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凌司夜的狠戾(1)

    只是如今她浑身没有什么力气,用尽所有的气力才说出这么句话,就累得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助产士听懂了阮小菊的意思,将刚出生的宝宝给包了起来,然后柔声说道,“好的,我会把宝宝交给你的家人,让他们带着他去看你丈夫。你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暂时休息会儿,很快就会有力气了。”

    听了助产士的话,阮小菊这才算放下了心,闭上眼睛陷入了昏睡。她只是太累了,就睡一小会儿,睡一小会儿而已。

    助产士将刚出生的宝宝抱了出去,守在病房外的颜汐落连忙迫不及待地接过来抱住,低头看向仍在襁褓中地婴儿,满脸的慈爱,“多漂亮的宝宝啊,像足了杰克呢。”

    说着,颜汐落就抬头问向助产士,“不知道小菊她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产妇情况一切正常,因为生产耗费了不少精力,暂时昏睡了过去,等体力恢复过来,很快就会醒来的,您放心好了。”助产士说完,将阮小菊刚才的嘱托重复了一遍,“对了,刚才产妇说,希望把孩子抱给她丈夫看一看。”

    确认了阮小菊安然无恙,颜汐落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连声答应着,“好!好!我这就把孩子给抱过去,小菊这边有劳你们多照顾下。”

    “你放心把,这是我们份内地职责。”助产士目送着颜汐落抱着孩子走进杰克地病房,这才转身朝着产房走去,处理后续的琐事。

    颜汐落爱不释手地抱着仍在襁褓中的宝宝,满心欢喜地走到杰克身旁,轻生说道,“杰克,快些醒来吧!你看看,你的孩子已经出生了呢,快醒来抱抱他!”

    只是等颜汐落说完,病床上的杰克始终无动于衷地躺在哪儿,并没有任何反应。

    病房内再度变得静悄悄的,唯有监测仪传来的有序的滴答声回响着。

    看着毫无反应的杰克,颜汐落的鼻头忍不住酸涩起来。如今他的孩子已经出生,而杰克却始终生死未卜,真是造化弄人啊!

    颜汐落越想越心酸,低头吻了下自己臂弯里的宝宝,很是为这个刚出生的宝宝心疼不已。他还那么的小,都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这个世界,爹地却昏沉沉躺在病床上,连抱都不能抱他一下。

    就在这时,原本还安静躺在颜汐落臂弯的宝宝,突然大声哭了起来,声音格外的嘹亮清脆。

    “宝宝乖,宝宝不哭啊,我现在就抱着你去找妈咪好不好?”颜汐落边说边抱着孩子准备离开,始终跟在她身后静默不语的乔陌漓突然出声道,“老婆,我刚才是不是眼睛花了?怎么看到杰克的手指动了下?”

    颜汐落连忙听下脚,转身看了过来,她怀里的新生儿仍在嘹亮的啼哭不已。

    很快,颜汐落就惊喜的发现,随着宝宝的哭声,杰克的手指居然微微颤抖着,虽然动作缓慢,不过却仍是能看清楚在抖动着。

    “真的,他的手指真的动了!太好了,老公,快去喊医生过来!”颜汐落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孩子靠近杰克,哽咽地呼唤着,“杰克,你快醒醒啊,醒来看看你的宝贝儿子,他那么乖那么可爱,和你长得很像,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啊!”

    伴着颜汐落的呼唤,她怀中的孩子哭的越发大声起来,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在呼唤自己重伤昏迷的爹地醒来似的。

    乔陌漓很快把医生给喊了过来,经过医生的一番仔细检查,十分开心地宣布道,“真是太好了,患者已经挺过了危险期,随时都可能醒来。”

    医生的话犹如炎炎夏日里的一道甘霖,令乔陌漓和颜汐落喜极而泣。颜汐落继续抱着孩子柔声呼唤着杰克,“杰克,你快些醒过来,看看你的儿子,他在等你抱他呢!”

    “是啊,杰克,快点醒来吧!小菊还躺在病房里,等着你赶快醒来呢。”乔陌漓跟着说道。

    随着他们的呼唤,监测杰克的仪器终于开始向平稳值递增,而杰克的手指也跟着越动越频繁……

    乔家别墅。

    夜色深沉,稀疏的星光挂在惨淡的天幕上,照着乔家别墅一角的一个高大铁笼内,里面似乎躺着一个女人。

    冷风吹过,刮骨的湿寒,黛西悠悠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铁板,双脚被铁链给捆缚着,一动就哗啦啦的响。

    她觉得自己像死过了一次似的,浑身痛的不行,脸上也干涸的厉害,估计是之前那些鼻血早已经凝固了吧?

    黛西试探地伸出手,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并没有被捆缚起来。她连忙撑着手臂坐起来,看了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高大的铁笼内。

    周围有刺鼻的骚臭味传来,黛西猜想,这里之前应该是关那种藏獒的狗笼。

    乔家的人是在用这种方式羞辱她么?黛西粲然笑了下,呵呵,她都快死了,还怕什么羞辱呢?原来那些姓乔的手段也不过如此而已,她还以为有什么大能耐呢!

    黛西慢慢坐起来,肚子里传来一阵阵饥肠辘辘的咕咕声,她皱着眉头揉了下肚子,心里突然就火了起来,左右都是不会放过自己,要杀就杀好了,起码让自己做个饱死鬼啊!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几缕淡淡的鸡腿香,传到黛西的鼻端,令她更是饿得不行。

    “饿了?”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森寒的犹如从地狱传来似的。

    黛西有些惊恐地抬起头,撞入了一双幽寒的冷眸,深邃而又致命。

    就是这双眼睛,深深吸引着黛西,令她忘记了一切,宛如扑火的飞蛾,只想着投入那汪清泉,温暖里面的霜寒。

    那双眼眸的主人,正是黛西心心念念的凌司夜。他原本守在医院里,得知杰克已经挺过了危险期,就立即驱车赶来了乔家别墅,要亲自审问黛西,从她手中拿到解药。

    黛西不明白凌司夜为何会出现在乔家,但是能在这时见到他,黛西只觉得激动不已,伸出双手想要触摸铁笼外凌司夜的衣角,“凌司夜,你是来看我的,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