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虎停住脚,丢给乔斯洛一串钥匙,继续领着人朝悬崖下走去。

    乔斯洛拿过钥匙,将连城打横抱起,快步朝着车子走去,“走,我们回家。”

    连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抱起,觉得很不好意思,“乔斯洛,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怕什么?你是我老婆,有什么怕别人看的?”乔斯洛说着,抱着连城大步朝车子走去,没忘了扭头跟凌司夜和杰克道别,“我跟连城先回去收拾下,等下就回家。”

    杰克和凌司夜纷纷挥手同乔斯洛道别,目送他载着连城离去,然后相看两相厌地迅速分道扬镳,跟着离开了悬崖顶,只剩下尤利和戈虎各带着一帮人朝着崖底进发。

    而此时,悬崖底下,奥德莱正抱着哭声变得微弱的璞儿在下面亡命奔走着。

    他不久前刚被连城和乔斯洛追捕,从山坡上滚落了下去,原以为这下要被抓个正着,没想到乔斯洛竟然丢下他去查看昏倒的连城去了。

    急于逃生的他赶紧趁着乔斯洛去查看连城的机会,飞快抱着璞儿逃离了乔斯洛和连城的身边,然后一直在密—林里奔逃着,寻找着从这里出去的路。

    然而密—林越走越暗也越荒凉死寂,前方是一片齐腰深得荒草,压根就看不到有任何能走出去的迹象。

    奥德莱却丝毫不敢放松,加上璞儿因为饿得连哭声都变得微弱不堪,他更是急得快要发疯。

    抱着璞儿的奥德莱在齐腰深的荒草内穿行着,走了不知道根本多久,前方始终都是密麻的荒草,压根看不到逃脱的希望。

    怀里的璞儿虚弱地哭了两声,然后病怏怏地靠在奥德莱身前,原本晶亮的眼睛无神地仰头看着奥德莱,里面写满了饥饿。

    看着这样的璞儿,奥德莱心里十分的难受,他没想到自己抱着璞儿跳崖都死不了,竟然会迷失在崖底,甚至很可能会饿死在这儿!

    不!

    奥德莱在心里哀嚎一声,抱着璞儿固执地说道,“璞儿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父子俩一定能够从这里走出去,一定会没事的!”

    然而璞儿压根不懂奥德莱说得什么,只是没精打采地靠在他的胸口,看上去随时都可能会昏厥似得。

    奥德莱发了狠,继续在荒草内穿行起来,又走了好一会儿,突然听到了汩汩的水声,连忙停住了脚步,静静聆听起来。

    他没有听错,眼前确实是流水的声音,而且是活水!

    只要能够顺着水的源头走,一定能够找到出去的路的!

    奥德莱原本趋近绝望的心突然快速跳了起来,为着心里的猜想激动不已。

    他赶紧亲了下璞儿,仰头大笑起来,“哈哈,璞儿,你真是爹地的福星啊,这些咱们总算有救了!”

    璞儿扬起小脸,怔怔看了奥德莱几眼,突然嘴巴一瘪,咧嘴哭了起来。

    “好好好,璞儿乖,璞儿不哭,等爹地带着你出去,一定给你找到好吃的。”奥德莱说着,抱着璞儿快步朝着水源处走去。

    这几天他带着璞儿四处奔逃,只能找到有限的果子给璞儿吃,小小年纪的他自然是承受不了的。等他带着璞儿逃出这个鬼地方,一定先带着他去吃顿好的!

    荒草被奥德莱杂乱无章地踩在脚下,前方不远赫然出现了一道蜿蜒的杏,而且还微微冒着热气。

    奥德莱欣喜地看着这条热气腾腾的河流,心里乐开了花,已经看到了触手可及的生机,快步沿着河流往上游走去。

    漫长的河流曲折蜿蜒,奥德莱抱着璞儿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为自己永远都走不到尽头时,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从崖底走了出来,因为眼前赫然是一片巍峨耸立的高山,周围遍植着枝繁叶茂的大树。

    奥德莱不知道地势是什么时候变得陡峭的,只知道自己就那么不要命地走着走着,足足耗了大半天的时间,差不多快要绝望时,他竟然已经走到了山顶。

    他抱着璞儿呼吸着山顶的新鲜空气,十分想大吼两声庆贺自己的新生,不过却在看到脚下不远的盘山公路时,抱着璞儿猛地蹲了下来。

    只见那道盘山公路上疾驰而过一辆深蓝色的悍马,隔着那么近的距离,奥德莱已经看清楚里面坐着的正是乔斯洛和连城。

    他生怕自己会被发现,抱着璞儿紧紧贴在地面上,等着听到车子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这才敢毛起腰,仔细审视了下眼前的地形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奥德莱抱着璞儿,凭借着超强的求生毅力,终于逃出了那片起伏连绵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