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需要换肝。

    这个结果一出来,颜汐落瞬间哭得昏厥过去,枉费她坐拥数不清的财富和权势,却寻找不到合适的肝脏,不能拯救她即将步入死亡的女儿。

    乔陌漓也开始长吁短叹起来,在全球范围内发布了重金寻求肝脏捐赠的启事,希望能够尽快为乔念恩寻找到合适的供给者。

    与此同时,杰克和乔斯洛也调动他们各自的人脉和物力,私下里动员了很多人来医院里来做配型,希望能够侥幸找到跟乔念恩匹配的捐赠者,然后事实却仍是不尽人意,始终找不到能够乔念恩相匹配的肝脏供给者。

    对于这种状况,乔念恩始终是一无所知,她原先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发烧感冒而已,最多也就不过是个重感冒,住上几天院就能痊愈。

    可是随着住院时间的一天天延长,再加上医生每天来检查时慎重的目光,以及爹地和妈咪他们眼中时不时流露出的怜惜。乔念恩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她大概,是得了什么重病的吧?

    这天,乔念恩的精神格外的好,就连胃口都跟着变得好了不少,令每天忧心忡忡的颜汐落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看着如此疼爱着自己的妈咪和家人,乔念恩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时光能够走慢一些。

    她不怕死,只怕时光留给她和家人相处的时间不够久。

    颜汐落此时就坐在乔念恩身旁,手里拿着把象牙梳子,轻柔的帮乔念恩梳着头发,眼里是藏不住的伤感。

    已经一个月了,可是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肝脏源,她的女儿,她善良温柔的女儿,难道生命注定了要定格在她最美丽的时刻么?

    “妈咪,我想听你唱首歌给我,很久没有听到妈咪的歌声了呢。”乔念恩声音十分的虚弱,脸色因为久病的缘故看上去有些发青,不过却任然不能阻挡她的美丽。

    颜汐落点点头,“好,想听什么呢,我的乖女儿?”

    “都可以,我只是,只是想听听妈咪的歌声。”乔念恩长长的睫毛眨啊眨,过于苍白的皮肤在夕阳下微微泛着光,有种病态的美。

    “好,”颜汐落酝酿了下,捉着乔念恩的手深情唱起歌来,“当我偷偷放开你的手,看你小心的学会了走,你心中不明白离愁,于是快乐地不回头,简单地心简单地要求,最怕看见你把泪花流……”

    “因为你柔柔的手,怎样的未来,都能抵挡勇敢承受……不用害怕,这世界到底有多大,握紧我的手,有我陪你看你长大。”乔陌漓跟着小声合了起来,两人不舍的歌声在病房内飘荡,是那么的深情,听得乔念恩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颜汐落看着乔念恩再次陷入沉沉的昏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害怕失去她的恐慌,捉着乔念恩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眼泪纷飞如雨,早已经泣不成声,“可怜的孩子,念恩……”

    杰克和乔斯洛远远地站着,眼眶早已经红的不行,他们这几天疲于奔走,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挽救乔念恩逐渐流逝的生命。

    乔陌漓眼眶红红地拥着颜汐落,哀伤地劝慰着,“老婆,不哭,咱们的念恩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她一定会没事的。”

    颜汐落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下来,落在乔念恩的手背上,“老公,我们是不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所以这辈子才会惩罚到我们女儿的身上?我已经老了,也活够了,你要惩罚就罚我,不要罚我的女儿,她还年轻……”

    颜汐落哽咽的话还没说完,乔念恩被她冰冷的泪水打醒,她虚弱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哭得像个泪人似得颜汐落,用手帮她擦拭眼泪,“妈咪,不哭,没关系的。我爱你,下辈子,我还来做你的女儿。”

    乔念恩的话令颜汐落原本就悲伤的情绪瞬间崩溃起来,她承受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嘴里早已经泣不成声,泪眼婆娑地看着乔念恩,翻来覆去只剩下一句话,“念恩,念恩……”

    颜汐落的哭声令在场的三个男人纷纷红了眼圈,他们在商臭风唤雨,所向披靡,可是却对乔念恩的病情一筹莫展。

    他们除了看着她一天比一天虚弱,却什么都做不了。

    三个男人齐齐低下了头,心里只要一个想法,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换取乔念恩的平安喜乐。

    整个病房内弥漫着哀伤和悲戚,尤其是颜汐落再也无法控制的哭声,听得人跟着酸了鼻头。

    随着念恩的病情恶化,整个乔家和弥漫着忧伤。

    这天乔陌漓刚走进病房,医生就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