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凶残奥德莱!

    他缩着蛇般阴狠的眼神,恶毒地注视了仔仔几秒钟,扬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连城和乔斯洛逼得我不得不像只老鼠般东躲西—藏,现在他们的小崽子居然落在了我的手上,哈哈哈哈!这是天助我也!”

    说着,奥德莱就一把拎起仔仔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小崽子,我今天要是不弄死你,简直对不起这些日子的憋屈!要怪就怪你是乔斯洛的儿子!下辈子投胎记得离他们两个丧门星远远的!”

    仔仔被提到了半空中,却仍是丝毫不惧地盯视着凶狠的奥德莱。他知道眼前这个坏蛋就是爹地和妈咪要抓的人,毫不怯懦地跟奥德莱对峙着,“坏人,你放开我!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爹地和妈咪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哈哈哈哈!”奥德莱扬天长笑起来,“小崽子,你都死到临头了,这幅狂妄的样子倒是像足了乔斯洛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账呢!我今天就摔死你,到时候看乔斯洛那个蠢货会不会痛不欲生!”

    说着,奥德莱就扬起手,想要将仔仔给摔在地上。

    柏柔儿连忙死死抱住仔仔,“奥德莱,你住手,他只是个孩子,你不能这样!”

    之前柏柔儿确实是对连城和乔斯洛不满,不过等她将仔仔拐出来后,心里就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将他给卖掉了,毕竟他是那么的乖巧。

    尤其是在柏柔儿意外见到璞儿,后来被奥德莱险些打倒,仔仔为她挺—身而出时,柏柔儿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那些想法是多么的荒唐。大人间的恩怨,是不应该牵涉到无辜的孩子的。

    奥德莱没想到柏柔儿会突然阻止自己,气恼地用脚踹向她,“滚开,你这个贱人,老子今天非要弄死这个小崽子不可!他肯定是被你给拐出来的吧?现在又在这里充什么好人?!”

    “我……我只是想让连城也尝尝失去孩子的痛苦,我不想伤害他的,他只是个孩子,奥德莱,你放了他吧!”柏柔儿被踹了个正着,却丝毫没有敢松开自己的手。因为她知道奥德莱的阴狠,生怕他会伤害到仔仔。

    “坏人,你这个坏人,你放开我,放开柔儿阿姨!”仔仔被提在半空中,双脚压根不能着地,不过却仍是勇敢地跟奥德莱对峙着,想要用脚去踹揪住他衣领的奥德莱。

    然而仔仔那点动作对奥德莱丝毫没有任何的影响,反而令奥德莱猖狂大笑起来,“无知小儿,你老子都不能拿我怎么样,就凭你?呵呵,毛都没长全,还需要多喝两年奶呢!不,奶也别想喝了,我马上就摔死你,也好让你早点投胎!”

    “奥德莱,你放开他,你放开他!”柏柔儿用尽全力去抱住仔仔,生怕奥德莱会将他摔在地上。

    几人正在拉扯之间,被奥德莱用一只手臂抱着的璞儿放声大哭起来,他虽然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却被几人的举动给吓到了。

    “璞儿乖,璞儿不哭啊!”柏柔儿心疼地看着大哭不已的璞儿,泣不成声地央求着奥德莱,“奥德莱,你快放手啊,你吓到璞儿了!”

    奥德莱恶狠狠瞪了柏柔儿一眼,正准备一脚将碍眼的她给踹开,就听到门外响起了警笛长鸣的响声。原来那对年轻夫妇遇到这么一连串的事情,知道自己处理不了,早就偷偷去报了警。

    听到尖锐的警笛声,奥德莱心里一惊,赶紧用力将柏柔儿给踹开,然后将哭泣不已的璞儿和仔仔给分别拎在手上,很快跑了出去。

    柏柔儿重重摔倒在地,她压根顾不上疼痛,就匆忙从地上爬起来,去追抢走两个孩子的奥德莱。

    “奥德莱,停下!把璞儿还给我!放开仔仔!停下!”柏柔儿大声喊着奥德莱,想让他停下脚步。

    然而奥德莱早已经带着仔仔和璞儿钻入了村落后面的深山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柏柔儿在荒草中穿行着,一边走一边大声继续呼唤着,“奥德莱,奥……”

    突然,从荒草中伸出一只手臂,将柏柔儿给拽了进去。

    惊魂未定的柏柔儿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耳边就响起奥德莱阴测测的声音,“蠢货,给我闭嘴!你是想要把警察给招来吗?!”

    面对凶狠不已的奥德莱,柏柔儿不敢再出声,她连忙接过奥德莱怀里的璞儿,紧紧抱着他,小声央求着,“只要你不伤害我的璞儿,我什么都听你的。”

    “少废话,快跟我走!还有这个碍眼的小崽子,如果不是怕被那些穿着警服的狗给咬到,老子刚才就拧断他的脖子了!”奥德莱将仔仔夹在胳膊下,冷声警告道,“小子,你要是敢发出半点声音,我现在就把你丢到山崖下去!”

    仔仔愤怒地瞪视了奥德莱一眼,低下头不再出声。他才不要激怒这个坏人,等他的爹地和妈咪找过来,再好好跟这个坏蛋算账!

    奥德莱钳制住仔仔,柏柔儿抱着璞儿,四人在偏僻的荒山上穿行着,等终于离开村庄的时候,天已经变得黑沉起来。

    见终于离开了那些警察的追踪,奥德莱这才算放松了口气。他随意将仔仔就在地上,然后跟着坐在了一块山石上,“累死老子了!妈的,这些穿着警服的狗真是难摆脱啊!”

    柏柔儿抱着璞儿跟着停下来,却不敢太过靠近,只敢怯懦地盯视着奥德莱,眼里满满都是戒备。

    奥德莱看着柏柔儿,眼里闪过一抹轻浮的邪光。他冲柏柔儿招招手,“过来,到我这儿来。老子已经很多天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

    柏柔儿已经看懂了奥德莱的意思,她没想到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居然这么无耻!

    “还愣着做什么?老子让你他妈的快滚过来,听到没有?!”奥德莱见柏柔儿并没有任何动作,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一把将柏柔儿给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满满的羞耻感充斥着柏柔儿的全身,她挣扎着想要从奥德莱怀里站起来,却被他不由分说压倒在荒草上,粗暴地扯开了她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