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凌司夜出狱…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徒劳,到最后,哪怕她流干眼泪,却仍是不能阻挡死神逐渐逼近的步伐。

    乔念恩看着窗外的杨柳,她的心里没有什么要实现的了,那个她爱了那么久的男人,依旧不想见她。

    所以她没有了,摇摇头,抬起瘦若柴骨的手帮颜汐落擦干眼泪,“妈咪,没有了。还有就是我爱你们……来生在做你们的女儿!”

    念恩累了缓缓的闭上眼睛,病房里除了颜汐落的抽泣声,就是三个男人悲伤的沉默。

    乔斯洛把乔陌漓拉到外面,神情悲伤的说,“爹地,有件事我还没给你说,就是凌司夜杀人坐牢的事,他杀了害死他爹地的和妈咪的女人,而自己也坐牢了。”

    “我觉得念恩做大的愿望就是见一眼凌司夜,毕竟她爱他爱了那么久。”

    乔陌漓沉思片刻,“那就去把凌司夜抓来见念恩!”

    乔陌漓立即动了关系,让乔斯洛把凌司夜保释出来。

    乔斯洛风风火火开车朝渥太华监狱驶去。

    一路上,他始终都阴沉着脸,这一次,如果凌司夜再敢拒绝,他就算打昏他,也会把他给带过来!

    满腔怒火的乔斯洛很快来到监狱,就径直去了凌司夜所在的牢房。

    牢房内,凌司夜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只剩下两只眼睛还晶亮闪烁。

    他看到乔斯洛过来,正准备低下头,气得乔斯洛推开牢房门,一拳朝凌司夜砸了过去,“你这个混蛋!”

    距离上次又过去两个月了。凌司夜心如死灰!

    凌司夜没有防备,结结实实被乔斯洛砸倒,整个人踉跄地后退了半步,狼狈摔倒在地。

    然而这样并没有令乔斯洛解气,他扬起拳头,雨点般纷纷落在凌司夜瘦到皮包骨的脊背上,发出渗人的“咚咚”声。

    “凌司夜,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啊!我妹妹她就快要死了,你知道吗?!她是被你这个人渣给害死的!”乔斯洛怒不可遏,恨不得将凌司夜给活活打死,“她如果不是被你伤透了心,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这个混账,还我的妹妹命来!”

    凌司夜原本无动于衷的任由乔斯洛打着,半点都没有想要还手的举动。他的心早已经死了,活着只是在耗费光阴而已,或许就这么被乔斯洛打死也不错,刚好可以解脱。

    不过在听到乔斯洛说乔念恩快要死了的时候,凌司夜整个人震惊的推开狂暴状态的乔斯洛,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你刚才说什么?念恩…她怎么了?你在撒谎!”

    乔斯洛眼睛猩红暴戾,再次朝凌司夜扑了过来,拳头和大脚凌厉地攻向凌司夜,声音里满是憎恶,“我他妈也希望这是假的!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念恩想见你最后一面,我真的想要活活打死你啊!都是你这个混账,你害苦了念恩,也害惨了我们一家!”

    凌司夜整个人仿若被定住似得,陷入了呆滞状态。

    乔斯洛那些暴戾的攻击仿佛是打在别人身上似得,他压根没觉得痛,因为他的心早已经因为乔斯洛的话碎成了一片片。

    此刻的凌司夜脑海里一片空白,来来回回只回荡着乔斯洛刚才的话,念恩快死了,要见他最后一面!

    不!

    不会的!

    这些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凌司夜突然觉得浑身发冷起来,哪怕他抱紧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颤抖。

    他一反刚才无动于衷的样子,突然狠戾出手,将正在打着他的乔斯洛给死死摁在了监狱的栏杆旁。

    眼睛腥红一片,犹如即将伤人的残暴的兽,“不!你在骗我!这不是真的!”

    乔斯洛重重踹出一脚,将凌司夜给踹翻倒地。

    他扭了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然后用力揪起凌司夜的衣领,把他拖出了牢房,“我特么也希望这些都是假的!凌司夜,这次我不管你怎么想,就算打断你的腿,我也要把你带到念恩面前!”

    凌司夜脚步踉跄地跟在乔斯洛身后,再也没有反抗,他的心发慌的不行,迫切想要见到他的念恩。

    对,等见到念恩他就会知道真相,乔斯洛肯定是在骗他,是在骗他……

    乔斯洛跟监狱长保释出凌司夜,将他推进车内,然后飞速开车赶往m果医院。

    车内,凌司夜失魂落魄地坐在后面,直到乔斯洛的车子开到医院,他的心瞬间跌入谷底,寒凉彻骨。

    他的女孩,真的躺在医院里?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