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机灵的仔仔!

    仔仔继续挣扎着,不停冲船主人伸出稚嫩的小手,希望他能够解救自己。然而换来的却是愈发冰冷的驱赶声,“你们赶紧从我的船上离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柏柔儿横了船主人一眼,知道他不会多管闲事,就大摇大摆地抱着仔仔,从渔船上走出去,登上了n国的岸边。

    渔船很快离去,柏柔儿抱着仔仔,大步走进了岸边繁茂的森林。

    两人越往里走,森林越是开阔,抱着仔仔的柏柔儿累的不行,将他放在地上,“我把你的脚解开,你自己乖乖走,如果想要乱跑的话,我就把你给丢在这里喂狼!”

    仔仔抬起头看着柏柔儿,稚嫩的嗓音质问着,“柔儿阿姨,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哼,你爹地和妈咪害我等了那么久,都没有帮我找到我的璞儿,反而过得逍遥自在!我现在就把你带离他们的身边,然后把你给卖了,让他们也尝尝失去孩子的痛苦!你最好乖乖听话,也不要想着趁机偷溜!”

    看着眼神凶狠又疯狂的柏柔儿,仔仔知道眼下并不是顶撞她的好时机。

    他乖乖低下头,没有再大声呼救,因为年幼的他知道眼前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密—林,就算他再怎么喊,都不会有人来救自己的。

    现在他失踪了,爹地和妈咪应该已经在寻找他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来救自己的!

    “快走,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让我可是会打人的!”柏柔儿重重拽了下捆住仔仔的绳子,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

    仔仔的双脚虽然得到了自由,手上却紧紧捆着绳子,被柏柔儿那么重力一拉,差点摔倒在地。

    他连忙稳住自己的身形,乖巧地不再出声,跟着柏柔儿往前走着,眼睛却机敏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伺机寻找能脱身的机会。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密—林渐渐变得稀疏起来,不远处的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小村庄。

    仔仔眼睛一转,站住脚不肯往前走,声音软软地央求着,“柔儿阿姨,我们能不能歇一下?我走的好累啊!”

    “不行,你别想耍花招!看到前面的村子没有?我马上就把你卖到那里去!”柏柔儿自己其实也走得累了,不过看到前方不远就有村落,浑身又多了些力气,只想着快一点走到那儿,看能不能弄到些吃的东西。

    “你卖了我也没有用的,我爹地妈咪一定会找到我的!”仔仔似乎开始闹情绪似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扭着身子,“柔儿阿姨,我好饿好饿,还想上厕所,你帮我解开绳子好不好?我要尿尿!”

    “小家伙,你少给我耍滑头,就算我帮你解开绳子,你也跑不了!”柏柔儿不情不愿地蹲下—身子,帮仔仔解开脚上的绳子,没忘了再次警告道,“记住,你要是敢逃跑,我就把你给绑在这里的树上,到了晚上,可是有很多野狼的!”

    仔仔也不反驳,乖巧地点着头,“我只是想要尿尿,真的柔儿阿姨,我不骗你。”

    听着被绑来的仔仔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自己,柏柔儿阴沉的脸色逐渐变得缓和起来,她三两下解开绑住仔仔的绳子,“少那么多废话,快去树后面尿!”

    仔仔得了自由,一溜烟跑到大树后面。他的身形很小,被两人粗的大树给遮得严严实实,身后就是荒茂的野草。

    柏柔儿静静等了一会儿,却没见仔仔出来,就朝大树走去,“小家伙?尿个尿怎么去那么久?是不是想要趁机溜走?”

    等她转到大树后面,却发现仔仔仍旧留在大树后面,不过却在弯腰挖着什么东西,听到她的脚步声近了,欣喜的冲她招手,“柔儿阿姨,你快看,这些是不是野草—莓?可不可以吃?”

    柏柔儿狐疑地走过去,看到仔仔蹲着的地方,果然有大片大片的野草—莓,正红彤彤躺在绿油油的嫩叶间,给人一种格外可口的感觉。

    “快来,柔儿阿姨,以前爹地带我出去时给我吃过这个,这种野草—莓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你一定也饿了吧?快来吃啊!”仔仔先摘了颗野草—莓丢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又摘了颗最大的,朝柏柔儿递了过去。

    看着自己掌心里的那颗野草—莓,柏柔儿的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内疚。自己只是怨恨连城和乔斯洛,如今却把无辜的仔仔给卷了进来,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不过很快,柏柔儿心头那份不忍和内疚都被她给硬压了下去。这世上哪有什么无辜?她心疼仔仔,谁又来心疼她的璞儿?!

    柏柔儿的心再度冷硬下来,她见仔仔吃那些野草—莓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就跟着将手心那颗野草—莓给吃了下去,味道还不错,香甜中带着些微微的酸,果腹很不错。

    两人很快吃饱了肚子,柏柔儿这才喊仔仔站起来,“好了好了,继续赶路吧!你只要乖乖听话,我就不绑你起来了!记得不要想着偷溜,因为你根本就溜不掉!”

    “嗯,我不会偷跑的,你放心好了柔儿阿姨。”仔仔一口一个柔儿阿姨地喊着,尽力打消着她对自己的戒心。

    其实刚才仔仔溜过来尿尿根本就是借口,他只是想试着看能不能趁机跑掉。不过等他看到四周都是比他还要高的荒草,就知道这个想法行不通,倒不如先讨好柏柔儿,让她放松对自己的警惕,再伺机寻找脱身的办法。

    而仔仔的判断并没有错,他果然赢得了柏柔儿暂时的信任,没有再用绳子把他给绑起来,只是盯着他走而已。

    仔仔乖乖跟柏柔儿并肩走着,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村庄。

    “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否则立马卖掉你!”柏柔儿恶狠狠说了句,警告仔仔等下不准乱出声。

    仔仔连忙扬起笑脸,“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柔儿阿姨,你卖掉我就没人陪你解闷了。”

    柏柔儿板着脸没理会仔仔,而是径直走到了一家坐落在竹林下的民宅前,敲响了有些破旧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