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念恩生病…

    乔斯洛再次看了眼始终蹲在角落里的凌司夜,气得跺了下脚,跟着杰克的脚步也离开了。

    等他们的脚步声听不到后,凌司夜才敢转过身,拼命朝他们离去的方向张望,却只来得及看到杰克一闪而逝的背影,连乔念恩的衣角都没有看到。

    凌司夜绝望地趴在监狱的栏杆旁,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泣不成声地低喃着,“念恩……跪不起…对不起,宝贝…”

    *

    杰克强行将乔念恩打昏带回来后,就一直担心地守在她的旁边。

    他看着乔念恩苍白的小脸,知道她感情接连遭受重创,心里苦的很,恨不得自己替她承受这种痛苦。

    乔斯洛也一筹莫展地站在旁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可怎么办才好啊。”

    杰克眉头紧皱着,语气里充斥着肃杀,“还能怎么办?凌司夜现在是杀人犯,而且还这么玩弄念恩的感情,如果他再再敢来纠缠念恩,我一定会杀了他的。”

    “关键是念恩,是她放不下。”乔斯洛说出事情的症结所在,现在不是凌司夜不肯放手,而是念恩她放不下啊!

    杰克被说得有些语塞,扭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乔念恩,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反正,我是绝对不允许她再跟凌司夜在一起的。”

    说着,他突然觉得乔念恩的脸色红的有些不正常,就走过去用手摸了下乔念恩的额头,惊呼了一声,“糟了,额头那么烫,念恩发烧了。”

    乔斯洛听了也急得不行,赶紧去找来红外线体温计,对准乔念恩的耳根测了下,低头看了眼温度,“天呐,居然烧到了40度?”

    杰克不敢相信地抢过红外线体温计,“不可能,估计体温计坏了。”

    他连忙测了下自己,发现温度是正常的,又帮乔念恩测了下,却发现温度比刚才又多了0.5度。

    杰克跟乔斯洛两人对视一眼,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连忙抱起乔念恩,匆忙朝着医院赶去。

    一路上,两人将车子开得飞快,很快就乔念恩给送到了急诊室。

    医生连忙帮乔念恩做了下检查,然后安排住院,进行输液退烧治疗。

    一连好几天,乔念恩始终都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就算偶尔睡醒了,精神也是格外的疲惫。

    而她的体温也是时好时坏,反反复复的烧了又降,降了又烧。

    这下可把杰克和乔斯洛两个人给急得束手无策,原本以为乔念恩只是简单的感冒发烧而已,却怎么都想不到会这么的棘手。

    乔念恩偶尔会醒过来一会儿,脸上始终病怏怏的,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往门外看,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渴望。

    杰克和乔斯洛心知肚明,乔念恩是想要见到凌司夜。

    他们对于固执的乔念恩毫无办法,再加上她的病始终反反复复着不肯痊愈,无奈,乔斯洛只好打电话给了乔陌漓,将乔念恩的身体状况给说了下。

    电话里,乔陌漓将乔斯洛骂得狗血淋头,他怒气冲冲地表示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先确诊乔念恩的病情,并且表示会立马搭乘最快的一班航班飞回来。

    在乔斯洛打过电话的几个小时后,担心乔念恩的乔陌漓和颜汐落就匆匆飞了回来,马不停蹄赶到了医院。

    颜汐落着急忙慌地走进病房,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乔念恩,心疼的直掉眼泪,“我的宝贝女儿,妈咪只是离开了一段时间而已,你怎么就把自己的身体给搞成这个样子啊?”

    乔陌漓也跟着问道,“念恩,最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念恩露出抹疲惫的笑脸,声音微弱地说着,“爹地,妈咪,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

    “傻孩子,还说没事。你总是这样,受了什么委屈都不肯说。”颜汐落想着乔斯洛说的乔念恩之前因为宫外孕引发大出血的事,心里后怕不已,捉着乔念恩的手细声叮咛着,“念恩,你要记得,你是妈咪的宝贝女儿,妈咪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在外面受了任何委屈,一定要告诉妈咪,好吗?”

    乔念恩心里温暖的不行,缓缓点头,“知道了,妈咪,我没事的,真的。”

    乔陌漓看着比自己走之前瘦了一大圈的乔念恩,气得转身瞪视着乔斯洛和杰克,恨不得将他们给骂得狗血淋头,“你们两干什么吃的?我和你妈咪只是出去游玩了一段时间,你们竟然让念恩生了两场大病,到底是怎么当人家哥哥的!”

    乔斯洛和杰克纷纷羞愧的低下头,无声的承认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念恩。

    乔陌漓发了通火,这才怒气冲冲地问道,“斯洛,我回来之前一再叮咛你让医生给念恩做个详细全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

    乔斯洛抬起头,刚想要回答,病房门就被护士推开了,“乔念恩的家属在吗?医生需要你们过去一趟。”

    “好好,我们这就过去。”颜汐落立马站起身,心疼地看着病怏怏的乔念恩,“乖,妈咪过去看看医生有什么事,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嗯,”乔念恩点点头,柔声宽慰着颜汐落,“妈咪,不用太担心,我真的没事的。”

    颜汐落笑了笑,替乔念恩盖了下被子,这才转身朝病房外走去。

    她的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医生会怎么总结念恩的病情,如果不是很严重的话,斯洛那孩子是不会打电话通知他们的。

    乔陌漓跟着走了过来,伸手揽住颜汐落的肩膀,无声给着她鼓励,“老婆,不要太担心,我们的女儿那么善良,一定会没事的。”

    颜汐落点点头,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心里那份忐忑却怎么都放不下。

    夫妻俩脚步有些沉重的来到医生值班室,刚进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亲切迎了上来,伸手跟乔陌漓握了下,“乔总,乔夫人,我是令爱的主治医生。”

    乔陌漓淡淡点了下头,颜汐落已经担心地问了出来,“医生,我女儿她究竟是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体温会反反复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