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必须找到毒源!

    说着,孙元看向一旁的主治医生,“我想借用你们一间的实验室,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呢?”

    “能能能,当然能!”主治医生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听到素有毒尊美誉的孙元开口给自己借实验室,当即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孙先生请跟我来,所有的器—材试剂有我们医院一力承担,只是不知道孙先生能不能让我在身后学习下呢?”

    孙元原本想要拒绝,他配制药剂时最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盯着看。不过想着眼下最重要的是给乔念恩诊治,就没有拒绝,而是淡然点了下头,“好的,只是请你保持安静,我配制药剂时严禁有任何声音发出。”

    主治医生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好的好的,孙先生请这边请,请到我的实验室来。”

    “嗯,”孙元点头跟着主治医生朝实验室走去,边走边吩咐道,“请尽快抽些念恩的血液样本来,我需要重新测验。”

    “好的,好的,没有问题,我马上安排人手过来。”主治医生点头哈腰地跟在孙元身后,为自己能跟孙元学习解毒激动不已。

    等孙元和主治医生离去不久,很快就有护士端着托盘走进重症监护室,抽了些乔念恩的血液样本。

    凌司夜心疼地看着那些从乔念恩手臂内抽出来,不怎么鲜红的血液,恨不得代替乔念恩去承受这种苦痛。

    他把手深深埋在膝盖上,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枉费他坐拥金融帝国,却无法替他的女孩减缓任何的病痛折磨!

    乔陌漓和乔斯洛早已经跟着护士朝实验室走去,他急着想要知道孙元测验的结果,走廊里除了凌司夜,就剩下杰克和阮小菊。

    看着埋头痛苦不已的凌司夜,阮小菊挺着肚子走了过去,柔声宽慰他道,“凌司夜,你不要太自责了,念恩如果知道你这样心痛,心里肯定会跟着难受的。”

    凌司夜闻言抬起头,眼底一片猩红,“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就把黛西丢进海里喂鱼,她哪里还有机会来投毒害念恩呢?”

    “现在说这些对念恩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帮助,我觉得,你还不如亲自去带人抓那个叫黛西的。你守在这里,对念恩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帮助,而且我担心在念恩苏醒前,你自己先倒下了。”

    阮小菊细声细语地说着,不想让凌司夜再那么自责。她昨晚也是自责的不行,不过今天已经被乔陌漓开导想开了,就算他们防范的再好,也无法阻止坏人的阴谋诡计,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那个投毒的坏人,让她不再有机会去害念恩!

    凌司夜知道阮小菊说的在理,不过让他现在离开念恩的身边,尤其还在念恩仍处于昏迷的状态下,打死他他也做不到。

    “小菊,我理解你的心意,放心吧,虽然尤利已经重伤躺在了医院,不过我已经另派人去搜寻黛西的下落了。”

    凌司夜提起这个名字,眼里充满了血腥的肃杀,从牙齿里挤出句话来,“等抓到她,我绝对让她生不如死!”

    听着凌司夜凶残血腥的话,阮小菊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这样的霸气的凌司夜才是念恩喜欢的男人,而不是刚才那个自责到头都抬不起来的凌司夜!

    “那好,这都快九点了,你们担心念恩是对的,不过也不能把身体给搞垮,饭还是要吃的。我在这里看着,你们轮流去吃饭,必须去,不然我就要去喊颜阿姨出来训你们了。”阮小菊柔声细语的威胁着,总算是把凌司夜和杰克都劝得分别去吃了些东西。

    等他们轮流吃过早饭,孙元那边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情况却十分的不容乐观。

    孙元拧着眉头看着那种自己手写出来的结果,重重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早已在一旁等了很久的乔斯洛,“老大,情况十分不乐观啊,这次的毒剂剂量虽然不大,在血液中几乎微乎其微,但是毒性却十分的猛烈,我也不敢贸然解毒,怕适得其反,反而加重了念恩的病情。”

    “那现在要怎么办?如果一天抓不到那个该死的黛西,念恩就要像植物人似得躺在病床上毫无动静么?”

    乔陌漓的脸色跟着沉重的不行,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他无法接受自己原本天真烂漫的女儿,如今居然像个植物人似得躺在病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

    孙元能理解乔陌漓的心情,所以刚才他才会重新抽取了乔念恩的血液试图尝试着解毒,可是他一连试了十几种方法,都没办法完全分离出乔念恩血液里蕴含着的毒素。

    药是三分毒,那些猛于虎的毒药更是轻易便能夺人性命,因此没有八成的把握前,孙元也不敢贸然帮乔念恩解毒,以免雪上加霜,令病情更为加重。

    “这样,老大,我继续尝试着解毒,你们则尽快去抓捕那个叫黛西的女人,不说从她手里拿到解药,只要能够拿到毒药的原粉也行。”孙元说着,就全神贯注的继续开始配制试剂。现在乔念恩浑浑噩噩躺在病床上,每一秒钟生命都在受到威胁,他必须得争分夺秒才行!

    乔陌漓不再出声,大步离开了实验室。他知道孙元的本事,如果连孙元都这么说了,那念恩如今可谓是危在旦夕。

    乔斯洛跟着乔陌漓走了出来,他看着脚步沉重的乔陌漓,沉声说道,“爹地,我现在就亲自派人去搜寻,你不用太过担心。”

    “嗯,斯洛,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那个黛西,你孙元伯伯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念恩的病情不能拖了。”

    乔陌漓说完,长长叹了口气,低声叮咛道,“为了不让你妈咪担心,这件事不要告诉她,就说你孙元伯伯正在配制解药,你妹妹的病情正在逐渐好转。”

    “好的,我记下了爹地。”乔斯洛点点头,大步离开了医院。

    刚才孙元和他爹地脸上的凝重他都看在眼里,如今念恩的病情十分的危急,他必须要尽快抓到那个叫黛西的才行!半分钟都不能多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