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奥德莱冒险救璞儿!

    仔仔的哭声令连城更是心疼的不行,原本就垂泪不已的眼角更是簌簌往下滚落,“仔仔,妈咪也好想仔仔,都是妈咪不好,让你受苦了。妈咪发誓,以后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母子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儿,令站在他们身旁的乔斯洛心疼的不行,连声哄着,“好啦好啦,都不要哭了,现在咱们不是一家团聚了么?”

    连城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下眼泪,然后笑着猛点头,“是啊,我哭什么啊,只要仔仔好起来就好啊。”

    仔仔也停止了抽泣,刚才的那阵哭声,已经将他之前藏在心中的惊恐给完全发泄了出来,如今又有乔斯洛和连城守在他的身边,他很快就露出了纯真的笑脸,甜甜地呼唤着乔斯洛和连城,“爹地,妈咪?”

    “嗯?”连城和乔斯洛同时应声,“是不是想要喝水还是什么?”

    仔仔摇摇头,漂亮的眼睛笑得弯弯长长,“我只是想要叫下你们,听听你们答应的声音。”

    这句话成功令连城的眼角酸涩下来,她不敢想象这些天没有自己在身边,仔仔是过着样艰难的日子。

    想到这儿,连城连忙低下头,轻声问着仔仔,“仔仔,你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又怎么会出现在n国的边境?是不是奥德莱他劫持了你?”

    仔仔这才想想起了什么似得,他紧紧抓住连城的手,“不是,是柔儿阿姨把我带走的。妈咪,快去救柔儿阿姨,那个奥德莱老是欺负柔儿阿姨,还有璞儿,璞儿也在。”

    “好好好,妈咪已经知道了,你慢慢说,不着急。”连城轻拍着仔仔的后背,让他不要太心急。

    仔仔点点头,将自己那天被柔儿从儿童乐园拐走,和之后发生的事情快速说了一遍。

    连城越听越心疼,尤其听到仔仔被奥德莱丢进海水中时,更是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就把奥德莱给抓到,“该死的奥德莱,我迟早要将你碎尸万段!”

    “没事的妈咪,我现在不是已经好了么?”仔仔懂事地安抚着暴怒的连城,然后转着机灵的眼睛猜测道,“肯定是因为我被丢进海水里,这才发烧的。”

    “不会的,以后再也不会了,妈咪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的。”连城喃喃地重复着。刚才她听到仔仔被丢进海水中已经心疼的不行,这样的事情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而一旁的乔斯洛却冲仔仔摇摇头,认真说道,“你并不是落水才发烧的,而是因为被毒蜘蛛给咬到,那里荒草丛生的,里面潜伏着许多含有剧毒的蜘蛛。”

    仔仔稚嫩的小脸白了下,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蜘蛛给咬到。他垂下眼睑想了会儿,突然惊愕地抬起头,“糟了,璞儿有危险!”

    “什么?”乔斯洛和连城没弄明白,耐心地问道,“为什么?璞儿为什么会有危险?”

    仔仔似乎很不想回忆当天的事,皱着眉头说道,“那天奥德莱正在欺负柔儿阿姨,我就把璞儿给抱走朝另一边草丛走去。没一会儿璞儿就哭了起来,然后我看到他手上有只蜘蛛,就帮他打掉,看到他手心上有红点。妈咪,璞儿会不会也被蜘蛛咬到?”

    看着仔仔担忧不已的脸,连城赶紧柔声安抚着他,“没事的,也许他并没有被咬到呢。你先不要担心,先好好睡一觉,妈咪这就让爹地派人去抓奥德莱,早点把璞儿给救回来,你说好吗?”

    听到连城这样说,仔仔这才眉开眼笑起来,“嗯,爹地,快去把奥德莱抓起来,柔儿阿姨刚开始只是想吓吓你们而已,你快去救她出来,不要再让奥德莱欺负她好不好?”

    “好好好,”乔斯洛摸着仔仔的额头,起身朝着外面走去,“我这就安排人去搜捕奥德莱,然后把你柔儿阿姨和璞儿救出来。”

    仔仔这才放心地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再次睡了过去。他毕竟还小,恢复体能并没有那么快,还需要好好休养才行。

    乔斯洛和连城注视着仔仔陷入沉睡,这才担忧地对视了一眼,“恐怕,璞儿现在的情况很危急。”

    他们俩人的担心是对的,在仔仔被蜘蛛咬到前,璞儿已经被毒蜘蛛给咬了。只是仔仔落水受了风寒,毒素才在他体—内提前发作,而璞儿一直到天黑才开始发烧。

    黑漆漆的荒山里,柏柔儿抱着因为发烧而啼哭不已的璞儿来回踱步,担心的站都站不稳。

    她不知道璞儿是怎么了,突然就开始发烧,而且身体越来越烫,喉咙都哭哑了几分。

    “璞儿乖,璞儿不哭啊,妈咪在,妈咪在你身边呢。”柏柔儿小声地哄着璞儿,试图让他停止哭泣,却并没有什么效果,璞儿反而哭得越来越大声起来。

    “妈的,都是那个小崽子,肯定是他把病毒传给了我的儿子!”奥德莱被璞儿哭得心烦,破口大骂起来,“擦!刚开始就应该弄死那个小崽的,看他还有什么机会来传染我的儿子!”

    柏柔儿并没有理会盛怒的奥德莱,只顾着抱着哭闹不已的璞儿,小声诱哄着,“璞儿乖,乖璞儿,妈咪就在你身边陪着你,不哭了啊宝贝。”

    然而不管柏柔儿怎样诱哄,璞儿都不停地大声哭泣,只是声音渐渐沙哑,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微弱。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柏柔儿急得团团转,后背早已经因为焦急而被汗水打湿了。她看着躺在自己怀里气息逐渐变得微弱的璞儿,央求地看向奥德莱,“奥德莱,我们去找医生,找医生帮璞儿看看好不好?”

    “找什么医生?你是看乔斯洛捉不到我,想要趁机害死我是不是?!”

    奥德莱气得扬手就想给柏柔儿一记耳光,只是手抬到半空中,看到璞儿哭得通红的小脸,又挫败地垂了下来。

    他这一辈子杀人无数,早已将生死看淡,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的。可是璞儿不行,他还那么的小,小到都没有来得及品尝人生的各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