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柏柔儿绑走仔仔!

    乔斯洛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连城,意识她不要太担心,“只要仔仔不是被奥德莱绑走的,暂时就不要担心太多。我想,是因为她找了璞儿那么久都没有找到,现在也想让我们也体会下失去孩子的那种焦灼吧。”

    “她…她只是恶作剧?”连城低喃着,努力想要说服自己。

    乔斯洛重重点点头,脚下却将油门踩得飞快,只想着尽快赶到柏林家。

    唯有亲手从柏柔儿手中要回仔仔,他的心才会安定下来。刚才之所以那么说,完全是不想让连城担心而已。

    他其实很早就发现柏柔儿的不对劲!

    车子载着乔斯洛和连城,飞驶在蜿蜒的公路上,很快就到了柏林家。

    乔斯洛和连城匆忙推开车门,敲响了柏林家的门,心里怦怦怦跳个不停,暗自祈祷着希望柏柔儿劫走仔仔只是纯粹的恶作剧而已。

    柏林家的门很快打开,柏林先生疑惑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乔斯洛和连城,第一句就问道,“是不是柔儿又去你们家胡闹去了?我现在就去把她给接回来!”

    这句话瞬间令乔斯洛和连城的心跌入了谷底,他们这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乐观,因为柏柔儿压根就没有回过家!

    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惧,都没有顾得上回答柏林先生的问题,径直朝柏柔儿的卧室走去。他们想要亲眼看看,柏柔儿是不是真的不在家!

    然而等推开柏柔儿的卧室后,他们原本满怀期待的心变得冰冷不已,卧室床铺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根本就没有被睡过的痕迹。

    柏林先生气喘吁吁跟着上了二楼,“斯洛,是不是柔儿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们什么都不说,只管往她卧室里跑呢?”

    “柔儿她拐走了仔仔,这件事很可能跟奥德莱有关,我现在立即调集人手,去各大机场和码头进行搜捕!”乔斯洛沉痛地说着,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命令手下们严加搜索各个交通要道,一旦发现柏柔儿活着奥德莱的踪迹,立即将他们拘捕带回!

    柏林先生被乔斯洛的话惊愕的满头是汗,“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柔儿她这么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她恨死了奥德莱,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

    然而此刻乔斯洛和连城都没有任何心思回答他任何问题,他们匆匆告辞离开了柏林家,一心只想着尽快布控,好及时找到被拐走的仔仔!

    他们调集了几队特种兵,然后在m国的水路空各个航线布控,严格核查各种离境人员,弄得m国一时风声鹤唳,还以为发生了重大凶杀案或者恐怖袭击呢。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乔斯洛和连城焦灼地带着人,从上午一直寻找到夜幕降临,却始终没有发现半点柏柔儿和仔仔的踪迹。

    他们的心早就因为不见了仔仔变得疲惫不堪,却丝毫不肯松懈半点,生怕有半点的疏忽,就会错失掉仔仔的踪迹!

    就在连城和乔斯洛发了疯似得寻找仔仔时,柏柔儿早已经带着昏迷的仔仔快速潜入了一条渔船,并且顺利将他带离了m国。

    这些日子,柏柔儿的精神早就因为找不到璞儿变得昏昏沉沉,她从一次次的失望中变得绝望,整个人变得怨恨愤懑。

    尤其是当她一次次站在乔斯洛的别墅外,从窗口看到他们恩爱缠—绵的身影时,更是被妒恨冲击的快要发疯!

    凭什么就她自己要每天承受寻找儿子的焦虑?凭什么连城还能过着被呵护似宝的甜蜜日子?!

    她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分每秒都在思念着自己的璞儿,而给她带来这一切噩梦的连城,却安心自在的享受着生活?

    这不公平!

    一点都不公平!

    被妒恨和不甘焚毁理智的柏柔儿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既然如此,那她就自己去找她的璞儿,还要带上仔仔一切去!也让连城尝尝那种失去儿子音讯的痛苦!

    柏柔儿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毕竟才四五岁的仔仔仍是那么的小,很轻易就被她藏在布偶熊里带出了儿童乐园,然后坐上了早就花钱雇佣的大巴车,在乔斯洛和连城没反应过来前,带着他离开了m国。

    渔船晃晃悠悠,很快在n国的边境靠了岸,被绑着手脚的仔仔也被晃醒了。

    他睁开酸沉的眼睛,下意识想要用手揉揉眼皮,却发现手脚都被绑着。

    仔仔眼神迷茫了下,在儿童乐园的记忆渐渐在脑海中苏醒,他捡起了那只小熊本熊想要还给大熊本熊,然后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捂住了口鼻……

    “你醒了?”柏柔儿发现仔仔醒了过来,伸出手指冲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看着眼神阴沉的柏柔儿,仔仔顿时意识到,她就是那个假扮熊本熊把自己绑来的坏人!

    仔仔赶紧大声呼救着,“救命!救命!”

    “嘘,不要叫,我让你不要叫啊!”柏柔儿没想到仔仔居然那么大声呼救,赶紧想去捂住他的口鼻。

    仔仔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一边继续高声呼救着,“救命!救命啊!”

    “都说了让你不要喊,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柏柔儿怒气冲冲的把被绑着的仔仔抱起来,抬手就想打他两下,“不准出声!”

    就在这时,底层货舱的小门突然吱呀响了一声,船主人疑惑地推门走进来,才发现自己船上居然混进了人。

    “你们是谁?是怎么偷混进来的?”船主人说完这句话,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那个女人怀里抱着的孩子,居然是被绳索给捆起来的!

    柏柔儿抱着仔仔往后退,半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眼神戒备地盯视着船主人。

    倒是被柏柔儿困在怀里的仔仔见到来人,更加大力地扭—动起身体来,只是碍于嘴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求救声。

    “你……你绑着这个孩子干嘛?”看着挣扎不已的仔仔,船主人生怕惹祸上身,气恼地朝外面指着,“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赶紧给我从船上下去,免得牵连到我!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