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阮小菊生产…

    等医生把话说完,阮小菊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似得,她急切的抓着医生的手,“大夫,拜托你们好好医治他,拜托你们了!”

    阮小菊恳求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形软绵无力地朝后倒去。

    乔斯洛一个健步上去扶住阮小菊,这才发现她竟然昏厥了过去,连忙焦急地看向急诊医生,“大夫,快给她看看!”

    医生眼见着挺着大肚子的阮小菊在自己的面前昏倒,当即不敢多耽搁,连忙指挥着乔斯洛他们,“赶紧把她抬到病床上去,小心不要碰到她的肚子。”

    等他们将阮小菊抬到病床上,医生仔细给阮小菊检查了一番,面色沉重地看向乔陌漓一行人,“孕妇的情绪波动十分剧烈,对腹中的胎儿影响很大。现在孕妇体—内的羊水十分浑浊,随时都有临产的可能。”

    乔陌漓紧紧皱起了眉头,“这……孩子还不足月,杰克还躺在急救室里呢,大夫,无论怎样,你都要确保她们母子俩的平安!”

    “可是……”医生为难地抬起头,毕竟生产这件事,谁也不能百分百确保产妇安全的。

    “没有可是,除非你们医院不想开门!”乔陌漓不容置疑地撂下这句话,大步离开急诊室门口。

    他急着把阮小菊快要生产的事情告诉给颜汐落,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生儿的东西要准备的。毕竟他们几个都是大男人,压根应付不了眼前的情况。

    等乔陌漓找到颜汐落后,告诉她阮小菊临盆在即,顿时令颜汐落惊慌,匆忙就朝着阮小菊所在的病房赶去。

    颜汐落脚步匆匆得来到阮小菊所在的病房,怜爱地看着人事不省的阮小菊,用手拂了下她的头发,“可怜的孩子,眼看着就要临盆了,杰克却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没事,有妈咪在。”

    刚才颜汐落过来的路上,乔陌漓已经将杰克为他挡枪中弹的事简单说了一遍,令颜汐落很是激动不已,如今见到了昏迷着的阮小菊,更是心疼的直掉眼泪。

    冰冷的泪水从颜汐落眼角滑落,滴在阮小菊的手背上,她的睫毛掀动了几下,慢慢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细声喊着颜汐落,“颜阿姨……”

    “傻孩子,你都快要生了,还叫阿姨呢?应该跟杰克一样叫我妈咪啊!”颜汐落说着将眼中噙着的泪花收起来,生怕阮小菊会跟着落泪,柔声安慰着她道,“你不用为杰克担心,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阮小菊点点头,“嗯,我不担心,他身体那么好,肯定会没事的。”

    其实阮小菊心里担心的不行,可是她死死把这种担心给压在了心底,生怕自己一旦说出来,就会变成不好的事实。她坚信杰克一定能够挺过这道难关,一定可以的!

    阮小菊在心里默默重复着杰克一定会好起来,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她波动的情绪,不安分地开始挥舞起了手脚。

    感受到宝宝的律动,阮小菊把手放在肚子上,轻轻安抚道,“宝宝乖,我们再坚持下,等爹地苏醒过来好不好?他一定想亲眼看到你出生呢!”

    然而这次阮小菊肚子里的宝宝却没有听话,而是继续拳打脚踢着,令阮小菊痛呼失声,连忙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乖,宝宝会等爹地呢,不要闹好不好?”

    一旁的颜汐落紧张地问向阮小菊,“肚子是不是很痛?是要生了吧?”

    阮小菊痛得额头沁出冷汗,嘴唇跟着变得苍白不已,声音微弱道,“好像是,阿姨,我的肚子,肚子好痛,宝宝不肯听话了,好痛。”

    颜汐落猜到阮小菊应该是要生了,赶紧跑出病房大声喊着医生,“大夫,大夫,快来看看,她要生了!”

    随着颜汐落话音落下,就有医生带着几名护士匆匆跑了过来,仔细给痛得说不出话来的阮小菊检查了下,推着她就往手术室奔去,“家属快让一让,产妇已经临盆在即,宝宝很快就要出生了!”

    颜汐落连忙让开路,等护士推着阮小菊进了产房,这才焦急地在外面走来走去,不时问向始终守在病房外的乔陌漓,“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了,大人和孩子都平安么?”

    “老婆,你先坐下来歇一歇。你这样走来走去的,我的眼睛都被你给晃花了。”乔陌漓扶着焦急不已的颜汐落,心里对即将出世的小宝宝十分的期待。在念恩和杰克都躺在病床上的这样愁云惨淡的时刻,新生命的降生,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颜汐落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于心急,然而却怎么都静不下来心,紧紧拽着乔陌漓的手,“老公,如果杰克现在就醒了该有多好?他一定会想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世的!”

    “放心,”乔陌漓轻轻拍着颜汐落的手,“杰克很快就会醒来的。”

    说着,乔陌漓看向距离阮小菊生产的产房不远处,那里住在仍处在危险期的杰克,很是揪心不已。因为乔陌漓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杰克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够挺过来。

    漫长的产程一秒秒度过,坚强的阮小菊躺在冰冷的产床上,浑身早已经被痛彻心扉的汗水给浸得湿透。不过她始终一声不吭地坚持着,勇敢地配合着助产士的口令,用尽所有的力气等着孩子的降生。

    这是她和她最爱的男人生得孩子,就算用尽她所有的力气,她也会把他平安带到世间的!

    阮小菊的体力一点点透支,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撑不下去时,听到了一声响亮地啼哭声。

    这声清脆地婴儿啼哭唤醒了趋将昏厥地阮小菊,她艰难地抬起头,模模糊糊看到助产士把一个丑丑的小东西抱过来她身边,“恭喜,是个大胖小子呢,你瞧,多可爱!”

    阮小菊无力地点点头,低声轻喃道,“杰克,给杰克看看孩子。”

    此刻地阮小菊疲累的连动手指头地力气都没有,不过心里仍是记挂着杰克地安危。她觉得自己听到孩子的哭泣都能振作起来,杰克可能也会被他们孩子的啼哭给唤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