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乔陌漓遭遇报复!

    跟在乔斯洛车后的那些手下们跟着跳下车,以防弹的林肯车为掩体,开枪跟竹高率领的那帮人对射了起来。

    枪声大作四起,子弹擦着火舌对射乱发,双方的人手各有伤亡,枪战仍在公路上血腥上演着。

    过了好一会儿,竹高带来的弹药就严重入不敷出,而乔陌漓的手下们却丝毫没有这种顾忌。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为着支援乔斯洛而来,车里带着足够的弹药。

    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下去,竹高眼睛变得血红狰狞,可眼下形式不如人,再这么耗下去,只怕自己也要交代在这儿!

    权衡再三,竹高只好狼狈地跳上其中一辆吉普车,冲仍在举枪射击的手下厉声吩咐道,“都给我顶住,来几个人帮我去取弹药!”

    疲于应付乔陌漓那边枪火的匪徒们见竹高开走了其中一辆车,知道大势已去,听到竹高招呼人去取弹药,当即把手中的枪丢在地上,纷纷朝那辆吉普车攀爬了上来。

    竹高这下傻了眼,没想到这帮蠢货居然都这么机灵!他赶紧踩下油门,厉声叫骂着,“都给老子顶住!老子只是回去取弹药,很快就会回来,你们这些蠢货,别特么给老子丢脸!”

    然而在生死存亡的档口,几句叫骂并不能阻止竹高那些手下逃命的决心,他们压根不肯听竹高的呵斥,一门心思朝吉普车上爬去。

    而对面跟竹高的人对射的乔斯洛的手下则纷纷看傻了眼,不敢相信这帮人居然会临阵脱逃,一心只想爬上那辆被撞得车头都凹下去的烂吉普车。

    “一帮乌合之众!”乔陌漓冷眼看着这帮跳梁小丑,淡淡下了道命令,“既然他们自找死路送上门来,就别怪我冷血了!给我继续打,全部射杀干净!”

    “没错,一个都不能留,免得贻害无穷!”乔斯洛跟着点头,对自己的手下下了格杀勿论的死命令。

    枪声瞬间大作,变得比之前还要密集!往吉普车上攀爬的那些手下成了活靶子,被乔斯洛他们这边轻松击中,纷纷摔在地上,发出“哎呦哎呦”的惨叫声。

    甚至有些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击中了要害,直挺挺跌落下来,早已气息全无。

    竹高眼见着形势不利,自己的那些蠢货手下丝毫不知道反抗,完全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更是发了狠。

    他恶狠狠踩下吉普车的油门,扭—动方向盘想要甩掉车顶上那些仍在攀爬着的手下,想要尽快离开这个破地方。

    车顶的人见竹高丝毫不顾及他们的死活,跟着发了狂,纷纷捶打起竹高的吉普车窗,高声叫骂着,“竹高,你不讲道义,快停下来让我们进去!”

    “竹高,是兄弟就带我们一起走!”

    “竹高,我们都快被你害死了,早知道就不该跟着你来帮戴维报什么仇!”

    车顶的人后悔不已,车内的竹高也叫苦不迭。他突然就有些后悔起来,刚才就应该听米勒的话从长计议,而不是脑子一热就带着些人来围堵乔陌漓!

    然而此刻并不是后悔这些的时候,吉普车可没有乔陌漓那辆防弹车耐操,很快被车顶的那些家伙给捶碎,玻璃四溅飞崩开来,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大片的碎玻璃朝着竹高当头罩面砸下来,很多细碎的碎片更是直接刺—入了竹高的眼睛,令他当即痛呼一声,拼命用手去挠,“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到了!”

    刺目的鲜血从竹高的眼中淌下来,不管他如何用手抓挠,都无法抓出眼中的碎片,而吉普车因为脱离了他的掌控,无头苍蝇般打着转,直到撞到石墩才停了下来,发出震天的声响。

    双眼痛得快要死掉的竹高知道车子被撞停,摸索着推开车门,狼狈地跳下来,脚下一个失重,掉入了石墩外的海水中。

    哗啦啦的水花四溅,竹高连呼救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沉入了水中,渐渐看不到身影。

    而车上剩下的几名手下见势不妙,纵身一跃,跟着跳入了水中,潜水逃命去了。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乔陌漓嫌恶地眯起眼睛,“开车。”

    加长林肯缓缓启动,小心地避开了地上的几具尸体后,这才加速往前行驶,离开了这片血腥之地。

    等他们离开后,在水底下潜了许久的竹高才狼狈不堪地爬了出来,他的眼睛经过冷水的冲洗,勉强能够看到些东西,摇摇晃晃朝着远方走去,很快消失在了满是死尸的马路上。

    杰克在医院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乔陌漓已经离开了那么久,却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行,他必须得去看看!

    想到这儿,杰克大步朝外走着,刚走两步,就看到挺着大肚子的阮小菊远远走了过来。

    他连忙走过去搀扶着阮小菊,“都说让你不要过来了,你怎么又来了?”

    如今的阮小菊孕味十足,眉眼里蕴藏着母性的光辉,她被杰克扶着坐在长椅上,这才有些微喘地说道,“还好啦,医生让我多走动些,这样对宝宝好呢。而且我担心念恩的安危,在家里压根就坐不住。”

    杰克伸手摸了下阮小菊的肚子,“这几天他有没有闹你?乖不乖?”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踹了下,连忙低下头,看到阮小菊的圆滚滚的肚子鼓起了一块小脚丫的形状。

    阮小菊赶紧用手去抚摸着那块隆起,柔声说道,“宝宝乖,没事的哦,爹地只是想要看看你乖不乖呢。”

    说来也怪,窝在阮小菊肚子里的小家伙有了她的安抚,很快就安分了下来,阮小菊鼓起的肚子跟着收了回去,变成圆滚滚一团。

    杰克听到阮小菊说爹地这个词,心里涌过一团暖流。他突然就明白了之前为什么爹地不让自己去接应乔斯洛,因为他有了老婆和孩子,有了牵挂,照顾好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只是他不能这么自私,杰克想到乔陌漓一直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般对待,如今他们在外面生死未卜,自己绝对不能因为有了老婆孩子而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