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你是我未来的妻子!

    他把杯子放到桌,斜眼看了乔念恩一眼,自顾自的走到沙发拿起平板看着。

    乔念恩四处看看,也不见其他人,除了驾驶室的飞行员,只有这个男人。

    她气的端起水杯咕咚咕咚的把水喝了,然后走到云昊天身边,“拜托你了,送我回去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已经说了,是来找你的,你是我未来的妻子!”云昊天头也不抬。

    “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总的有理由吧,为什么天下‘女’人无数,你偏偏要娶我做妻子?而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乔念恩感觉和这个人不在一个平台。

    “天下‘女’人无数,我只想娶你,你应该赶到幸运,好多‘女’人都想爬我的‘床’,你应该很庆幸!”云昊天依旧不抬头。

    “我呸,谁感到庆幸啊,不要自以为是,我最讨厌你这样强人所难,和土匪没什么区别!念恩终于火冒了。

    云昊天听了念恩的话,眸光‘阴’沉的可怕,他俊脸一黑,微微转头看向念恩,“土匪?”

    站起身放下平板,大长‘腿’迈到念恩身边,抬手捉住她的下巴。

    念恩用力摆脱,却摆脱不了他的大手。

    敢骂他的人还真从来没有个,这个‘女’孩反了,竟然骂他土匪!

    “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爹地和哥哥绝对会让你后悔的!”乔念恩气得不行,奈何眼前的男人蛮横的厉害,她尖细的下巴压根挣脱不掉他的桎梏。

    “是么?哈哈,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后悔法!”云昊天毫不费力地抱着挣扎不已的乔念恩,扬头大笑了两声。

    这个‘女’人,居然这样威胁他,还真是有些可爱呢!

    云昊天低下头,看着气得双颊晕红的乔念恩,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他平素里也没少见环‘肥’燕瘦的那些莺莺燕燕,不过‘私’生活一向自律,从来都觉得‘女’人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甚至一度令自己的妈咪苏倩十分头疼,怀疑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而如今,当他这么漫不经心的一低头,突然跌入了乔念恩那双宛如清泉的带着惊慌的眸子里,险些溺水而亡。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绽放出这么清纯‘迷’人的笑脸!

    虽然她有些柔弱,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美。

    云昊天愣愣的神情令乔念恩更是气急,挥起粉拳砸向了他的‘胸’口,“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最好赶紧把我送回去,否则……”

    “否则怎样?”云昊天嘴角扬起一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不怒反笑道,“既然如此,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流—氓!”

    他的话音刚落,一把将乔念恩给打横抱起,朝着机舱内那张并不宽敞的小‘床’走去,边走心里边暗自嘀咕,她轻的像根羽‘毛’,难道平时都不吃饭的么?

    “啊!你要干什么?臭流氓,你放开我,快放开我!”乔念恩猛地被拔地而起,顿时吓得连声尖叫,拼命在云昊天怀里挣扎起来,“快放开我,否则我,我……”

    云昊天脚步未停,很快抱着轻盈的乔念恩走到‘床’边,将她整个人丢在狭窄的小‘床’,然后轻轻压了去,凑近她因为生气而变得粉红的脸庞吹气,“否则,怎样?嗯?”

    “你你你、你不要…‘乱’来!不、不然我喊救、救命了!“乔念恩被云昊天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肩,生怕突然将自己压在‘床’的云昊天对自己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

    云昊天原本对乔念恩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着娶了她不用接管家族产业,而如今却成功被乔念恩给挑起了兴致。

    眼前的这个明眸善睐的‘女’孩,是块不可多得的珍宝呢!

    他看着紧张的牙齿都在发抖,却仍竭力摆出防御姿态的乔念恩,心里不由升起抹捉‘弄’她的恶趣味。

    云昊天用食指绕起乔念恩耳畔的一缕秀发,眯起眼睛又贴近了些,“嘿嘿,这里只要你和我两个,你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还是老实点从了我吧!”

    乔念恩气得咬牙切齿,没想到眼前这人虽然生了副好皮相,却是个厚颜无耻的大草包!果然人不可貌相,真是白瞎了这副好皮囊!

    如今他整个人毫不知耻地压在自己身不说,居然还那么轻浮地调戏自己,气得乔念恩真想一个大耳巴子抡飞他!

    “‘混’蛋,离我远一点!”乔念恩将自己的肩头抱得更紧,没什么震慑力地瞪视着云昊天,丝毫不知道自己气冲冲的俏模样,简直曼妙的‘诱’人犯罪!

    尤其是她天鹅颈下那两处高耸的凌峰,更是随着她起伏的‘胸’腔‘波’动不已,令云昊天看得眼睛差点直了。

    感受到云昊天火辣的视线直盯着自己,乔念恩更是气得不行,想也不想抬起手,想要给云昊天一记耳光,“放开!”

    然而她挥出去的手轻松被云昊天给握住,他宽厚的手掌牢牢捉住乔念恩纤细的皓腕,然后顺势将她的胳膊给压在头顶,身子暧—昧地贴近乔念恩,“你这是‘欲’拒还迎,对我的邀约么?”

    乔念恩自认活了这些年,倒也见过不少脸皮厚的,可是像云昊天这般往自己脸贴金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莫名其妙自己被他给绑了来,然后毫不讲理地宣誓她以后要嫁给他,如今又这么暧—昧地将她困在小‘床’,真是轻浮的不可理喻!

    “云昊天,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乔念恩竭力想要挣开自己的右手,可是却只是做着徒劳的挣扎而已,眼前这个蛮横的男人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不,叫我昊天,从今天开始,我是你乔念恩唯一的男人。”云昊天摇着手指更正乔念恩对自己的叫法,心里早已笑成了只狐狸。

    这个‘女’孩实在是可爱,令他不由自主想多逗—‘弄’她下。

    乔念恩觉得自己跟这个叫云昊天的人争论压根是在‘浪’费时间,索‘性’懒得理他,扭过头重重嘲讽道,“痴心妄想!”

    “是么?”云昊天心里更是停不下来想要逗—‘弄’乔念恩,“痴不痴心妄不妄想的,得试过才知道呢!不如今天,留下我们H爱的见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