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杰克重伤昏迷!

    而惊魂未定的米勒逃出包围圈,看着竹高就死在自己面前,当即不敢犹豫,拔腿飞奔起来,在枪声大作中很快跑得不见了踪影。

    乔斯洛只顾着查看杰克的伤势,没让人继续去追捕逃脱的米勒,而是命令手下戒备起四周,“迅速警戒起来,把黛西关进地牢,其余的人跟我去医院!”

    当即就有几个人跳出来,将中枪的杰克抬上了加长林肯车,乔斯洛跟乔陌漓跟着坐了上去,车子快速朝医院赶去。

    阮小菊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突然右眼皮就猛跳起来,一阵的心神不定。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感觉到了似得,开始不安分地踹她的肚子。

    她连忙轻拍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柔声哄着,“宝宝乖,宝宝不踢妈咪哦。”

    正说着,凌司夜大步从外面走过来,看到病房外只坐着阮小菊一个,奇怪地问道,“怎么只有你自己在这里?他们呢?”

    阮小菊想到杰克走之前说的,连忙解释道,“听说已经抓到了黛西,不过有个叫戴维的来劫人,他们都赶去处理了。”

    听了这话,凌司夜心里一跳,“抓到黛西了?太好了,我过去看看!”

    这些日子以来,凌司夜一直担忧着中毒昏迷的乔念恩,无数次祈祷着她能尽快苏醒。只是孙元在没搞清毒药的成分前,不敢贸然给乔念恩配药,生怕会加重她的病情。

    如今听到阮小菊说黛西被抓,没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能令凌司夜高兴开怀的了,当即他就转身大步朝医院外走去,迫不及待想要从黛西那里拿到解药。

    只是凌司夜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乔陌漓和乔斯洛从车上跳下来,身后跟着两名抬着杰克的手下。

    看着胸口鲜血淋漓的杰克,凌司夜连忙抢上去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他替爹地挡了子弹,现在还不知道伤势如何,需要尽快取出那枚子弹才行。”乔斯洛边说边脚步匆匆的将杰克往急诊室送去。

    凌司夜连忙跟上,边走边关切地问向乔陌漓,“乔叔叔,你没事吧?”

    “嗯,没事。”乔陌漓心不在焉地回答了句,快步跟着乔斯洛往里走着。

    几名手下将杰克送到急救室内,乔斯洛搓着手在外面不停走来走去,他胸前有大片的血迹,是刚才帮着抬杰克时,被杰克的鲜血给晕染成的。

    乔陌漓拧着眉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看向凌司夜,“不要把杰克受伤的事情告诉小菊,她马上就快生了,不能过于担心。”

    凌司夜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却看到阮小菊脸色苍白的就站在他的身后。

    “小菊?”凌司夜惊讶地喊了声,不忍心去看阮小菊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似乎下一秒她就会昏过去似得。

    乔斯洛和乔陌漓也愣住了,怎么都想不到阮小菊竟然会跟在他们身后。

    “小菊,你怎么会在这儿?”乔斯洛大步朝阮小菊走去,又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身上那些血渍,连忙又转身扭了过去。

    阮小菊眼中蓄着泪花,却只是那么蓄着,并没有滚落下来。

    她刚才是追着凌司夜出去的,却看到了令她差点窒息的一幕,刚才还温柔抚摸着她肚子里孩子孩子的人,此刻却四肢沉沉地被人抬了回来,胸前有大片大片刺目的鲜血,看上去很是吓人。

    看着那样的杰克,阮小菊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再也抬不动脚。她无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不,那不是杰克,一定是她看错了!他刚离开了一会儿而已,不可能变成这样的!

    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乔斯洛他们,就算阮小菊一百个想要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都是事实。

    等乔斯洛他们匆忙朝急诊室走去时,她连忙失魂落魄地跟上,好几次差点摔倒在路上。

    走向急诊室的路很短,阮小菊却觉得自己仿佛走了一生那么漫长。

    等好不容易看到杰克被送进急救室,阮小菊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杰克中枪了!

    泪花模糊了阮小菊的视线,她却固执地不肯让泪水滚下来。没事的,杰克只是受了伤而已,医生很快就能医好的,她有什么好哭泣的?!

    她就那样默默站在角落里,焦急无声地等待着有好消息传出来,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直到凌司夜发现了她。

    看着脸色很不好看的阮小菊,乔陌漓跟着走了过来,歉意地看向阮小菊道,“小菊,都是我的错,如果杰克不是为我挡子弹的话,他就不会中弹的。”

    阮小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愧疚不已的乔陌漓,慢慢摇了摇头,“乔叔叔,杰克早就把你当成了他的亲生父亲,我想不管是什么样的危险,他都会想要替你拦下来的。”

    乔陌漓无声地叹了口气,扶着阮小菊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来,小菊,你先坐一会儿。有医生在,我相信杰克会没事的。”

    “嗯,我也相信。”阮小菊细声细气地说着,仿佛这样说了,杰克就会生龙活虎地苏醒过来似得。

    乔斯洛和凌司夜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担忧不不已的阮小菊,索性就没再出声,而是默默站在一旁,焦急等待着手术结束。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阮小菊觉得自己快要耗光所有耐性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急诊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

    阮小菊连忙从长椅上站起来,快步朝医生走去,“大夫,杰克他怎么样了?”

    乔陌漓赶紧伸手过去,细心地搀扶着阮小菊,“小心,别动了胎气。”

    然而此刻阮小菊满心记挂的都是杰克的安危,压根顾不上自己,只顾着一个劲儿问着医生,“大夫,他没事是不是?很快就会好起来是不是?”

    医生却摇摇头,摘下口罩说道,“那枚子弹射入了他的胸膛,距离心脏只有几个微米的距离,情况十分的危险。我们已经止住了出血的状况,不过病人的病情十分不乐观,如果能够挺过危险期,才是真正的转危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