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乔念恩中毒(4)

    杰克却丝毫不以为意,“哼!我只是说他而已,如果换成别人让念恩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会让他痛不欲生!”

    “可是现在他走了,等下念恩醒来该怎么办?她到时候肯定会想看到凌司夜的。”

    阮小菊说着,想要走过去喊住凌司夜,却被杰克给拦了下来,“他只是去审讯那名服务生而已,等下就会回来的,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念恩吧。”

    “真的?”

    “嗯,我刚才都听到了,好像是叫黛西的给了服务生一包东西,凌司夜现在去确认,很快就会回来的。”杰克说着,就拥着阮小菊朝急诊室内走去。

    护士正好将仍在昏迷中的乔念恩推出来,“麻烦让一让,病人暂时需要住在重症监护室。”

    杰克的心一咯噔,拥着阮小菊连忙跟了过去。

    “念恩…念恩…”阮小菊小声地喊着乔念恩,期待她能睁开眼睛看看自己。

    杰克也跟着低声呼唤着,“念恩?念恩?”

    可是躺在病床上的乔念恩毫无知觉,脸色苍白的半点血色都没有,一路上任凭阮小菊和杰克怎样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护士将乔念恩推进重症监护室,然后将杰克和阮小菊拦在了外面,“抱歉,这里要经过严格的消毒才能进,麻烦你们暂时留在外面。”

    阮小菊担忧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乔念恩,手心紧紧攥着杰克的衣服,“念恩她到底中了什么毒?为什么医生都查不出来?”

    杰克摇摇头,目光格外的冰冷,“凌司夜已经去审讯了,等抓到凶手,就能拿到解药了。”

    说着,杰克歉疚地看向躺在重症室内的乔念恩,这是她第三次进重症室了,都是他没有照顾好她。

    而医院外的加长房车内,凌司夜正居高临下的坐着,那名咖啡馆的服务生被摁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连声求饶,“真的不是我啊,跟我无关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跟你无关?说!你为什么要在咖啡里下药?”凌司夜厉声质问道,厌恶地看着抖成一团的服务生。

    被强掳到车上的服务生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只顾着摇头求饶,“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是那个女人给了我一包东西,说……说让我帮她个忙,她是想要给那名客人一个惊喜的,我真的不知道那包糖粉是毒药啊!如果我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敢乱放啊!”

    “哼!真的是因为这样么?”尤利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服务生的说辞,“明明监控里她塞给了你一沓钱,你怎么不提这事?你见财起义,投毒害人,分明就是最大的帮凶,合该千刀万剐!”

    尤利的话吓得服务生险些尿了裤子,再也不敢乱说,一个劲儿求饶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里面是毒药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抱歉,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抱歉?留着下辈子再说吧!”凌司夜确认了投毒的人确实是黛西后,就冷厉的从车内下来。

    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尤利,“把事情做干净,她有冤屈让她变成厉鬼去找黛西算吧!查清黛西的位置,然后把她弄回来,如果念恩有事,我会将她碎尸万段!”

    说完完这些,凌司夜就头也不回的朝医院病房走去。他急着去看念恩的情况,担心她醒来时看不到自己。

    看着凌司夜匆匆离去的背影,尤利重新回到车上,朝带来的手下命令道,“送她上路吧!”

    服务生顿时哆嗦个不停,差点昏死过去,“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管我事啊,求求你们了。”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贪心,有什么不爽地记得找黛西去讨!”尤利冷漠地挥挥手,“开车!找个人少的海边把他沉下去!”

    尤利的这句话说完,服务生吓得肝颤俱碎,瞬间身子一软,昏死了过去。

    车字缓缓驶离了医院,尤利忙着去处理这个服务生,然后去追捕黛西。

    病房内,凌司夜大踏步朝杰克和阮小菊走过来,却发现他们站在重症监护室前。

    他的脸色顿时黑沉了下去,脚步跟着沉重起来,“为什么会在重症监护室?”

    杰克抬起头横了凌司夜一眼,“你以为谁想让她再躺在重症监护室么?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杰克,”阮小菊轻轻拉了下杰克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难听的话,然后歉意地看向凌司夜,“他是因为担心念恩,所以语气重了些,你不要放在心上。医生说念恩中的毒暂时还分析不出来,只好让她暂时躺在重症室内监护着,以防她的状况加剧恶化。”

    凌司夜轻轻摇头,表示并没有把杰克的话给放在心上,而是焦灼地问道,“念恩她现在究竟什么样了?有清醒过么?”

    “没有,”阮小菊说着鼻子又酸了起来,眼泪缓缓滴落,“她突然就这么中毒了。凌司夜,你告诉我,那个在咖啡里下毒的坏人是谁?一定不要放过他的!”

    “我已经令人把在咖啡里下毒的那人给清理了,至于那个主谋,很快就会被尤利给抓回来的。”

    凌司夜冷漠地说着,眼神狠戾决绝,“任何想要伤害念恩的人,都得死!”

    杰克的拳头攥得咯吱作响,“说吧,那个叫黛西的到底跟你有什么瓜葛?她为什么要害念恩?”

    听杰克提起黛西,凌司夜恨不得即刻就将她给千刀万剐,“她之前是我公司的销售总监,被我给开除了。”

    “所以就来找念恩出气?”杰克心中燃起滔天怒火,“凌司夜,我们把妹妹交给你,是希望你能够守护她一辈子,如果你做不到,请你以后离她远一些!免得她又被你那些不知名的恩怨缠身!”

    “好啦,杰克。”阮小菊生怕这两个人在医院里打起来,连忙拽着愤怒中的杰克往后退,“现在念恩还躺在那里,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如果念恩现在能清醒过来,别说少说两句,就是打我个半死我都愿意!”杰克气急败坏地说道,“如今她生死未卜地躺在那儿,让我怎么能冷静地下来?又该如何向爹地和妈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