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凌司夜发现了黛西!

    然而这还不算,在台上跳的尽兴的黛西很快就将衣服脱得只剩下遮掩住三点的两片布,然后在台上大摆诱惑姿势,大腿一开一合的诱惑着台下的众人,嗲里嗲气道,“大家若是玩得不够尽兴,完全可以去地下二层去逛逛,那里才是玫瑰的主场呢!玫瑰会在那里等着大家的赏光!”

    听着黛西令人作呕的声音,凌司夜头痛地皱起眉头,责备地瞪视向陆小伍,“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还让那个女人留在m国?”

    站在凌司夜身旁的陆小伍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这个表妹居然如此没有底线,居然会在这种场合里大跳脱衣舞!而且看她那种娴熟的模样,分明就早已轻车熟路的样子!

    陆小伍心里气的不轻,毕竟黛西是他介绍进入凌氏集团工作的,虽然后面被他给赶出了m国,但是她是什么时候又回来的呢?而且居然还做起了脱衣舞娘,真是丢尽了他的脸!

    想到这儿,陆小伍气哼哼道,“我明明已经把她给赶出去了的,谁知道她怎么又回来的?!我的天,真是自甘堕—落!以后我再也没有这样的表妹!走走走,咱们赶紧离开这儿!实在是太丢脸了!”

    凌司夜正有此意,毫不犹豫的从卡位上站起来,朝着酒吧大门走去。

    陆小伍跟着站起身,冲那位客户挥手道别了下,很快跟着凌司夜的脚步朝外走去。

    两人的身形高大伟岸,离开的时候引起了不少酒吧里单身女孩的注意,个个眼中流露出不舍的目光。不过他们却看都懒得多看一眼,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压根不想再多看黛西一眼。

    尤其是凌司夜,还没走出酒吧大门,就气冲冲朝陆小伍命令道,“你赶紧去查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回莱m国的!尽快把她给我弄走,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凌司夜说的话戳中了陆小伍的内心,他连忙点头,“放心好了,我这次保证让她永远的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能再回来!”

    而专注离去的两人没看到,在舞台上的黛西跳得更加欢快了,她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凌司夜离去的身影,双眼里淬满了恶毒的光芒!

    阳光明媚,街头上来往的行人川流不息,很是热闹。

    乔念恩牵着大腹便便的阮小菊,陪着她一起到商场去买婴儿用品。

    两人走得很慢,是不是笑闹着。眼看着阮小菊就快生了,乔念恩最近只要空闲了就会来陪陪她,免得她太闷。

    “小菊,你想好了孩子的名字没有?”乔念恩笑呵呵问道。

    “没有,我想让杰克给他取名字。”阮小菊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笑容中带着几分羞涩,“他是孩子的爹地,只要是他取的,我就喜欢。”

    乔念恩无奈地牵着阮小菊的手,“小菊,不能这么惯我哥哥,这样会把他给惯坏的。”

    “有么?”阮小菊的脸上镀上了层好看的樱粉,“我只是,只是想听听他的意见,心里觉得他取的肯定好听啊。”

    “好吧好吧。”乔念恩决定不跟阮小菊争论这个,毕竟深陷爱情中的女人是盲目的。就像她一样,又何尝不是把凌司夜的想法放在第一位呢?

    两人说笑着走入商场,时不时买些婴儿用品。其实这些杰克公寓里已经堆了不少,不过女人么,逛街的目的就是消费,跟实用性并没有太大关系。

    尤其是当乔念恩看到那些粉—嫩色调的新生儿衣服时,更是恨不得把整间货品都给抱回去。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不要,剩下的统统给我包起来。”乔念恩指着那些可爱到几乎要萌化自己的心的小衣服,拿出掏出张金卡,还有印有杰克公寓的地址,统统递给了导购,“然后把它们送到这个地址。”

    导购顿时高兴地接过,“好的小姐,一起都按照你说的办。”

    阮小菊赶紧晃了下乔念恩的胳膊,“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哪里要得了那么多?”

    “怎么用不了?听说小宝宝每天都要吃喝拉撒,皮肤娇嫩又容易出汗,那不是要换很多衣服?我还怕这些不够用呢。”

    乔念恩理所当然地说道,“更何况这张卡是杰克哥哥给我的,让我陪着你逛街给你们的孩子买衣服,要求不高,只让我刷爆它而已啊。”

    听到是杰克的吩咐,阮小菊也就不再坚持,心里甜滋滋的。还以为他根本没降她和孩子放在心上,原来早就无声安排好了一切。

    “好啦,任务完成,逛得我的两只脚都酸了,走吧,咱们去楼下喝点东西,顺便休息下。”乔念恩说着,就和阮小菊并肩从商场楼上下来,走到了一楼大厅,拐进了上岛咖啡店。

    她俩逛街逛得高兴,压根没有注意到,有道身影从她们走进商场的那一刻起,眼里就蓄满了恶毒的狠戾,始终死死盯视着她们。

    乔念恩帮阮小菊拉开座椅,“想喝点什么?我去点。”

    阮小菊看了眼点餐牌,“一杯热牛奶就好,我还真有点渴了呢。”

    “好!”乔念恩走到吧台,“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热牛奶。”

    “好的小姐,请稍等片刻,您点的热饮马上给您送来。”服务生甜甜地应了声,乔念恩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等乔念恩刚坐下去,咖啡馆就走进来一位带着宽大帽子的女人。她身形高挑匀称,大大的帽子几乎遮住了整张脸,根本看不清是谁。

    女人来到服务生面前,先是转头看了下周围,然后才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纸包,放在吧台上推给了服务生,“帮我把这包糖放在我朋友的咖啡里,她喜欢甜一点的味道。”

    “小姐很抱歉,我们不能接受外来的调味品,需要什么样的甜度,我们这里都有的。”服务生摇头拒绝,虽然她刚来这里打工不久,不过这点规定她还是懂的。

    女人却不肯放弃,而是柔声问向服务生,“可以麻烦你跟我出来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