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柏柔儿惨遭劫持(2)

    鬼魅的奥德莱警惕地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快速将昏迷后的柏柔儿抗在肩膀上,然后匆匆隐匿在无边的夜色里,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得。

    而不远处,戈虎派来接柏柔儿回去的手下正慢慢走过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奥德莱挟持着柏柔儿离去的身影。

    他们沿着柏林家朝乔斯洛的别墅走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柏柔儿的身影,还以为她已经回去了,就放心地跟着离去,夜色重归暗沉一片。

    黎明乘着曙光很快来临,新的一天又揭开了篇章。

    柔和的晨光懒洋洋洒在乔斯洛的窗台,他紧紧拥着连城,正睡得香甜,仍未从美梦中醒来。

    突然,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吵醒了仍在睡梦中的乔斯洛。

    他眯起眼睛捞过手机,慵懒地问道,“喂?哪位?”

    柏林先生焦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斯洛,柔儿是不是在你哪儿?她昨晚一整晚都没有回来,你师母快要担心坏了。“

    乔斯洛迷迷糊糊地摇头,“没有,昨晚她来找璞儿,然后就回去了。”

    “那,那柔儿能去了哪儿?她这段时间情绪十分的不稳定,精神也跟着有些不正常,我和你师母将附近都找了一圈了,压根找不到她啊!”

    柏林先生焦躁地说道,“斯洛,你能不能帮我找找柔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啊!”

    糟了!柏柔儿不见了!

    这个想法终于令乔斯洛的神智清醒了起来,他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冲着电话那头的柏林先生保证道,“老师,你先不用着急,我这就立即过去!”

    “拜托了斯洛,我知道不应该这么麻烦你,可是除了找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柏林先生的声音仿佛一夜间苍老了许多,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无可奈何。

    “放心吧老师,我现在就过去,你先安慰好师母,让她不要太担心,兴许柔儿只是走错了路,我现在就派人去全程搜寻她的下落!”

    得到了乔斯洛的保证,柏林先生原本担忧不已的心这才算稍稍放了下来,“好,好,我等你。”

    两人挂断电话,乔斯洛迅速朝身上套好衣裤,准备随意洗漱下赶去柏林家。

    一旁的连城早就被乔斯洛打电话的声音给吵醒,她看着匆忙穿着衣服的乔斯洛,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柏柔儿她又怎么了?”

    乔斯洛的脸色变得十分沉重,“她昨晚一晚上都没有回去,现在老师担心的不行,我必须过去看看情况。”

    连城闻言,跟着从床上跳下来,“我也去。”

    乔斯洛点点头,“好,希望事情并不是像我想的那么糟。”

    连城此时的想法跟乔斯洛一样,不过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出来,而是匆忙收拾了下自己,早餐都顾不上吃,就开车朝着柏林家赶去。

    等到连城和乔斯洛到了柏林家后,就看到柏林夫人早已经哭肿了眼睛,坐在沙发上不停抽泣,“我苦命的女儿哦,你到底去了哪儿啊?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离开啊!”

    柏林先生正坐在一旁递纸巾给柏林夫人,他抬头看到乔斯洛走进来,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迎了过去,“斯洛,你过来了?”

    “嗯,情况怎么样?柔儿她到现在还没回来么?”乔斯洛轻声问道。

    柏林先生无奈地摇摇头,“没有,我和柔儿妈咪找遍了这附近的每一处地方,都没有她的身影,她到底去了哪儿啊?”

    说着,柏林先生就跟着落下了眼泪,心里很是担心柏柔儿的安危。

    “老师你先不用担心,我来得路上已经派人去全程搜寻柔儿的下落了,很可能她只是迷路了。”乔斯洛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宽慰话,试图让柏林先生的情绪稳定下来。

    柏林先生无奈地点点头,眼下除了静等结果,又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呢?

    乔斯洛则和连城无声地对视了一眼,心里涌起同样的猜测,柏柔儿的失踪,只怕跟奥德莱脱不了干系!

    而事情正如乔斯洛和连城猜测的那样,柏柔儿此刻正躺在一艘破旧的渔船内,被奥德莱五花大绑着,而奥德莱则趁着夜色摇着渔船,早已经驶离了m国的港口。

    这些天,奥德莱将璞儿交给了一家农家收养后,就找了个地方潜伏起来。

    只是他不甘心就这么像只丧家犬似得到处被乔斯洛追击,必须主动出击,一击击毙乔斯洛,才能缓解他被追杀了这么久的心头之恨!

    奥德莱原本就狂妄暴戾,索性悄悄潜回了m国,想要伺机杀掉乔斯洛,以报被追杀的私仇!

    只是奥德莱没想到m国居然防守的森严无比,他更是无法靠近乔斯洛的身旁,一连跟踪了好几天,却始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直到看到处寻找璞儿的柏柔儿闯入奥德莱的视线,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乔斯洛和连城追得疲于奔命,已经很久都没有碰过女人了!

    奥德莱鬼魅般潜伏在暗处,贪婪地注视着柏柔儿,生了孩子的她似乎比以前变得更丰满了些。

    尤其是颤巍巍的胸脯,更是令奥德莱馋的不行,想起了她在自己膝下承—欢的婉转模样。

    无边的躁动火烧火燎地席卷着奥德莱,令他原本想要伺机杀掉乔斯洛的心思转了主意,决定先把柏柔儿弄回去再说!

    夜色给了奥德莱最便利的机会,他顺利打昏了柏柔儿,然后将她五花大绑给捆在了船上,趁着夜色连夜离开了m国。因为奥德莱深知乔斯洛的手段,如果不能趁他未发现前离开,只怕是带不走柏柔儿的。

    等船儿驶离了m国的边界线,奥德莱这才算放松了警惕的心,慢悠悠朝着船舱走去。

    他走到仍昏迷着的柏柔儿身旁,弯腰蹲了下来,目光贪婪地注视着躺在船舱内的柏柔儿,伸手摸着她柔嫩的脸庞,脸上狞笑不已。

    柏柔儿毫无知觉地躺在那儿,直到自己的衣裳被奥德莱粗鲁地拔下来,才惊惧地醒来。

    她愕然地注视着对自己正上下其手的奥德莱,当年被他强—暴的阴影重新闪现在脑海中,恨得咬牙切齿,“奥德莱,快从我身上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