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宝贝,我好想你…

    柏柔儿的变化连她的父母都感觉到了,因为她甚至都不跟他们说话,就连眼神也再不是当初的纯真,里面蓄满了冷漠和疏离感。

    面对自己女儿这么大的变化,柏林先生和柏林夫人除了长吁短叹,并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他们心里知道,除非璞儿重新回到柏柔儿的怀抱,否则她是永远都开心不起来的。

    柏林夫妇猜得没错,柏柔儿确实是在深深地思念着璞儿,甚至想再次回到之前那个海岛,和奥德莱住在一起。

    因为奥德莱之前承诺过的,会带她去找她的璞儿!如果不是中途被乔斯洛和连城将自己带离那里,现在的她肯定早就跟璞儿相见了吧?

    璞儿,她的璞儿……

    柏柔儿在心里默念和璞儿的名字,心里早已是思绪翻涌。过往的一幕幕往事在她眼前重现,令她整个面部表情都因为回忆开始变得扭曲。

    这些年,她对于乔斯洛来说,压根就是可有可无的路人,只因乔斯洛早已经将满腔的爱,献给了那个夺走她一切的连城!

    连城!都是连城!

    如果不是连城出现,她或许早已经嫁给了乔斯洛,成了令人尊崇的乔太太,享受着安逸的富庶生活!

    可是没有!

    自从连城出现,乔斯洛的整个心神就被该死的连城给夺去了!他的目光全部都在可恶的连城身上,甚至连半点余光都没有分给自己!她在乔斯洛眼中看到的,只有对自己的漠视和疏远!

    如果不是连城,自己又怎么会被奥德莱给盯上?又怎么会被奥德莱给夺去清白,令她再也没有勇气和信心去争夺乔斯洛的心?

    而现在,就在她终于认命,再也不去恋慕乔斯洛,只想领着自己怀胎十月才艰难生下的璞儿过完余生时,又是连城的缘故,她的璞儿才会被奥德莱给夺去!令她母子分离,到现在都看不到她的心肝宝贝!

    连城!都是连城!

    柏柔儿越想越气愤,她伸出手,重重攥着眼前的栏杆,手背因为愤怒暴起了一道道青筋,心里早已经燃起了滔天的怒火!

    她恨连城!甚至连着乔斯洛,都跟着恨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们多管闲事,现在的她早就跟璞儿团聚了,他们为什么要把她给带回来?!是不是压根就不想看到她好过?!

    不!凭什么好事都被他们给占了?!既然他们不让她好过,她凭什么不能反击?!

    柏柔儿的眼神开始变得狠戾,她从阳台上站起身,鬼魅般走出了自己家,悄然隐入了沉寂的夜色里。

    夜色浓重湿潮,就连浩瀚的海边都跟着裹上了浓重的迷雾,里面蕴意着厚厚的水气,连呼吸都变得湿漉漉的。

    一栋别墅静静矗立在海边,二楼亮着柔柔的灯光,里面的人还没有睡。

    这是乔斯洛的海边别墅,他最近忙着照顾乔念恩,基本很少回来,直到乔念恩完全康复,这才迫不及待赶了回来,回来见住在这里的连城。

    乔斯洛披着夜色赶回来时,连城刚刚睡下,她迷迷糊糊正准备入梦,就听到了沉稳的脚步声,都不用扭头去看,就知道是乔斯洛回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连他的脚步声都能分辨的清清楚楚。

    乔斯洛推开卧室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一大一小,心里变得踏实许多。他们是他的牵挂,亦是他漂泊停靠的港湾。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生怕会吵醒到已经睡着的仔仔。等到了床边,这才低声问着连城,“老婆,小家伙睡着了?”

    “嗯,晚上多玩了会儿,刚睡着不久,你不要吵醒他。”连城说着指了下浴室,“快去冲个凉吧,一身风尘仆仆的。”

    “好。”乔斯洛点点头,朝着浴室走去,随手关上了浴室的门。

    连城刚想继续迷迷糊糊地睡下,还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了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她睁眼看过去,只见乔斯洛从里面探出头来,帅气的冲她笑,“帮我拿条浴巾好不好?我忘了带。”

    连城困得都不想睁眼睛,不过既然乔斯洛都这么说了,她只好从床上慵懒地站起来,随便拿了条干浴巾朝乔斯洛走去,“呐。”

    只是连城没想到的是,她刚把手伸过去,就被站在浴室内的乔斯洛连浴巾带人都给拖了进去,并且快速关上了门。

    “啊!”连城低呼一声,原本的困意也因为乔斯洛突然的动作变得烟消云散。

    她不满地看着乔斯洛,“你要干嘛?”

    乔斯洛眼中暖暖的,搂着连城就跳入了放好温水的浴缸内,“宝贝,跟我一起洗澡!”

    连城连拒绝都来不及,就被乔斯洛搂着泡入了浴缸内,她低头看着自己被打湿的睡衣,控诉地看向乔斯洛,“我已经洗好了,乔斯洛,你真是过分,我衣服全湿透了!”

    “那就脱掉它。”乔斯洛说着,手上已经快速帮连城脱下了睡衣,声音沙哑不已,“城城,我们在这里做一次。我快要想死你了,宝贝。”

    她身形一软,差点滑倒在浴缸内。这个无耻的家伙,还骗自己给他送什么浴巾,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乔斯洛,别这样,仔仔在…”连城出声控诉着,可是早已变得晕红不已的脸庞,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致命的邀请。

    面对眼前娇滴滴的爱人,乔斯洛哪有心思跟她辩解什么,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连城蓝天暖玉般的玲珑身子上。

    “我轻一点…”

    随着他的动作,连城似一滩水般挂在他的身上,任他予取予夺。她的浑身都泛着有人的粉红着,偶尔从喉头溢出的声音宛如猫儿般慵懒。

    “宝贝,你准备好了么?”乔斯洛早已迫不及待,不过仍是以连城的感受为重,等着她全部的身心都为他打开。

    露骨的话令连城的心羞涩的怦怦怦直跳,她本能地想横乔斯洛一眼,然而眼神到了乔斯洛眼里,却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