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阮小菊怀孕(4)

    阮彬刚从客厅走进来,还没站稳就看到阮卓吊儿郎当地坐着,并且事情都推给了自己,脸顿时黑了下来,狠狠横了阮卓一眼。

    不等阮彬开口,阮小菊也跟着狠狠剜了阮卓一眼,“二哥,你真过分!我跟我男朋友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要把孩子给打掉?!”

    “真什么心相什么爱啊?小菊,你还年轻,怎么那么看不开就把自己送—进爱情的坟墓呢?”阮卓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都这么大年纪了,难道就没听说过逢场作戏这个词么?这世间多的是男欢——女爱,哪那么多你浓我浓啊?”

    阮小菊被挤兑地瞬间红了脸,握起拳头瞪着阮卓,“胡说,我……我男朋友是真心相爱的!才不是逢场作戏!”

    这话阮小菊虽然硬冲冲说了出来,其实心里很没有底气,让身为过来人的阮正航和蓝凌将阮小菊眼里的犹疑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顿时有些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怕是喜欢上哪个混账小子,不过却不能确定哪个混账小子对她的心。

    这个认知可把两人给气得不轻!他们阮家在整个米兰乃至整个意大利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女儿更是珍宝似得养大的,怎么能受这种委屈?!

    蓝凌当时就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阮小菊身旁,紧挨着她坐下,满脸都是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小菊,你告诉妈咪,那个混蛋是谁?妈咪现在就让你爹地把他给弄来,好好审问清楚!”

    阮正航跟着点头,“没错!到底是哪家的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欺负我们阮家的女儿!看我不劈死他!”

    阮小菊正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爹地和妈咪的询问,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苍老却有力的声音,“怎么我这还么进家门,就听到要劈了这个砍了那个的,这是谁这么大火气啊?”

    听到这道声音,阮小菊眼睛瞬间晶亮起来,欣喜地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从沙发上站起来脱口而出“爷爷!”

    “哎!”随着这声拉着长音的苍老回应,一位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的老人在一位高大的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老人红光满面,脚步硬朗,身体状态十分的好。

    这位老人正是阮小菊的爷爷阮胜雄,他一生跌宕起伏,强势凶悍,曾经是黑手党最狠厉的当家人。

    只是如今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已经退居二线,不再过问黑—道上的事情,安心过起了安享晚年的日子。

    老爷子当年雷厉风行,个性硬冷严厉,不过老了老了却变得谦和许多,尤其是对阮小菊,那更是打心底里疼爱着,事事顺从不说,生怕她受半点委屈,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比不上孙女的半根手指头。

    而搀扶着老人进来的,则是阮小菊的小哥哥阮皓,他身形高大,硬朗帅气,处事果敢冷静,深得阮胜雄喜爱,是阮家家族早已内定的接班人。

    阮小菊的三个哥哥都是米兰的翘楚,多金又单身,是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贵族,更是那些名门闺秀心目中择婿的不二人选。

    在他们中间,属三哥阮皓最疼爱小菊,而大哥阮彬则威严很多,二哥阮卓又霸气的不行,时不时的还总爱挖坑让阮小菊跳。

    阮小菊见到爷爷在三哥地搀扶下走进来,心知自己的救星到了,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走过去扶住阮胜雄的另一边手臂,细声细语地喊着,“爷爷,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来了?”

    阮胜雄并没有跟自己儿子住在一起,而是住在自己的别墅里,这次听儿子阮正航说阮小菊有了身孕,顿时高兴的不行,硬是连夜让阮皓来接自己,在黑漆的夜色中赶来了半山别墅。

    哪知道他刚进门,就听到儿子阮正航说要去劈了那个令阮小菊怀孕的混账小子,顿时不乐意起来,黑沉着脸接了句,令阮正航没敢再继续骂下去。

    当阮小菊走过来的时候,原本黑沉着脸的阮胜雄瞬间眉开眼笑起来,乐呵呵在阮小菊的搀扶下坐了下来,然后拍了拍自己身旁不远的位置,“小菊,来,陪爷爷坐一会儿。”

    阮小菊乖巧地坐在阮胜雄身旁,甜甜说道,“爷爷,小菊有好久没见你了呢,正说要去看你呢。”

    “好c!”阮胜雄因为阮小菊的话高兴地合不拢嘴,乐呵呵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小菊啊,你也不要欺瞒爷爷,听说你有了身孕?快告诉爷爷是不是真的?”

    坐在旁边的阮正航看着自己老爹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十分不能理解他此时的愉悦,不怎么高兴地说道,“爹地!我正在这里训小菊呢!那么大的人了,都不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高兴,这么小的年纪,莫名其妙怀了孕,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阮小菊顿时不服气地看了过来,“爹地!我在跟爷爷说话,你能不能不要打断我们?而且什么叫莫名其妙怀了孕,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我光明正大谈的男朋友,他很爱我,很快就会来接我的!”

    阮胜雄也气冲冲瞪了阮正航一眼,“你小子,是不是压根没把你老子看在眼里,啊?我这屁股还没坐热呢,你这是耍威风给谁看呢?”

    阮正航被训了一通,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们一个是他的爹地,一个是他的宝贝女儿呢?

    不过该表明的态度,阮正航还是一定要摆明的!

    想到这儿,阮正航顶着阮胜雄的瞪视,正色看向阮小菊,“好,既然你口口声声说那个或许压根就不存在的家伙爱你,那就打电话让他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人物,能把我的宝贝女儿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阮小菊瞬间被击中软肋,她敢在自己家人面前说杰克很爱很爱自己,完全是仗着他们不了解真相。

    自己怀孕的事她都没敢知会杰克,又哪里有胆量打电话让他来自己的家呢?

    看着阮小菊张口结舌的模样,阮正航就知道自己猜中了。他气冲冲地拍了下桌子,“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什么两人相爱,我看分明是你自己爱得痴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