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黛西逃跑!

    戴维说完就扣动了扳机,原本被踹躺倒在地上的尤利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险险躲过那枚子弹的袭击,然后就近躲在了一尊雕塑的身后,冲戴维开起了枪,“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全凭个人本事吧!”

    “噼里啪啦”的枪声瞬间大做起来,尤利带来的手下都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退伍特种兵,身手和枪法都十分的精准了得,在原本就劣势的情况下,居然跟戴维别墅里的保镖打成了平手,甚至一度压过了他们的火力。

    可是这里毕竟是戴维的地盘,戴维这边的弹药随时可以补给,尤利他们的弹药却越用越少,只好狼狈的边打边退出戴维的别墅。而身先士卒的尤利更是被流弹击中了胳膊和胸口,伤势十分的严重,猩红的血迹几乎染红了他大半个身子。

    跟尤利一起来的那些手下拼死将受了重伤的尤利给搀扶到了车上,然后在流弹纷飞中驶离了戴维的别墅,快速朝医院驶去。

    戴维也被流弹击中了,不过只是轻微的擦伤而已,仅仅有些血痕而已。他阴冷地看着退出自己别墅的那些人,知道之后将再无宁日,因为他早就听说过凌司夜睚眦必报的雷霆手段。

    “天呐,你受伤了?必须赶紧包扎一下!”惊魂未定的黛西等尤利走了,赶紧走过来讨好戴维。

    如今她已经彻底激怒了凌司夜,唯有戴维才能帮助她躲过这一劫!

    然而戴维却没有像往日那样把她搂在怀里,而是厌恶地瞪了黛西一眼,怒气冲冲朝别墅里走去,“想要活得久些,就给我安分点,少给老子惹那么多事!”

    黛西被骂得压根不敢吭声,又不敢使小性子掉头离去,毕竟如今唯有这里才是她能待的最安全的地方,一旦走出这栋别墅,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尴尬地搓了下自己的手,然后快速迈动着步子,朝着戴维的背影追去,“等等我啦,我给你包扎伤口。”

    两人很快走得没了人影,别墅内只剩下几个保镖在清理刚刚枪战过后的狼藉。

    而开出戴维家别墅的那辆房车,已经将受伤严重的尤利给送到了医院,并且通知了凌司夜。

    凌司夜原本始终守在病房门口煎熬地等待着乔念恩醒来,却始终没有见到有任何的动静。

    他正心烦的不行,就看到自己的手下匆忙跑了过来,说在抓捕黛西的过程中跟戴维发生了枪声,然后尤利重伤被送到了医院。

    得知这个消息,凌司夜匆忙朝尤利所在的病房走去,当他走进去后,看到尤利浑身是血,一旁的医生正在为尤利仔细做着检查。

    凌司夜连忙走过去,轻声问道,“医生,他的伤势要不要紧?”

    医生抬头看了凌司夜一眼,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整个m国权势赫赫的凌氏总裁,瞬间变得恭敬起来,“凌总,我们从他身上取下了六枚流弹,都已经做了相应的处理。幸好病患送来的及时,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有两枚流弹离他的心脏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再挪动一点,就会随时夺去病患的健康。”

    耐心听医生说完,凌司夜这才彬彬有礼道,“真是辛苦医生了,请你给他用做好的药物和治疗方法。”

    “放心吧凌总,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出半个月,保证把他给医治痊愈!”医生拍着胸脯连声保证着,凌司夜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等送走医生,凌司夜这才走到尤利病床前,轻声喊醒了原本昏迷着的尤利,“尤利?尤利?!”

    因为失血过多,尤利的脸色很是苍白,他听到凌司夜的呼唤,慢慢苏醒了过来,等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凌司夜,连忙折起身子,想要从病床上坐起来,“老大……都是我学艺不精,没能把黛西给顺利绑回来!”

    看着惭愧地低下头的尤利,凌司夜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已经很厉害了,这件事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害得你们险些把命给丢了!”

    尤利哽咽地点点头,“老大……,对不起,我以后会更加小心,再也不会让你跟着丢脸!”

    “别想那么多,好好养伤,剩下的事我自会处理的!”凌司夜说完,就留下两名手下保护尤利,其余的全部带离了医院。

    居然把尤利给打得奄奄一息!他倒要去看看,那个叫戴维的是何方神圣!

    凌司夜带着几十个保镖,很快冲进了戴维的别墅,并且把别墅内的保镖们全部给围堵了起来,逼进到大厅内。

    看着举着双手的那些保镖们,凌司夜桀骜的在他们面前踱步道,“说,戴维他去了哪儿?!还有他的那个叫黛西的情—妇!”

    别墅内的保镖畏惧地看着凌司夜,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冲过来扭断他们的脖子似得,只好苦着脸据实相告,“我们也……也不清楚……好像……好像带着黛西小姐离开了这儿……”

    凌司夜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扑了个空,气得他浑身发抖,阴冷的冲自己的手下们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处理利索些!”

    “是!”

    听着自己手下整齐划一的回答,凌司夜这才放心地大步离去,压根懒得回头看身后血腥的杀戮。

    他从来不在意任何人的生死,眼里心里看到的就只有念恩而已!如今这些人居然敢伤害他的念恩,那就要付出想要伤害她的代价!哪怕是血洗戴维的整个地下王国,他也绝不会多犹豫一秒钟!

    夜色渐渐拢了上来,戴维的别墅内不断响起重物落地的闷哼声,喷溅的鲜血淋漓遍地,将整个别墅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猩红。

    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凌司夜在心里默默说着,冷漠地弯腰钻入车内,这些仅仅只是开胃小菜而已!戴维,既然你护着那个女人,就别怪我凌司夜不客气!

    “迅速抽调出所有的人手,凡是戴维的赌—场,全部给我砸光!”凌司夜冷声吩咐着,然后目光看向前方,“回医院!”

    那里,躺着他这辈子最爱的女孩,他要守着她,等着她从病痛中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