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仔仔得救(3)

    小小的仔仔闭着眼睛躺在连城的怀里,额头仍旧烫的不行,根本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看得一旁的乔斯洛也跟着揪心不已,“仔仔,坚持住,爹地很快就带你回家。”

    直升机以最快的速度在空中平稳穿行,很快就抵达了m国乔家的私人机场,缓缓在跑道上滑行着停了下来。

    乔斯洛抱着仔仔从飞机上下来,早就接到他电话的孙元就迎了过来,“情况怎么样?我来看看。”

    “好的。”乔斯洛小心翼翼的将仔仔递给孙元,“我们刚从n国边境回来,仔仔他一直在发烧,我担心他并不是受了风寒。”

    “你先不要惊慌,我先检查下。”孙元说着就给昏迷着的仔仔做起了简单的检查。

    没一会儿,孙元就脸色沉重地摇摇头,“仔仔这并不是简单的发烧,我怀疑他是被毒蜘蛛给咬到了。”

    “毒蜘蛛?”连城倒抽一口冷气,差点站不稳,幸好乔斯洛及时扶住了她。

    “没错,你看看仔仔的耳后。”孙元说着指向仔仔耳后,只见上面有几粒十分细小的红点,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是被蚊虫叮咬的吧?”连城不敢往坏处想,尽力宽慰着自己。

    “不,这是毒蜘蛛的咬痕。”孙元很是肯定地摇摇头,“毒蜘蛛多分布于世界温暖的地区,受到惊吓时就会做出下意识的攻击行为。当它咬人时,体—内毒腺所分泌的毒很快就会进入人—体。那些毒液里含有神经毒蛋白,可使运动神经中枢麻痹,造成局部红—肿、高烧不退和全身中毒的症状,引发各项器官衰竭,严重者会造成死亡。”

    孙元的这番话瞬间令连城泪如雨下,她看着昏沉沉躺在那儿的仔仔,祈求地看向孙元,“孙叔叔,请你救救仔仔,他还那么小,却受了这么多苦。”

    “嗯,幸好你们回来的及时,否则等神经毒素侵害到仔仔体—内的器官,就算是神仙也难救。”孙元胸有成竹道,“赶紧把仔仔送进医院,先进行血液透析,我现在就去配制解药。不用太担心,一切都有我在呢。”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去。”乔斯洛丝毫不敢耽搁,连忙载着孙元和仔仔他们朝医院赶去。他知道孙元的厉害,这种被蜘蛛咬伤的毒素对孙元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心疼仔仔那么小,却要平白多受那么多苦。

    经过孙元的一番紧张救治,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仔仔的烧才慢慢退了下去。

    累得满头大汗的孙元这才终于长舒了口气,轻声叮嘱着连城,“仔仔体—内的毒素已经清理差不多干净了,好好照顾他,等他醒了暂时不要吃东西,多喝水,实在饿了就吃些流食。”

    连城和乔斯洛感激地冲孙元道谢,“孙叔叔,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仔仔。”

    孙元和蔼地笑了,“谢什么,都是举手之劳。幸好我这把老骨头还有点用,好啦,好好照顾仔仔,估计这趟被掳走,没少受惊吓,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这是一定的,我们这次一定好好照顾他,寸步都不让他离开我们身边。”乔斯洛说着将孙元送出门,“孙叔叔,你应该也累了,快去休息下吧。”

    孙元点点头,慢慢走出了乔斯洛的视线,乔斯洛这才转身朝着病房走去。

    幸好他及时通知孙元来替仔仔诊治,这才及时解了毒蜘蛛的毒素,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乔斯洛这么想着,后背冒出层层冷汗,心里很是庆幸不已。等他走回病房后,看到连城正用拧干的热毛巾仔细的帮仔仔擦拭着额头。

    “孙叔叔说仔仔已经脱离了危险,城城,你也累了,坐下来休息会儿吧。”乔斯洛牵着连城的手,示意她休息一会儿。

    连城却摇摇头,“不,我只要一想到仔仔很可能会不在我身边,我的心就痛得快要碎掉。现在我终于理解了柏柔儿的心情,没有孩子在身边,简直比呼吸被夺走还要难受。现在仔仔回来了,我要好好照顾他,让他一醒来看到的就是我。”

    见连城坚持,乔斯洛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站在她身后,陪着她一起等着仔仔醒来。

    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是跟连城一样,迫切希望仔仔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们呢?

    乔斯洛和连城就那样静静守在仔仔的窗前,看着他早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童稚面孔,心里默默等待着,等待仔仔的苏醒。

    窗外早已被晚霞染红了半边天,鼎沸的喧闹声被隔音玻璃完美地拦在了外面。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晚霞一点点被染成了黯然的黑,然后跳出几颗并不太明亮的星星,傍晚已经走完了征程,完全被黑夜所代替。

    躺在病床上的仔仔平稳的呼吸着,原本模糊不清的意识渐渐苏醒,睫毛掀动几下,幽幽睁开了眼睛。撞入他视线里的,是乔斯洛和连城担忧不已的眼神。

    “爹地?妈咪?”

    “仔仔!”连城终于等到了仔仔醒来,这一刻,之前所有的焦虑和忐忑都化为了乌有,令她鼻头一酸,喜悦的泪水自眼角汩汩滚落。

    乔斯洛跟着振奋不已,他的儿子终于醒了!不过沉稳的他并没有像连城那样喜极而泣,而是静静注视着仔仔,眼里盛满了宠溺和赞赏。这是他乔斯洛的儿子,如今终于历经危险归来!

    仔仔被连城搂在怀里,闻着令自己安心的味道,终于搂着她的脖子哭了起来,“妈咪,妈咪,仔仔好想你,好想你和爹地。”

    之前仔仔被拐走时并没有哭,甚至被奥德莱丢进海水中时,也没有流泪。因为仔仔知道奥德莱是坏人,而他的爹地乔斯洛曾经说过,永远都不要在坏人眼前掉泪,这样这会让坏人更加得意而已。

    只是再怎样仔仔都只是个孩子,刚刚历经了番生死,如今重新回到连城的怀抱,早已经将之前的傲骨给忘了个干净,只记得搂着连城的脖子哭泣,诉说着心中的惊惧和对父母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