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仔仔得救(2)

    连城的脸上满是疲惫,却坚定地摇摇头,“到现在都没有仔仔的消息,你让我怎么睡得着?我只要一想到仔仔正被奥德莱挟持着,我就一刻都不能安宁。”

    “也许,柔儿并没有跟奥德莱一起呢?”乔斯洛试图说服连城,也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也许柔儿她并没有跟奥德莱一起呢?说不定她只是想让我们体会下丢失孩子的感觉……”

    “够了!”连城烦躁地皱起眉头,“乔斯洛,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么?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却根本就没有仔仔和柏柔儿的下落,你居然还想说服我,让我相信她根本没跟奥德莱一起?!”

    乔斯洛被说得哑口无言,他也知道这个推测根本站不住脚,可是心里仍抱着最后一点的期望,期望整件事并没有奥德莱的参与。因为一旦跟奥德莱扯上关系,他的仔仔,是很难全身而退的。

    乔斯洛的目光黯然下来,他的仔仔,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受到奥德莱的虐待?

    就在这时,乔斯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令出神的他吓了一跳。

    他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下,发现是串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摁下了接听键,心里跟着忐忑起来,担心下一秒响起的会是奥德莱令人厌恶的声音。

    不过仅仅半秒钟而已,原本还忐忑不已的乔斯洛的眼睛就惊讶地瞪大了起来,因为听筒内响起的,居然是仔仔微弱的声音,“爹地?”

    “仔仔?我是爹地!是你吗仔仔?你在哪儿仔仔?!”乔斯洛连忙捉紧手中的电话,似乎这样就能将仔仔给抱进怀里似得,“仔仔,告诉爹地你怎么样了?”

    一旁的连城连忙围了过来,眼里写满了惊喜,“仔仔?是仔仔吗?”

    “是的,是仔仔,刚才是仔仔的声音!”乔斯洛欣喜地点点头,冲着电话连声说着,“仔仔,告诉爹地你的位置,我现在就过去接你!”

    然而电话内再也没有了仔仔的声音,这令乔斯洛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又狂跳不已起来。难道,是奥德莱想要用仔仔跟他谈条件?

    连城的脸色也跟着白了起来,她一把抢过电话,冲着听筒喊道,“奥德莱,是不是你奥德莱?你让我的仔仔跟我说话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半分汗毛,我一定将你千刀万剐!”

    此刻的连城情绪激动不已,遍寻不着仔仔的慌乱加上突然听到仔仔声音的惊喜,令她的情绪激动的险些崩溃。

    乔斯洛赶紧抱紧连城,生怕她情绪太过激动,然后继续冲着电话问道,“仔仔?你还在不在仔仔?奥德莱,是男人就光明正大地站出来,不要搞这些鬼鬼祟祟的举动!”

    电话内仍是沉默一片,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一道异国的声音,叽里呱啦说着乔斯洛听不懂的话。

    乔斯洛愣了下,赶紧静下心仔细听,这才发现,对方说的根本就不是国际通用的英语,而是n国边境才有的土语。

    乔斯洛努力用英文和那边的人沟通,跟电话那头的人对话起来,聊了几句才不舍地挂掉了电话。

    一旁的连城早已经急得不行,焦急地捉着乔斯洛的衣角,“怎么样?是不是奥德莱?”

    “不是!”乔斯洛拥着连城站起来,“电话是从n国边境打来的,那里的原住民捡到了仔仔,只是他们语言不通,不知道仔仔从哪儿来。还好仔仔知道打电话联系我们,否则我们恐怕很难找到他。”

    “那,奥德莱呢?”连城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的仔仔不是被奥德莱给绑去了么?怎么会到了n国的边境?又怎么会被那些原住民给捡到?

    “应该是他丢弃了仔仔,因为那些原住民说,他们捡到仔仔时,他正在发着高烧。”乔斯洛说着大步朝外走去,“走,我们现在就去接仔仔回来!”

    连城连忙跟了上去,恨不得现在就飞去仔仔的身边,“我们快去,仔仔他一定吃了很多苦。”

    乔斯洛同样急着去接回仔仔,他亲自驾驶着直升机,载着连城朝n国边境飞去,一路上将速度提到最高,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落。

    村子里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对乔斯洛和连城险些顶礼膜拜,恭敬的将他们给请进了村子。

    连城和乔斯洛顾不得跟这些衣着简陋的原住民客套,匆忙朝仔仔居住的草房走去,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光线暗淡的房间内,小小的仔仔正昏沉沉躺在破草甸上,脸色仍旧红的不行。

    连城的眼泪哗啦啦就淌了下来,自从仔仔失踪,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觉得被扼住了喉咙似得。等这一刻真真切切看到仔仔出现在自己身边,那颗漂浮不定的心这才总算落了地。

    “仔仔,我是妈咪。”连城低泣着朝躺在床上的仔仔走去,一把将他抱在怀里,然后惊呼出声,“天,他还在发着烧。”

    乔斯洛跟着走过来,将仔仔和连城拥在怀里,“是的,他们说用了很多退烧的方法,只能勉强帮仔仔退下些烧,却不能完全根治。我们现在就带他离开。”

    说完,乔斯洛就将带来的一个盒子双手送给了这个村落的族长,连声感谢后,就抱起仔仔走了出去,和连城登机离开了这里。

    等飞机升空后,这个村落的族长打开那个盒子,发现里面居然装着十几根金子,顿时感激地冲着天空跪拜了下来,用着并不熟练的英语说道,“谢谢,谢谢。”

    直升机平稳的在云层里穿行,载着紧紧抱着仔仔的连城,朝着m国飞去。

    连城低着头,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自己怀里的仔仔,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就会再次不见了似得。

    “宝贝,这些天你肯定受了很多苦。”连城小声低泣着,右手忐忑地摸着仔仔的额头,“都是妈咪的错,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不知道你这样烧了多久了,都是妈咪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