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都862章他喝口解药,吻上她的唇…
    都862章他喝口解药,吻上她的唇…

    幸好她之前并没有销毁那些解药,而是就近埋在了半山腰的一块巨石下,希望她还能记清位置,顺利找到那些解药!

    夜风渐渐变得厚重起来,刮的山林间的草木不停招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黛西沿着山脚下蹒跚地走着,好几次因为光线不明的缘故,狠狠摔倒在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朝自己印象中的位置走去。

    她必须争分夺秒,这才能确保在毒性发作前,顺利拿到解药!

    齐人高的荒草很快被黛西踩出一条路出来,她觉得自己走得都快走不动了,这才来到靠近港口的山脚下。

    当时她跟着戴维来过这里,然后谎称要去小解,顺手将那包解药给埋在了一块蟹脚样的石头下,如今想来真是一阵阵后怕。幸好,幸好她当时没有一时冲动把解药给扔了!

    黛西站在山脚下看了好一会儿,惊喜地发现当时那块蟹脚样地石头就在自己前方不远,浑身流失的力气再次涌了上来,手脚并用的朝着那块石头所在的半山腰爬起。

    等黛西爬到半山腰时,早已经累得精疲力尽,她来不及喘—息,伸手在石头下摸索了好一会儿,手指终于触到了塞在石头下的一个塑料包。

    她欣喜地掏出那个塑料包,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了下,发出一阵欢呼声,“哈哈,终于被我找到了!凌司夜,你不是想让我死去么?呵呵,可惜还是棋差一着,等我吃下解药,躲起来看乔念恩怎么死!”

    说着,黛西就抖擞着手解开那个塑料包,打算把里面的解药给吞下去。

    正在这时,她手中的解药却突然被人给抢了去,凌司夜森冷的声音凭空响起,“是么?”

    情势的突变令黛西差点吓死过去,她慌忙抬起头,才发现凌司夜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将那包解药慎重地收进口袋里。

    “凌司夜,解药,把解药给我!”黛西伸手去找凌司夜讨还,却被凌司夜冷睨里下,“你根本就没中毒,要什么解药?”

    “不,不可能的,我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而且,你不是让我喝下了乔念恩的毒血么?”黛西说着握着自己的喉咙,觉得那里一阵的发紧。

    凌司夜冷哼一声,“你怎么配喝念恩的血,哪怕是毒血也不会给你这样的恶毒的女人喝!那些是孙元叔叔根据你的毒药调配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毒性,只是麻痹神经而已!”

    “所以……所以你是在骗我?”黛西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自己居然上了凌司夜的当?

    “哼!你配么?”凌司夜揣着解药大步离去,走之前没忘了叮嘱自己的手下,“把她丢给虎儿吧,也算物尽其用。”

    “等一等,凌司夜,虎儿是谁?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黛西惶恐的呼声不停传来,却越离越远,因为凌司夜已经快步离开,朝着医院赶去。

    他之前从乔斯洛嘴里知道,黛西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宁死也不肯交出解药。

    为了顺利从黛西那里拿到解药,凌司夜不惜撒了个谎,故意从医院买来血袋,然后将孙元配置好的解药给放了进去,造成黛西中毒的假象,然后悄无声息地跟踪黛西,这才顺利拿到了解药。

    如今凌司夜揣着这包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解药,快速朝着医院赶去,打算交给孙元,等确认是解药无疑,就给念恩服下。

    凌司夜将车子开得飞快,很快赶到了医院,孙元早已经在实验室等了很久,看到凌司夜回来立马迎了上去,“怎么样?拿到解药了么?”

    “拿到了,麻烦孙伯伯看下,这个是不是真正的解药?”凌司夜将从黛西手中夺过来的解药交给孙元,等着他确认自己拿到的是不是真解药。

    孙元连忙接过那包药粉,取出点放入了之前就调配好的试剂里,等着看那些药剂的反应。

    其实这些天孙元已经调配出了解药,只是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并没有敢给乔念恩服用,生怕加重了毒药的药性,反而弄巧成拙。

    尤其是听到乔斯洛将投毒的黛西给抓了回来后,孙元觉得更应该慎重,最好从黛西那里拿到解药,这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如今那包解药已经拿到,孙元这才算放心下来,他静静看着那些试剂,只见原本黑浊的颜色渐渐变得澄清起来,这才肯定地点点头,“不会错的,这个就是真正的解药!快拿去喂给念恩服下吧。”

    “太好了,谢谢孙伯伯,我这就去给念恩服下!”凌司夜连声道谢着,得到了孙元的确认,凌司夜这才放心下来,他拿着那包药粉,大步朝着乔念恩的病房走去。

    这些天来,凌司夜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乔念恩安然无恙地醒来。如今他拿着那包解药,觉得手上有千金般沉重,因为那包小小的药粉,如今承载着乔念恩康复的希望,承载着他后半生的幸福!

    很快,凌司夜就走到了病房内,他深情地看着宛如睡美人般的乔念恩,牵起她消瘦苍白的手低喃着,“宝贝,马上我就喂你吃下解药,你很快就会醒来了,这些天你受苦了。”

    只是不管凌司夜如何深情的低喃,躺在病床上的乔念恩始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半点反应都没有。

    凌司夜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他将那包药粉用温水冲开,然后抱起躺在病床上的乔念恩,含着冲开的解药,含情脉脉地吻上了她的唇。

    凌司夜炙热的唇印上乔念恩毫无反应的唇瓣,感受到她的冰冷,心里很是刺疼不已。

    这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孩,却昏昏沉沉躺在病床上那么久,独自承受着病毒的侵蚀。

    凌司夜的心头滑过一丝愧疚,他灵巧地撬开乔念恩的舌头,把噙着的解药一点点过渡到她的嘴里,耐心地等着她一点点咽下去。

    病房内格外的静怡,阳光从窗口投过来,洒在拥着乔念恩的凌司夜身上,投下来的阴影将脸色苍白的乔念恩整个笼罩起来,宛如一处避风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