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柏柔儿遭遇劫持(5)

    柏柔儿被奥德乐阴冷的话语吓得颤抖了两下,生怕惹恼奥德莱,他真的会扭断自己的脖子或者把她给卖到地下赌—场去,不敢再放声哭泣,只小声地缩着肩膀抽泣着。

    “妈的,老子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给我收起你的眼泪,如果再让我看到第二次,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奥德莱说完,就一把将柏柔儿从地上扯了起来,粗鲁地推了她一把,“给我快点进浴室收拾好你自己,然后去准备晚餐,我饿了!”

    柏柔儿被奥德莱的蛮力拽的胳膊差点脱臼,痛得眼泪刷刷直掉,却不敢多抱怨半句,听话的朝浴室走去。

    她打开浴室的水龙头,看着镜子里哭得眼睛红—肿的自己,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居然要被这样对待!

    “好了么?快去煮饭!!”奥德莱的训斥声传来,令柏柔儿不敢再磨蹭,快速洗了把手脸,去厨房里准备晚餐。

    她将所有的愤怒和火气都发泄到了食材的身上,用锋利的刀子将晚饭要用的肉快速剁成了肉糜,仍不解恨,又疯狂的将两根红萝卜给切成了萝卜沫。

    奥德莱见柏柔儿耗费了很久都没有做好饭,不耐烦地走过来,盯着柏柔儿手中的食材质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怎么这么久?”

    柏柔儿被奥德莱的猛然出现吓得手一抖,差点打翻手里的东西,“没……做……做馅饼……”

    “那就快点!”奥德莱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柏柔儿恶狠狠盯视着奥德莱,手中的刀冲着他的后脑勺不停比划,在想象中把他给切成了十八段!这个该死的恶魔,迟早有一天,她要将他剁成肉酱!

    在奥德莱不耐烦的催促下,柏柔儿终于准备好了晚餐,端过来给奥德莱吃。

    看着怯懦的将晚餐端过来的柏柔儿,奥德莱的心情莫名变得好了起来,他冷漠地横了柏柔儿一眼,“嗯,看起来晚餐做得还不错,一起吃吧。”

    柏柔儿点点头,却丝毫没有吃饭的意思,她心里恨透了奥德莱,怎么可能跟他坐在一起吃饭呢?她根本做不到!

    “不吃?”奥德莱冷哼一声,没再多说什么,风卷残云般快速吃了晚餐,然后就站起身,拽着呆坐在一旁的柏柔儿上了床。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对柏柔儿的身体十分的迷恋,压根懒得理会柏柔儿吃不吃晚饭,反正自己已经填饱了肚子。而剩下的时间,就是他犒劳自己的时间。

    瘦弱的柏柔儿很快就被奥德莱再次剥了个光,像只无助的大虾仁似得,蜷缩着窝在床上,心里一百万个恨不得当场昏厥过去。

    她恨死了这个男人,宁肯去死,也不想让他再多碰自己一下!

    然而奥德莱压根不肯放过柏柔儿,更不会给她任何机会逃离,二话不说就进入了主题,开启了暴虐的前奏。

    柏柔儿无数次想要摆脱奥德莱的掌控,却丝毫逃不开,整个人被奥德莱压的死死的,只能咬牙承受着,心中早已蓄满了绝望的悲凉。

    难道,自己的后半个人生,都要跟这个人渣捆—绑在一起了么?

    不!

    她不甘心啊!

    柏柔儿将血泪咽进肚子里,心中只剩下一个愿望,那就是活下去,不管多难都要活下去!唯有活着,才能有机会带着她的璞儿逃离!逃离这个魔鬼的巢穴!

    夜渐渐深了起来,奥德莱早已经四肢沉沉地睡了过去,打着响亮的鼾声。

    被他压在身下的柏柔儿仇视地瞪视着奥德莱,恨不得用眼刀将他千刀万剐,片片凌迟!

    这个畜生般的人渣压根就没有心肺,更不懂得任何礼义廉耻!根本就死不足惜!

    柏柔儿握起拳头,恨不得当场用拳头打死奥德莱。

    可是她不敢,现在的柏柔儿不敢,只因她知道这一拳下去,根本就打不死奥德莱,换来的只怕是更加无止尽的羞辱!

    柏柔儿深吸口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压制住自己迫切想要砸向奥德莱的拳头,然后悄然无息的从床上赤脚走了下来。

    据奥德莱说这里是农庄,说不定璞儿就住在这个庄园,她要趁着夜色,自己却寻找她的璞儿!

    柏柔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甚至她生怕会惊醒奥德莱,干脆连袜子都没有穿,就那么光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只求不发出任何细微的惊醒奥德莱的声音。

    她屏住呼吸迈开脚步,一步步朝着门口走去,慢慢的近了,更近了……

    只是世上的事,很多都没有看上去那么的容易,甚至还要艰难百倍!

    就在眼看着柏柔儿的手指终于够到了门口,能够一鼓作气走出去时,躺在床上的奥德莱鼾声却停了下来,冷冷吐出两个字,“去哪儿?”

    这两个字宛如雷击般将柏柔儿给劈的浑身一震,她原本以为奥德莱已经睡得很沉,却没想到他的感官却那么的灵敏,居然连睡觉都能察觉到屋内的动静。

    柏柔儿害怕地转过身,看着奥德莱那两人毛骨悚人的逼问眼神,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呃……我饿了,想……想去找点吃的。”

    奥德莱翻了个身,压根没把这当回事,挥挥手冲柏柔儿道,“女人真麻烦,快去吃吧吃吧!对了,我有件事好像忘了告诉你,这里的生态环境非常的好,农庄外有很多饥不择食的野狼。

    如果你有兴趣,大可以亲自跑去体味下被狼群分尸的感觉。哦,它们偶尔还会溜进院子里,运气不好的话,随时都可能与它们遇上。”

    柏柔儿的脸色原本就有些腊白,这下更是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将刚才想独自去寻找璞儿的想法给收了起来,老实地走回到床上,浑身僵硬地又躺了下去。

    奥德莱一把把柏柔儿给拉进怀里,冷声质问道,“怎么?这会儿又不饿了?”

    “我怕狼,不……不饿了。”柏柔儿浑身瑟瑟发抖,艰难地闭上眼睛。睡吧,只有睡着了,才不用去想自己如今的处境,还可以在梦里抱到她的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