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柏柔儿醒悟:救下仔仔!

    柏柔儿畏惧地缩了下眼睛,低眉顺眼地抱起被呛昏的仔仔,站起身跟着奥德莱继续往前走去。而原本被奥德莱抱在怀里的璞儿看到柏柔儿走到了自己身旁,连忙冲她伸出手,“妈咪,抱,抱。”

    柏柔儿低头看了眼昏厥着的仔仔一眼,然后冲璞儿摇摇头,“小哥哥昏倒了,妈咪先抱他,璞儿乖,妈咪等下再来抱你,好不好?”

    璞儿乖巧地点点头,轻轻喊着仔仔,“哥哥,哥哥。”

    “快点走!”奥德莱快步抱着璞儿在前面走着,“想要磨蹭到什么时候?那个小崽子不杀留着做什么?我倒要看看,你能抱他多久!”

    对于奥德莱的嘲讽,柏柔儿选择无视,而是坚定地抱着昏迷的仔仔。不管怎样,她都不想让洛哥哥的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奥德莱没有再多说什么,弄死个小崽子是易如反掌的事,他急着离开这里,才懒得在那个小崽子身上多费力气。等他脱离险境,再来收拾乔斯洛的孽种!

    奥德莱带着柏柔儿继续在边境的荒山中穿行,终于来到了n国的小镇上,眼前渐渐有了房屋和人烟。

    “妈的,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奥德莱低咒一声,冷眼看向仍抱着仔仔的柏柔儿,“你居然还抱着那个小崽子?等下我就掐死他,免得累赘!在这里等我,我看能不能弄些吃的来,带着孩子你哪儿也走不掉!”

    撂下这句话后,奥德莱就匆匆朝着前方的村寨走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等奥德莱走后,柏柔儿才长长舒了口气。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奥德莱的狠戾了,刚才她小心的跟在奥德莱的后面,生怕他会转回头找仔仔的麻烦。

    好在奥德莱忙着赶路,并没有把仔仔放在心上。只是现在他们已经来到了有村落的地方,等奥德莱吃饱喝足后,不晓得他又会怎样对待仔仔呢?

    柏柔儿想到这儿,低头看了眼四肢沉沉躺在自己怀里的仔仔,伸手帮他理了下耳后的碎发,这才发现,仔仔的皮肤滚烫的厉害。

    糟了,估计是不久前刚被奥德莱丢进海里,然后又被山风吹,这会儿开始发烧了!

    柏柔儿的眼神顿时慌乱起来,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前面倒是有个小村落,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退烧药呢?如果被奥德莱知道仔仔正在发烧,估计巴不得赶紧把他给丢掉吧?

    柏柔儿正焦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面前的荒草哗啦被拨开,奥德莱已经提着只鸡走了回来。

    他将偷来的鸡丢给柏柔儿,“把它弄干净,等下烤来吃。”

    柏柔儿看着那只丢在自己脚前被拧断脖子的死鸡,怯生生往后退了下,“我……我不会……”

    “不会?跟着老子就得什么都会!趁着我还没发火前,快去给我弄干净了!”奥德莱冲柏柔儿扬了扬拳头,指着躺在地上的仔仔,“赶紧把那个小崽子给我放下,等老子吃饱了再处理他!”

    “他发烧了,你能不能放了他?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柏柔儿只好将仔仔发烧的事情说了出来,柔声恳求道,“我现在就去给你弄吃的,只要,只要你别伤害他。”

    “少跟我讨价还价的,快去!”奥德莱阴狠地看了眼被柏柔儿放在地上的仔仔,走过去摸了下他的额头,“还真发烧了?也好,赶紧填饱肚子,把他丢在这里好了。”

    说完奥德莱就随意找了处荒草丛,躺在上面闭眼等着柏柔儿处理那只死鸡。

    柏柔儿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仔仔,又看了看那只拧断脖子的死鸡,犹豫了下,到底是走了过去,将那只鸡给捡了起来,提着朝着不远处的海水边。

    她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平时连碗都没有刷过,如今却被呵斥着来收拾死鸡,心里不免有些酸楚,眼泪咕噜噜掉了一地。

    可是再心酸,还是要按照奥德莱说得去做,因为就算不做给奥德莱吃,璞儿也应该饿了的。

    柏柔儿吸了吸鼻子,将抽泣声收起,然后硬着头皮顺着奥德莱拧断的鸡脖子,连着鸡毛将血淋淋的鸡皮给拔了下来。

    浓重的血腥味传来,令柏柔儿下意识想要作呕,又立马忍住,拎着那只死鸡放在海水中快速冲洗起来。

    柏柔儿的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终于在快要忍不住呕吐之前,将那只鸡给处理赶紧了。

    她拎着鸡走回到奥德莱身旁,畏惧地问道,“洗……洗好啦,还要怎么弄?”

    “也不是什么都不会嘛。”奥德莱将眼睛掀起一条缝,嘴角勾出抹冷笑,从口袋里掏出枚打火机丢了出去,“生火,把它弄熟,别说这个你也不会。”

    柏柔儿捡起打火机,看着手里被扒皮的鸡不知该如何是好,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奥德莱见柏柔儿始终没什么动作,终于不悦的从地上坐起来,“妈的,看来还得伺候你!刚才就不应该带着你们这些累赘!”

    奥德莱嘴里骂骂咧咧的,手上已经快速堆好了柴草,然后将那只被扒皮的鸡架在上面烧了起来,“学着点,以后跟着我亡命天涯的日子还长着呢,什么都得会一点!”

    柏柔儿六神无主地看着奥德莱在那儿烤鸡,眼睛却忍不住担忧地看向躺在地上的仔仔,“那,他怎么办?”

    奥德莱不悦地瞪了柏柔儿一眼,“你特么是不是圣母投胎?乔斯洛和连城把我追的像只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的,难道你还想让我把他们的儿子奉为上宾?!”

    柏柔儿被奥德莱训斥了顿,没敢再多说什么,只是用担忧的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仔仔。他还么小,如今又发着烧,真不知道能不能熬得过去……

    奥德莱压根不理会仔仔的死活,继续反转着手上偷来的鸡,没一会儿就传来了烤鸡的香味。他得意地继续烤着,扭头看向一旁的璞儿,“儿子,快过来,爹地给你吃香香的鸡腿。”

    璞儿看了眼奥德莱,摇摇晃晃站起身,却是朝着倒在地上的仔仔走去。他小小的身影很快来到了仔仔身旁,然后弯下腰去晃仔仔,“哥哥,吃…鸡,哥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