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凌司夜生日(2)

    不过很显然,乔念恩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忧虑,她自信的冲凌司夜笑了下,“放心好了,虎儿是不会伤害我的。”

    乔念恩的话音刚落,靠近湖边的虎儿就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森然的尖利牙齿,在黑夜中尤为可怖。

    凌司夜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将乔念恩搂在怀里,抱着她离开了湖边,“快走!”

    乔念恩被焦急的凌司夜抱离岸边,丝毫没有任何惧怕的神色,反而低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凌司夜,你真是太好笑了,干嘛要把我给抱过来,虎儿它都生气了。”

    凌司夜看着在自己怀里笑得没心没肺的乔念恩,无奈地摇摇头,“我是怕它突然发狂,这些蓝鲨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家伙,发起狂来可不得了,没看它都已经张开血盆大口了么?”

    乔念恩笑得更厉害了,一边捂着自己笑痛的肚子,一边冲严肃的凌司夜道,“你回头看看,虎儿是要给你礼物啦!”

    凌司夜这才疑惑地转过头,这才看到,在虎儿尖利的牙齿上,似乎挂着一个小包裹样的东西。

    这难道就是念恩说的礼物?

    凌司夜从地上站起来,朝着靠在湖边的虎儿走过去,将那个挂在它牙齿上的小包裹给取了下来。

    等他取下包裹,虎儿这才合上自己森然的尖牙,摇头摆尾地游向了湖中心,似乎在为自己完成了任务而高兴着。

    凌司夜佩服地看向自己最爱的女孩,没想到她居然想出这么个好主意,让蓝鲨来给自己送礼物。

    甜蜜充盈着凌司夜的心,他迫不及待地看向手里的包裹,想要看看念恩给自己的是什么惊喜。

    包裹上湿淋淋的,包成四四方方的形状,上面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凌司夜不知道这东西挂在蓝鲨的牙齿上是怎么保持完整的,不过眼下他却没时间纠结这个,而是拉开蝴蝶结,解开了包裹外的那层防水纸。

    防水纸里三层外三层的包的严严实实,里面的东西却越拆越小。

    等拆到最后,只剩下一枚巴掌大的精致小盒子,包装精美地躺在那堆被拆出来的外层包装里。

    凌司夜的嘴角微微上扬,拿起那个小盒子晃了晃,笑吟吟看着站在身旁的乔念恩,“我来猜猜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不会是送给我的求婚戒指吧?”

    乔念恩调皮地横了凌司夜一眼,“你想的美!”

    凌司夜快速亲了下乔念恩的额头,然后打开那个小盒子,看到里面放着的,是一个有些丑的手工真皮钱包,里面还夹着一张念恩自己的照片。

    “是不是很丑?”乔念恩有些忐忑地问了句。这个钱包是她浪费了很多材料才终于缝制出来的,不知道凌司夜会不会喜欢。

    她甚至还自作主张的放了自己的一张照片进去呢,她听说了,男人愿意把女人的照片放进钱包里,那就是会爱这个女人一辈子!

    凌司夜将钱包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笑得格外开心,“傻瓜,这是你专门为我做的呢,怎么可能会丑呢?不过里面这张小像就不怎么样了呢。”

    乔念恩不等凌司夜说完,就抡起小拳头砸了过去,“哈,你居然敢说我丑!”

    凌司夜将乔念恩的手紧紧捉住,把她拉入自己怀里,然后伸开手臂紧紧圈住她,就像圈住了全部的幸福似得,“你总要等我说完吧?毕竟小像跟你本人比起来,确实有些逊色呢。不过同样是我的最爱。”

    乔念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凌司夜给戏耍了。

    她伸手想要捶向凌司夜的胸口,不过看到他将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钱包紧紧贴在胸口,挥出去的小拳头又收了回来,只轻轻用肩膀扛了下凌司夜,“讨厌。”

    凌司夜朗笑出声,将钱包放在自己口袋里,这才拥住乔念恩,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谢谢你我的宝贝,谢谢你记得我的生日,还有你的生日礼物。这将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

    乔念恩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喜欢就好。”

    “喜欢,当然喜欢,这个钱包我要用一辈子。”凌司夜说着低下头,再次深情地吻上了乔念恩的红唇。

    那里甜蜜如霜,是他最幸福的眷恋。

    凌司夜的生日就在念恩特需礼物和甜蜜相处的日子里度过。

    晚上,他们呆在公寓,温情绵绵,凌司夜恨不得把全部的爱都给乔念恩。

    一番温存后看着怀里柔—软的小身子,吻着她湿漉漉的额头,幸福的心飞上天…

    几天后,凌司夜和陆小伍因业务应酬。

    人声喧嚣的酒吧内,奢靡的彩灯五光十色,照得人浑浑欲醉。

    凌司夜端着高脚杯,坐在包厢内陪着客户喝酒,脸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令包厢内那些陪酒的小姐都不敢靠他太近。

    他是最不喜欢这种应酬的,不过这次的利润确实很不错,加上对方一直盛情邀约,凌司夜就勉为其难的来了。

    双方一番客套后,这家日企的老总对凌司夜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直夸他年轻有为,是商界不逞多让的新秀楷模。

    面对对方的夸奖,凌司夜只是淡然地笑了下,低头抿酒,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把跟客人客套的活全都交给了陆小伍。

    好在陆小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能言善辩很会来事,没一会儿就把对方给哄得大笑不已。

    包厢内气氛很是融洽,不止凌司夜和陆小伍在,身为销售部总监的黛西也跟着坐在里面。

    她穿着果露的低—胸装,长裙开叉处几乎开到了大腿根,比那几位酒吧里的职业陪酒小姐穿的还要性—感迷人,令日企老总的视线总是牢牢盯着她不放,却又圆滑的让他吃不到豆腐,撩拨的日企老总浑身不自在。

    凌司夜坐在沙发的一角,冷眼看着宛如交际花似得黛西,知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但是公司用得上这样的场合,也用得上她这样的人。

    他心里正寻思着今晚那个r国人会不会对他提出让黛西陪他,而他该想什么办法拒绝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