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黛西的狠戾:没有解药!

    乔陌漓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刚才杀死的,只是一条廉价的,不,只是一只毫不惹人注目的蝼蚁而已。

    看到戴维软绵绵地倒下去,黛西觉得自己也跟着死去了似得,自己在乔陌漓他们的眼中,也是这么的微不足道吧?

    原来,这才是她跟乔念恩之间的差距,乔念恩才是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而自己对于他们而言,只怕是比苍蝇还要讨厌的存在吧?

    乔陌漓看着被架着过来的黛西,厌恶无比地横了她一眼,“解药呢?拿出来吧。”

    黛西面无血色地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戴维,看着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他此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不由的悲从心来。

    这个男人贪恋着她的身体,且不说他是真爱自己也好,还是为了出气也罢,到底是因着自己失去了性命。

    而自己呢?只怕一等交出解药,只怕等着她的,是跟戴维一样的暴尸荒野的下场吧?

    不!

    想到这儿,黛西原本绝望的眼神变得疯狂起来!就算她是脚底泥,就算她跟乔念恩提鞋都不配!也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这条命就算再贱,也一定会拖着她下地狱的!

    没错,她这辈子投错了胎,没有权势赫赫的爹地,也没有出类拔萃的哥哥,但就算这样又怎样?她乔念恩还不是要跟着她一切,悲惨的死去么?

    呵呵呵!黛西想通了这点,反而仰头大笑了起来,表情疯狂无比,声音高亢又尖细,“没有解药,从来就没有解药!我就是要让她死!反正我是贱命一条,黄泉路上有她当陪葬,值了!”

    看着眼神疯狂的黛西,乔陌漓眼中流露出满满的嫌恶,他知道人性本恶,却没想到她会恶到如此地步!这个女孩看上去年纪还不怎么大,眼里却早已经蓄满了风霜和险恶,而且,早已无药可救!

    “黛西,你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不说是吧?呵呵,我自然有办法让你说出真话,就是不知道你这把骨头受不受得打!”乔斯洛说着就抬脚踹了过来,将黛西踹得狼狈地摔倒在地。

    温热的鼻血从黛西的鼻孔中淌出来,比这更要惊悚的,是戴维的尸体就在黛西眼前不足三寸的地方。猩红的鲜血混着白花花的脑—浆,浓重的血腥味扑入黛西的鼻端。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令黛西不寒而栗,不行,她绝对不会就这么屈服的!既然怎样下场都是死去,她一定要拖着乔念恩跟她一块儿赴死!

    黛西扭过头,眼神怨毒地看向乔斯洛,歇斯底里冲乔斯洛嘶吼着,“你打死我也没有用!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更没有什么解药!”

    “是么?居然还嘴硬!看来要用钳子才能把你的嘴巴给撬开了!”乔斯洛说着,抬脚又想踹向倒在地上的黛西。

    看着乔斯洛凌厉袭来的重脚,黛西害怕地闭上眼睛,却始终不肯松口,“没有就是没有,你就算打死我,也是没有!”

    “斯洛,住手。”乔陌漓及时制止了乔斯洛的动作,淡淡说道,“不用急着这一时,先把她带回去,再好好审问。”

    乔斯洛刚被黛西激怒的怒火这才算平息了些,收回踹出去的脚,转身冲自己手下道,“把她带回去!”

    “是!”两名手下将倒在地上的黛西给捞了起来,重新架起她,将她扔在一辆车内,跟着乔陌漓的车队朝乔家别墅开去。

    车内,黛西的鼻血不停往下淌,身体因为疼痛颤—栗不止,浑身如堕冰窟般冰冷不已。她知道,她即将面临的,是更加血腥冷酷的惩罚。

    黛西的手被牢牢捆—绑着,感受着血液从自己体—内渐渐流失,似乎生命也跟着一点点消散似得。

    她怏怏闭上眼睛,无所谓,反正她就快要死了,有乔念恩陪着下地狱,感觉也不错呢!

    车子稳稳朝前开着,乔陌漓归心似箭,一个劲儿催促司机,“快些,再快些。”

    此刻的乔陌漓急着把黛西给带回去,希望能够撬开她的嘴,尽快拿到医治乔念恩的解药。

    乔斯洛跟乔陌漓坐在同一辆车上,他面色阴沉似海,心里在筹划着,该如何才能让咬紧牙关死不开口的黛西交出解药。

    突然,从对面开过来两辆越野车。它们原本平稳地朝这边驶来,等看清乔陌漓就坐在驾驶位旁时,居然加大了油门,朝乔陌漓坐的车子撞了过来!

    “爹地,小心!”

    “嘭!!”

    乔斯洛的叫喊声在车辆的碰撞声中响起,夹杂着车轱辘剧烈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响,两辆越野车居然将乔陌漓坐的车子给逼停了下来。

    “爹地,你没事吧?”惊魂未定的乔斯洛连忙看向乔陌漓。

    毫发未伤的乔陌漓摇摇头,“没事,一场虚惊而已。看来刚才我还是太仁慈了,不应该放走戴维的那些手下,不然也不会招致他们的疯狂报复!”

    乔陌漓说的没错,开车来撞乔陌漓的,正是戴维的手下竹高!

    竹高被放走后,心里对乔陌漓十分的怨恨,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老大就像只蝼蚁死的被乔陌漓射杀,刚被放走就纠结了不少手下,开车来堵截乔陌漓,打算给戴维报仇。

    看到自己开的吉普车顺利将乔陌漓的车给逼停,竹高的心里十分痛快,他推开车门跳下来,冲车内自己带着的那些手下道,“给我死命的开枪,把乔陌漓给我打成筛子,给老大报仇!”

    随着竹高的话音落下,他带来的手下们纷纷开枪,砰砰的枪声大作,朝乔陌漓坐着的加长林肯射去。

    飞射的子弹一枚枚打向那辆林肯车的车身,却毫不例外的全部被反弹了出去,不要说被打穿,就连丝丝弹痕都没有被留下。

    车内,乔陌漓看着这帮不自量力的亡命之徒,黑着脸摇摇头,冲乔斯洛说道,“原本不想夺他们性命的,然而他们不肯惜命,那就送他们上路吧!”

    “好!”乔斯洛点点头,“爹地,刚才我们就应该斩草除根的,不过现在也不晚!”

    说着,乔斯洛就回头冲自己的手下招招手,冷血地下了道命令,“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