧攥着杰克的衣服。

    她这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小动作更是令杰克心疼不已,他没舍得掰开乔念恩的手,而是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半靠在床边,生怕惊醒了刚睡着的乔念恩。

    似乎感受到身旁有人似得,乔念恩很快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脸上原本有些惆怅的表情也跟着松弛下来,变得格外恬静。

    杰克半靠在床边,注视着睡着的乔念恩,心里暗暗祈祷着,希望他的念恩能早点走出凌司夜的阴影,重新开始幸福的生活。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杰克靠在床边跟着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却被乔念恩的低喃声给吵醒了。

    “凌司夜,不要走,司夜,你起哪里了?”

    乔念恩的手拼命拽着杰克的衣服,生怕他会从自己掌心里逃离似得。她眼睛紧紧闭着,眉头皱的山高,嘴里更是不停地低喃,声音十分的焦急,应该是做恶梦了。

    杰克被惊醒,连忙轻柔拍着乔念恩的后背,然后听清了乔念恩的低喃,心里瞬间弥漫起无边的苦涩。

    他深深爱着这个自己养大的女孩,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一切,哪怕是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可是她的心,却早已经给了别人……

    如今被那个家伙伤的破碎不堪。

    杰克怅然若失地看了眼窗外无边的夜色,痛得险些喘不过气。

    凌司夜,你这个混蛋,到底死到哪儿去了?赶紧滚出来,不要再来折磨念恩!

    在无边的心痛和煎熬中,直到晨曦初现,杰克才靠在床边沉沉睡了过去。

    这些天他一直在牵挂着念恩,每天都在变着法子的逗她开心,早已经心力憔悴。

    天亮的时候,乔念恩才终于醒来,眼睛格外的明亮。自从凌司夜离开后,这是她第一次睡那么香甜。

    乔念恩刚想从床上坐起来,这才惊讶地看到杰克趴在她床铺前睡着了,而她还紧紧攥着杰克的手。

    “哥哥?地上好冷的,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乔念恩轻轻推了下杰克,知道昨晚一定是杰克哥哥把自己从阳台上抱到床上的。

    杰克立马醒来,目光炯炯地看着乔念恩,“念恩,我们回去吧。”

    乔念恩愣了下,不明白杰克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不是他一直想要回来岛上的么?

    杰克看着乔念恩疑惑的目光,眼中满是怜惜,“念恩,我昨晚想了一夜,不管我把你带到哪里,你心里始终都放不下凌司夜。既然如此,我就陪着你去找凌司夜,直到你找到他为止。”

    乔念恩感动地扑入杰克的怀里,声音很是哽咽,“哥哥,我……”

    “好啦,傻丫头,”杰克轻轻拍着乔念恩的肩膀,“哥哥这辈子什么都不求,只求你能永远过得幸福。只要是你喜欢的,你在意的,哥哥都会跟着喜欢,跟着在意,哪怕我真的讨厌凌司夜那小子。但是为了你,哥哥愿意陪着你去找他。”

    “哥哥,我……我……”乔念恩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往下掉,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

    杰克轻柔的帮乔念恩擦了下眼泪,“好啦,你可是哥哥的小公主呢,可不能每天掉眼泪。走吧,咱们吃完早饭就回去。”

    乔念恩半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两个月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凌司夜,却忘了杰克哥哥的感受,他一定很担心自己吧?

    “哥哥,抱歉,这段时间,我太任性了。”乔念恩歉意地说着,跟着杰克从房间里走下来。

    杰克笑着摇摇头,“傻瓜,你是我的妹妹呢,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说着,杰克体贴的帮乔念恩拉出凳子让她坐下,将佣人刚端过来的早餐放在桌上,“快吃早餐吧,还真是有些饿了呢。”

    两人吃了早餐,简单收拾下行李,就乘上了回m国的游轮。

    豪华游轮在浩瀚的海面上航行,乔念恩站在甲板上,心里隐隐有些期待,或许,等她回了m国,凌司夜就已经回来了呢?

    杰克站在乔念恩身后不远,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沐浴在海天一色的霞光下,心里唯有一个愿望,倾尽这一生,他只要他的念恩幸福!

    游轮很快抵达到了m国,乔斯洛将乔念恩和杰克接回了家。

    三人回到乔家别墅内,乔念恩刚把东西放下,就期待地看向乔斯洛,“哥哥,你有没有凌司夜的消息?”

    看着形容憔悴却仍在牵挂着凌司夜的乔念恩,乔斯洛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念恩,忘掉凌司夜吧,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乔斯洛的话瞬间令乔念恩的心跌落入谷底,她连忙追问道,“哥哥,你是不是有凌司夜的消息?他失踪了这么久,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故意在躲着我?”

    乔斯洛犹豫了下,到底是说了出来,“其实这段时间,凌司夜并没有藏到什么地方刻意躲着你,而是住在监狱里。”

    “什么?”乔念恩激动地走到乔斯洛跟前,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不敢相信地说道,“不可能的,哥哥,你肯定是弄错了,司夜他,他怎么可能会在监狱里呢!”

    乔斯洛拉着乔念恩坐在沙发上,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我并没有弄错,这段时间,凌司夜家里发生了变故,他的父母被辛梓晴给害死了,而他一怒之下,把辛梓晴从楼上推下来摔死,如今被关在监狱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不不不,哥哥,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乔念恩连连摇头,感觉到眼前一阵天晕地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