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决战墨西哥(黛西落网)

    乔陌漓走回了重症监护室,杰克连忙走了过来,“爹地,孙元伯伯是不是已经开始解毒了?”

    “伯父,念恩的解药是不是有着落了?”凌司夜跟着揪心地问道,生怕看到乔陌漓摇头的动作。

    阮小菊跟着问了声,“是啊,刚才看那个主治医生的反应,孙伯伯应该是很厉害的,帮念恩解毒没什么问题的吧?”

    看着三人等着他点头的殷切模样,乔陌漓终究没忍心说出真相,而是轻声应了句,“应该快了吧,我去看看汐落,她应该睡醒了吧。”

    乔陌漓说完转身离去,虽然他并没有直接否认什么,杰克和凌司夜却已经从他的反应中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孙元有进展的话,乔陌漓的脸色绝对不会这么的凝重。

    就连阮小菊都看出了乔陌漓脸上的敷衍,扭头看向杰克,“杰克,你爹地他的意思,是孙伯伯已经在配置解药了么?”

    杰克不想让阮小菊担心,就顺着乔陌漓刚才的话点点头,“嗯,应该是,你先回去吧,等念恩醒了,我打电话给你。”

    “好吧,我还真有些困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困得不行,那我先回去了,记得有消息打电话给我。”阮小菊说完,这才在杰克的护送下,乖巧地离开了医院。

    等送走了阮小菊,杰克重新走回到重症监护室前,就看到凌司夜正目光深沉地默默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念恩,眼中盛满了心疼。

    杰克走过去,冷声说道,“虽然我早已经不信任你,却不能不把念恩交给你。医院里你守好,我现在就带人去搜寻那个黛西的下落,想必斯洛早就已经开始行动了的。”

    凌司夜转身看向杰克,目光里满是感激,“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跟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谢我。”杰克毫不领情说完,不忘了叮嘱道,“既然我爹地不想让我们知道念恩如今情况危急,你还是不要说破的好,免得等下我妈咪担心。”

    “好的。”凌司夜点点头,目送杰克离开了医院。

    他看着长长的走廊,半响才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专注地凝视着始终昏厥着的乔念恩脸上,此刻的她是那么的孱弱美丽,就像睡美人般圣洁高贵,仿佛只要他深深的一个吻,下一秒就能够苏醒似得。

    念恩,我的女孩,求求你快些好起来,没有你的日子,到处都是满目疮痍。

    念恩,我的女孩,拜托你赶快醒来,唯有你在的世界,处处才是乐土天堂!

    凌司夜在心里无声祈祷着,期待着念恩能够尽快苏醒过来。只要他最爱的女孩能够安然无恙,哪怕上苍夺去他所有的财富,他都甘之如饴!

    然而重症室内始终静默无声,只有监护的仪器在有节奏的滴滴响个不停,谁也不知道,被投毒昏厥的乔念恩什么时候才能睁开眼睛醒来。

    阳光透过窗棂穿过厚厚的帘幕,在地上洒下一片片耀眼的光辉,就像海边的粼粼海水,晃着就像睡熟了似得乔念恩,不忍打破她的美梦,却丝毫不明白守在外面的人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墨西哥。

    午夜的街头冷冷清清的,没有几个行人,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子带着墨镜,从一间繁华的酒吧内走出来,四处张望了下,似乎在等什么人似得。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这段时间被乔斯洛和凌司夜的人逼迫的躲在了墨西哥的戴维。

    自从上次他打伤尤利,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小半个月的时间了。

    戴维之前是知道凌司夜的名号的,也知道他是m国新窜起的龙头新秀,不过心里对凌司夜的实力并不是很清楚,并没有把他给放在眼里,以为凌司夜只是个重利轻义的商人而已。所以在尤利带人来自己别墅时,毫不犹豫地开枪打伤了尤利。

    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戴维的预期,他原本以为自己这招敲山震虎能够顺利唬住凌司夜,没想到却彻底惹毛了那个新贵,令自己的赌—场接连被砸,老巢也被凌司夜给派人给端了。

    更令戴维头疼的是,他不但惹怒了凌司夜,竟然还招惹到了乔家的人!招来了乔家更加疯狂的报复,令他在m国的赌—场悉数被毁掉!

    气急败坏的戴维经过仔细打探,才知道乔家的千金乔念恩被黛西给投毒住进了医院,至今人事不省。

    身为常年混迹在黑—道上的狠角色,戴维从来没觉得黛西这样的举动有什么不妥,反而有种鱼死网破的狠厉。

    但是这一次黛西做的有点令他没想到。深知这个女人惹了不该惹的人,也连他一起遭殃了。

    但是戴维甚至不管怎么样,目前黛西是自己的女人,面子上不可能不管。

    既然他们逼得自己不得不逃离到墨西哥避风头,那就让那位乔家的千金死在医院里好了,正好报了自己被打压的仇怨。

    当然,远赴墨西哥的戴维并没有抛下黛西,而是带着这个给他招来祸端的女人,因为他欣赏黛西的狠戾,觉得唯有这样的她,才配得上当自己的女人!

    戴维原本盘算的很好,他打算带着黛西住在墨西哥避避风头,然后等乔家的那位千金死了之后,再带着黛西风光地重返m国。

    只是戴维没想到的是,可恶的乔家人居然追来了墨西哥!

    刚刚他的手下通知他,说在港口发现了乔家人的踪迹,令戴维气得咬牙切齿,干脆从赌—场里走了出来,打算带一伙人,剿灭阴魂不散的乔家人!

    这些可恶的家伙,像苍蝇似得无孔不入,不过这里可是墨西哥,如果再被乔家的人随意欺辱,让他戴维的脸面往哪儿放?以后还怎么在黑—道立足?!

    戴维越想心里越来火,从口袋里抽出根烟点上,长长吐了口青烟,远处开来了一辆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门打开,从里面跳下来一高一矮两个人,正是戴维的左膀右臂,竹高和米勒。

    竹高人如其名,个头高挑,面黄肌瘦,他走到戴维跟前,声音格外的沙哑难听,“老大,我们已经打探到了,乔家的人很快就会在渔港码头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