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令人羡慕的一家人!

    酒宴继续进行着,而休息室内,乔斯洛正借着酒意,将连城给堵在了墙角里。

    他看着双颊晕红的连城,轻声将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四年前我什么时候喝醉了?”

    此刻的乔斯洛早已经微醺,脑子里有些蒙蒙的,压根想不起几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他一心只想着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得近一些,贪婪地嗅着她的发香。

    她今天太美了!

    他炙热的鼻息喷在连城的脸上和脖颈上,眼神火辣辣的,恨不得当场就把连城给就地正法。

    连城丝毫不知道乔斯洛的心思,只顾着小声提醒他,“忘了?当年你喝醉了,然后……然后硬带着我出海,在海上……海上……”

    连城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色却变得越来越红,羞赫地说不下去。

    当年她和乔斯洛刚刚开始交往不久,然后在一个有着浪漫月光的夜晚,跟他在沙滩上野炊。

    不知道是星光太迷人,还是海风太动听,反正没等野炊完,乔斯洛乘着酒兴,硬牵着她的手跳上了一艘潜艇,然后在海浪的颠簸下,轻柔又霸道的占有了她。

    这些记忆还是连城坠崖后才想起的,虽然那一幕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可是连城每当想起时,仍会面红耳赤。

    心也跟着狂跳不已,仿佛那一幕就刚刚发生在昨天似得,就连嘴角都蓄满了海风的味道。

    乔斯洛低下头,看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小女人难得的羞赫模样,被遗忘的记忆突然就跳入了脑海中。

    想到了多年前的那一晚。那时的她就像朵稚嫩的花,在他的索取下开出了娇嫩的模样,舒展出最娇艳的姿态。

    他轻轻低下头,吻上了那两瓣怎样都亲吻不够的娇嫩,咽下了喉头的深情,“现在不妨回忆下,加深下印象,如何?”

    铺天盖地的酒意朝连城袭来,令她不悦地皱起眉头,伸手想要推开乔斯洛,却被他霸气地揽在怀里。

    等两唇相接时愕然地睁开眼睛,他的唇温暖一如往昔,并没有任何难闻的酒意。

    “专心点。”

    连城软绵绵倒在乔斯洛怀里,较弱无力的任他予取予夺,整个人就像被点燃的篝火,迸发着耀眼的熊熊火苗。

    两人在休息室内肆意恩爱时,室外整个晚宴的气氛一片祥和,处处杯光交错,歌舞升平。

    乔斯洛拥着被他肆虐的手指都抬不起来的连城小睡了一会儿,等醒来后酒意稍减了许多,低下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连城,忍不住低下头,亲吻了下她长长的眼睫毛。

    连城被惊醒,长长弯弯的睫毛忽闪忽闪,就像两把扇儿似得,在乔斯洛的心湖被吹起一阵阵涟漪时,慢慢睁开眼睛,里面蓄满了晶亮,“宴会结束了吗?你在干嘛?”

    “没有,在吻你啊。”乔斯洛说着,再次低下头,柔柔吻了下连城挺翘的鼻头,嫩嫩柔柔的,撩得他心里直痒痒。

    连城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句废话,她横了乔斯洛一眼,伸出手臂捞过被乔斯洛丢在一旁的衣服,“说好来参加宴会的,结果我俩躲起来睡觉,这下恐怕成为大家议论的话题了。”

    “这不是我喝醉了么?你身为我的小妻子,那么体贴的照顾我,是应该的。”乔斯洛一本正经地说着。

    眼睛却瞄着连城胸前的隆起,心里顿时痒了起来,大手捞上连城的腰身,声音跟着变得低沉暗哑起来,“老婆,时间还早呢,不如,咱们……”

    “少来,赶紧给我收拾好从这里出去,我才不要被人私下里取笑。”

    连城早已从乔斯洛的话音里听出了他的企图,她横了乔斯洛一眼,抱起自己的公主服从床上跳了下来,笔直的双腿雪白如雪,看得乔斯洛直喷鼻血。

    眼看着就在嘴边的美味,又跑了,乔斯洛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了声,这才正色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倒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敢私下里议论你!”

    连城懒得继续这个话题,只顾着穿那件不怎么好穿的人鱼公主服,后背上的拉链怎么都拉不上,只好无奈地看向乔斯洛,“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啊!”

    “是,我的老婆大人。”乔斯洛赶紧从床上下来,笔直的长腿两步迈到连城背后,伸手捏着拉链头,缓缓帮连城拉上衣服,手指仍没有忘了占便宜,触动丝滑的肌肤。不舍得跟着拉链的动作游弋触摸着连城丝绸般光滑的后背。

    随着乔斯洛手指的动作,连城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被点燃了,她不禁轻跺了下脚,斥责乔斯洛的不专心,“乔、斯、洛!”

    乔斯洛喉头溢出抹志得意满的笑声,手指终于不舍得离开了连城的美背,帮她拉好了拉链。

    连城这才优雅地转过身,再次轻声催促着,“快点,宴会估计快结束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乔斯洛在连城的催促下,慢条斯理穿好西装,然后拥着连城的纤细腰身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整层会场都已经被收拾得整洁如新,所有来参加宴会的来宾要么下榻在早就安排好的酒店套房内,要么早就喝得醉醺醺离开了会场。

    而身为东道主的乔陌漓也在宾尽客欢的尾声,带着颜汐落,以及到处在寻找爹地妈咪的仔仔,离开了酒店回到了家。

    乔念恩则被凌司夜给载着回到了他的公寓,唯有杰克跟阮小菊仍待在会场内,并没有离开。

    看到空荡荡的会场,还有仍未离去的阮小菊和杰克,连城的脸倏地烧的通红,他们还没有走,应该就是在等他们吧?

    乔斯洛却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大咧咧走过去,冲着杰克说道,“大哥,宴会圆满结束了么?”

    杰克点点头,“是的,爹地和妈咪早就带着仔仔回去了,让我告诉你们一声,不用担心。”

    “嗯,”乔斯洛淡定地点点头,一旁的连城更是羞赫的恨不得把头埋进地板内。

    他们连仔仔都没有顾得上照顾,还真是尽职的父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