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宝贝,我爱你(1)

    “没问题的,三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调理身体的。”主治医生自信地说着,“请乔先生放心,只要有合适的肝脏源,手术是不会有问题的。”

    乔陌漓这才放心地送医生往病房外走去,“好的,那就有劳医生了。”

    “这是应该的,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治好每一位患者……”

    两人边说边走出了病房,颜汐落则走到乔念恩身边,笑着鼓励她,“这下真是太好了,念恩,一定要加油,妈咪等着你康复回家!”

    乔斯洛跟着走过来,握起拳头给乔念恩加油,“念恩要加油哦,仔仔已经说了很多次要来找你玩呢。”

    “嗯,我会的妈咪,放心吧哥哥。”乔念恩点点头,眼睛里闪动着晶亮的光,整个人变得活力四射,与之前奄奄一息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看着犹如新生般的乔念恩,杰克跟着欢喜不已,他跟着走了过来,心里格外想要将此时的乔念恩拥在怀里。不过念恩她,已经有了凌司夜。

    杰克紧紧攥了下自己的拳头,然后宠溺地看着念恩,“念恩,哥哥等着你早点回家!”

    “对啊,念恩,这下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们那么多人都不如凌司夜,看来你们注定了要相爱一辈子呢。”阮小菊跟着说道,心里由衷的为乔念恩高兴。

    乔念恩被阮小菊说得心里甜滋滋的,就调皮的冲阮小菊眨眨眼,“是呢,小菊也要加油啊,争取早日拿下目标。”

    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看了杰克一眼,眼中带着浓浓的祝福。

    阮小菊自然明白乔念恩的意思,不过杰克就站在自己身旁,她做不到像平日跟念恩说私房话时那么大胆,而是有些腼腆地低下头,“我不跟你贫嘴了,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好。”乔念恩挥手跟阮小菊道别,扭头看向杰克,“杰克哥哥,你帮我送送小菊。”

    杰克点点头,转过身看向阮小菊,“走吧,我送你出去。”

    阮小菊看着沉闷的杰克,突然就想到了昨晚他在自己身上的一幕,瞬间脸烧得不行,一下红到了耳根,快步走出了病房。

    看着阮小菊近似落荒而逃的身影,杰克心里有几分奇怪,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缓步跟了上去,照着乔念恩说的,去送阮小菊出去。

    很快,腿长矫健的杰克就追上了脸红的不行的阮小菊。

    他静静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潮—红不已的脸庞,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问道,“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啊?”阮小菊连忙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好烫!

    她不敢回头去看杰克那张帅气到炸裂的脸庞,生怕自己又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昨晚跟他纠缠绵不已的一幕,支支吾吾解释道,“哦,可能……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吧。”

    杰克无奈地轻摇了下头,很是不能理解阮小菊嘴里天气太热的话,明明现在还穿着春装呢。

    不过他对于与念恩无关的事情向来不喜欢深究,就没再多问什么,而是将阮小菊送出医院,绅士的帮她拉开车门,“走吧,我送你回公寓。”

    阮小菊弯腰钻入车内,不过却拒绝再跟杰克继续共处一室,“我回去拿了行李就走,觉得还是自己之前的公寓住着舒服些。”

    她上次离开没来得及退掉自己的公寓,她还是会那里比较好。

    杰克点点头,没有再出声,表示绝对尊重阮小菊的意见。

    坐在后排的阮小菊后悔的肠子都快要悔断了,其实她一点都不担心杰克再喝醉后跟自己做哪些爱做的事情,而是担心自己会失控对他来个霸王硬上弓。

    尤其是以她这种平日里飞扬跋扈,到了杰克面前却怂的不行的个性,阮小菊觉得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还是理智些的好,尽量远离杰克,免得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奔放。

    车子缓缓启动,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多说话,气氛沉默的有些诡异。

    杰克有几次都想好好仔细问问阮小菊,看看昨晚的事到底是自己的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每次他想要张口询问这些,就从后视镜里看到阮小菊紧张到缩在一起的小身子,就只好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算了,等她以后见到自己不用紧张到要啃手指甲时,他再慢慢问吧。

    很快,车子就在两人沉默的气氛下开回了杰克的公寓前。

    杰克帮阮小菊拉开车门,眼里有几分犹豫,到底是问了出来,“小菊,昨晚……”

    阮小菊身形一僵,生怕杰克多盘问昨晚的事,整张脸红得滚烫,匆忙溜下车朝公寓走去,“呵呵,我赶紧去拿行李。”

    杰克原本想跟着进去,又怕阮小菊会多想,就斜靠在车门前点了根烟,皱眉思索起昨晚的事情来。到底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c梦一场呢?

    但是床单上的血不会有错,那是女人的初次留下的。

    阮小菊慌慌张张跑进客厅,心里早已经跳得擂鼓般响个不停。

    她有些惊慌失措地扭头看了眼,发现杰克并没有跟上来,这才稍稍平缓了下紧张到快要昏厥的心绪。

    因为阮小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杰克刚才的问题。

    她知道他肯定是在纠结昨晚的事情,可是发生都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的,后悔也来不及了不是?

    所以这才是阮小菊迫不及待想要从这里搬走的原因,对,她就是怂,看到杰克就是怂的不行,怎么滴吧就?!

    阮小菊伸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脸,慌忙走进卧室,将自己的行李箱给拉出来。她必须赶紧离开这个令她快要窒息的屋子。

    因为空气中似乎仍充斥着昨晚她和杰克欢—爱的味道,实在是太羞耻了!

    不过阮小菊刚走出卧室,却又快速退了回去,将昨晚躺过的床单卷吧卷吧塞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这张床单上有她和杰克羞羞的证据,必须得把这个给藏起来!不然以后她还怎么好意思故作无事地站在杰克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