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崖底再遇奥德莱!

    “平常吃惯了那些调料,偶尔来一次纯天然的,感觉非常鲜美。”连城中肯地说着,然后有些奇怪地看向乔斯洛,“对了,你怎么不吃啊?”

    “潭水里还有很多鱼呢,等你吃饱了我再吃也不晚。”乔斯洛说着,手里又是一大块鱼肉递了过来。

    连城嚼了两下吞进肚,偏着头笑了起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拿我当试毒先锋了?”

    乔斯洛顿时大呼冤枉,“这怎么可能?打死我也不舍得拿你试毒啊,烤好后我先尝了点鱼翅膀,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这种鱼特别常见,绝对没有毒的。”

    看着乔斯洛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连城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骗你的啦,傻瓜!”

    “好啊,胆敢骗我,看我不罚你。”乔斯洛趁机嘟起嘴索吻,“不行,我的心受了伤,需要一个甜甜地吻才能抚平。”

    连城笑嘻嘻看着往日里总是冷漠待人的乔斯洛如今一副无赖样,感慨地摊开手,“你好歹也是总裁啊,能不能成熟点?索吻的方式成熟点?”

    “我不管,在你面前我才不是什么总裁。”乔斯洛说着,一把把连城给拽过来,霸气地印上了她的唇,灵活的舌头撬开连城的贝齿,在她甜美的口腔里横扫千军如卷席,良久才痞痞地放开,脸上的表情很是意犹未尽,“嗯,这条鱼的味道真的很不错。”

    连城被乔斯洛吻得险些缺氧窒息,等被放开后听到他的调侃,更是又羞又气,抡起小拳头就朝乔斯洛身上招呼了过去,“竟然敢调侃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乔斯洛赶紧伏低做小,将连城抱了个满怀,“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饱了没?我再去捕一条过来。”

    想到乔斯洛还没吃东西,连城连忙点点头,“没有,这次要大的。”

    “没问题。”乔斯洛帅气地打了个响指,将裤腿往上卷了下,拿着刚才用来叉鱼的木刺朝潭水边走去。

    连城紧紧跟在他身后,想要跟着站在潭水边,却被乔斯洛给拦住了,“里面水太冷了,你就站在那里看着就好。”

    说着,乔斯洛就跳入了浅水边,用手紧紧抓着木刺,目光专注地盯视着幽绿的潭水,等待着有鱼儿进过时捕获。

    连城站在一旁,看着俨然一副渔夫模样的乔斯洛,心里溢满了甜蜜。这个他爱的男人,明明是商海中运筹帷幄的帝王,却能够为了她甘心打赤脚站在冰冷的潭水里,这是何等的宠溺和深爱。

    “抓到了!”乔斯洛大声喊着,木刺上已经插到了一条肥美的游鱼,还在扑棱棱挣扎着想要逃脱。

    连城跟着拍起了手掌,“真是太好啦,我来弄干净它。”

    说着,连城就想要走过去接过那条鱼,好把它给剃干净。

    然而乔斯洛却摇头拒绝,“就站在那里,不要过来这边,你的手可不是用来干这种粗活的。”

    “那是用来干嘛的?”连城疑惑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乔斯洛邪魅一笑,“用处多了,记得之前你怀仔仔的时候,我不能碰你,你是用来干嘛的?”

    连城听了他的话,脸一下子爆红,“乔斯洛,你是不是找打!”

    那个时候他让她用手给他解决生理,这个混蛋!

    乔斯洛开怀大笑,宠溺的把她拥进怀里,“好啦,不说了,有我在,怎么能让你来干这种粗活呢,等着,一会儿就好。”

    连城看着乔斯洛快速将那条鱼给剃干净,然后放到火上去烤,心里跟着暖洋洋的。她爱着的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如此的优秀。

    没一会儿,乔斯洛就又烤好了一条鱼,连忙捧到连城的面前,“呐,弄好了,来吃。”

    连城却笑着摇摇头,“我已经吃饱了,这个是烤来给你吃的。”

    乔斯洛这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跟着笑了起来,“那好,我们俩一起吃,不用担心会没有鱼,那个水潭里还有很多呢。”

    两人偎依在篝火旁,有说有笑地吃起了那条喷香的烤鱼,欢乐的声音在林间传出了很远。

    他们的笑声远远地送出去很远,登上枝头在林间穿梭,直到飞卷到一处峭壁树丛前,惊醒了被卡在树上的奥德莱。

    大难不死的奥德莱疲惫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被悬崖下的树丛给接住了,并没有坠亡,心中登时狂喜不已。

    不过紧接着,他的右臂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奥德莱却没有理会,而是焦急看向自己胸前,寻找璞儿的身影。

    很快奥德莱就松了一口气,还好,璞儿还在!

    乖巧的璞儿仍旧睡得香甜,压根不知道自己不久前,才刚刚跟着自己的生父打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奥德莱看着自己胸前沉睡着的小天使,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只要他的儿子还在,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放下心来的奥德莱这才有空扭过头,去看自己疼得不行的右胳膊,这才发现那里软绵绵的垂着,丝毫使不上力气,不知道是折断了还是脱臼了。

    奥德莱试着动了下胳膊,发现疼得更加钻心,索性发了狠,攥着掉下来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推,只听一声清脆的骨头声,等钻心的疼痛过后,奥德莱这才算舒了口气,原来只是脱臼而已。

    他艰难地活动了下泛酸的胳膊,然后将璞儿紧紧搂在胸口,“璞儿,我的乖儿子,爹地现在就带着你离开这里。”

    璞儿压根没听懂奥德莱说的什么意思,从昨天他被这个人抱走后就不停的哭。

    这会他倒也不怕生,应为习惯了这个人抱着他,他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去抓奥德莱脸上的胡茬。

    软软的小手摸在奥德莱的脸上,令他心里顿时涌现一股暖流,刚才还疼的不行的身体瞬间身轻如燕,紧紧抱着璞儿,从高耸的树丛上攀爬下来。

    奥德莱身手十分的利索,很快就顺着那些枝杈来到了粗—壮的树干,然后顺着那些树干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