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宝贝是不是在想我?

    病房内很快就只剩下了杰克和阮小菊,还有被阮小菊抱在怀里的小家伙,格外的安静。

    看着眉眼温柔的阮小菊,杰克歉意地打破了沉默,“这些天,辛苦你了。”

    阮小菊抬起头,目光柔和地看着躺在那里的杰克,他还是一如往昔的帅气,丝毫没有被这些天的沉睡影响。尤其是他那双深邃刚毅的眼神,每每总是令阮小菊沉迷不可自拔。

    此时的阮小菊觉得自己周身都被杰克的气息所环绕,心里犹如小鹿乱撞般怦怦怦跳个不行。她暗自懊恼自己太没有定力,只是被杰克这么看一下而已,怎么心就乱跳不已呢?

    就在阮小菊胡思乱想的时候,始终等不到她回答的杰克扬起唇角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居然又神游天外去了。哦不,现在的她不再是青涩的小丫头,而是为他生下孩子的熟透了的蜜—桃。

    杰克静静倚在病床前,看着抱着孩子的阮小菊,以前的她处处透着羞涩,如今却因为孕产,整个人镀上了层母性的光辉,尤其是近在眼前的呼之欲出的白—皙胸口,令杰克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该死!

    杰克在心里低咒一句,原本冷峻的脸庞掠过一抹可疑的绯红。真是该死,他居然只因为看到阮小菊的胸口,身体就起了反应?!这是有多饥—渴?

    重重喘—息了下,杰克试图缓解心中的那股子骚动,清了下嗓子道,“来,给我看看小家伙。”

    阮小菊这才稍稍恢复些神智,抱着孩子往杰克身边靠了靠,“你看,他的眉眼跟你真的很像呢。”

    然而杰克的眼神却变得飘忽不已,看着是在端详孩子,眼角的余光却全落在了阮小菊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胸口。

    阮小菊因为正在给宝贝喂奶,胸口鼓得很高,杰克突然感觉口感舌燥。

    天,他一定是昏迷了太久,才会变得像个毛头小子似得饥—渴!

    清风徐徐从窗口探入,吹拂着静默不语的两大一小,却丝毫不知道杰克平静的面容下,掩藏着的蠢蠢欲动。

    傍晚。

    乔念恩从医院内走出来,站在大门口等着凌司夜来接自己。

    这些天她推掉了凌司夜一切的约会,如今杰克已经苏醒了,她终于能放心地跟他去共进晚餐了。

    乔念恩无聊地站在原地,仰头看向远处被晕染成霞红的半边天,心里幽幽升起一抹轻叹。

    其实今天阮小菊无意中的一句话,到底还是拨动了乔念恩心中那根敏—感的弦。

    如果不是上次的意外,她的孩子现在早已经呱呱坠地了吧?只是可惜自己没有这个福气,没能留住她和凌司夜的第一个孩子……

    乔念恩在心里默默想着心事,右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眼里流露出一抹期待。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喊你都没有听到。”凌司夜的声音在乔念恩耳畔响起,宛如潺潺清泉。

    乔念恩连忙转过身,这才发现凌司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身旁。她仰头给他一抹灿烂的笑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凌司夜用手揽住乔念恩的肩膀,拥着她朝不远处停着的车子走去,“都来了好一会儿了,就看到你愣愣的在出神,是不是在偷偷想我?”

    乔念恩被凌司夜的过度自信逗得低笑出声,“是啊,在想等下收到的花是什么样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凌司夜的豪车前,他伸手帮乔念恩拉开车门,然后从驾驶位拿出一束粉—嫩的香水百合,宠溺的冲着乔念恩笑道,“喜欢吗?”

    “喜欢。”乔念恩抱着花束上了车,低头看了眼刚收到的鲜花。

    只见粉—嫩的香水百合下环绕着浅绿的茎叶,暖黄的花蕊上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随着车子启动,花束跟着款摆不已,缕缕香气在车厢内弥漫开来,很是沁人心脾。

    这段日子她的病房简直被凌司夜送的鲜花给堆砌起来了,而且每天都不重样。娇嫩的鲜花人人喜爱,乔念恩自然也是不能例外的。

    “饿了没?想吃点什么?”凌司夜将车子开出医院,柔声询问着乔念恩的意见。

    乔念恩仍在低头摆弄着手里捧着的鲜花,“没什么特别想吃的,想吃你做的饭菜。”

    “没有问题,咱们先去买些你爱吃的食材,回来我做给你吃。”凌司夜说着,就将车子朝商场开去。

    两人有说有笑的买了些食材,然后驱车回到了凌司夜的公寓。

    乔念恩的身体刚恢复不久,煎烤油炸这些都不能吃,凌司夜特意买了只甲鱼,然后放入香菇、冬虫夏草和瘦猪肉这些一起熬煮。这道汤菜美味可口,有补血滋阴,大补虚耗的作用。

    之前凌司夜只会做些最简单的饭菜而已,如今为了帮乔念恩调养身子,他俨然变成了养生专家,学会了很多食补调养身体的菜肴。

    新买不久的瓦罐在煤气炉上熬煮,慢慢溢出了香味,诱得人食指大动。

    “嗯,好香哦。”乔念恩深深吸了口气,冲凌司夜竖起大拇指,“最近你的厨艺是越来越厉害了呢。”

    “小馋猫。”凌司夜轻点了下乔念恩的鼻头,伸手将她整个人拥入怀中,将下巴埋在她柔滑的发丝内,“只要你喜欢,我每天为你洗手作汤羹都可以。”

    “偶尔一次就好了啦,你那么忙,还有什么事要做。总不能堂堂凌氏集团的总裁要每天做家庭煮夫的活吧?”乔念恩伸手覆上凌司夜环住自己腰身的手,觉得此时岁月是那么的静好。

    “我这辈子只为你做汤羹,其他人的看法跟我无关。”凌司夜霸道地说着,将乔念恩转身面向自己,低头吻上她娇嫩的唇瓣。

    她总是那样的甜美,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深深吸引着他,一分一秒都不想跟她分开。

    凌司夜轻轻覆上乔念恩的唇,小心翼翼生怕会弄痛了她似得。因为他知道乔念恩大病初愈,身体还十分的虚弱,不能受到半点磕碰。

    只是心里明明想着要轻柔些再轻柔些,可是一旦真的贴近她诱人的红唇,之前所有的理智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只想着将她整个人都拥在怀里,恨不得融入自己的骨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