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他们的父母是世‘交’!

    乔念恩有心想要挣脱云昊天的桎梏,可是自己的手腕被他紧紧攥着,根本‘抽’不出来,只好作罢。手机端 m.

    云昊天兴冲冲地拖着乔念恩跳车,驶离了城堡,朝着Y国最有特‘色’的对歌节奔赴而去。

    另一边,已经整整一天失去乔念恩踪迹的凌司夜早已经抓狂的不行,他用了所有的手段,终于通过酒店内的监控查出了云昊天的身份,才知道他居然是Y国云氏集团的太子爷。

    “‘混’账!立即去Y国!”凌司夜恼火地对有利说。

    他跳直升机,勒令立即朝Y国赶去。

    此时的凌司夜内心满是滔天的怒火,恨不得立刻赶到Y国,扭断那个叫云昊天的脖子!这个家伙,居然当着他的面拐走他的念恩,实在是胆大包天!

    直升机稳稳升空,快速朝着Y国驶去。凌司夜绷着脸注视着前方,浑身带着肃杀,令周围的空气冷凝到冰点,没有任何人敢去贸然触霉头。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直升机终于来到了Y国的地界,停在了宽敞的停机坪。

    凌司夜板着脸从飞机走出来,身后跟着被他临时拽来的陆小伍,还有尤利带的全副武装的手下们。

    “锁定好云家的位置,立即赶去那里!”凌司夜冷声下着命令,眼里蓄满了怒火。

    云昊天,你死定了!

    “是!”凌司夜的手下赶紧定位好云家的位置,开着早准备好的车子载着他朝云家的城堡赶去。

    陆小伍嘴角‘抽’了‘抽’,“司夜,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云昊天,他虽然豪放不羁,但是确实有深厚的实力。

    从小开发游戏软件,他自己的事业甚至超过他的家族,然而他遗像很低调,处事冷静。只是……”

    陆小伍若有所思。

    “只是什么?”他凌司夜才不怕他有多深沉,只要和他强‘女’人,算阎王他也不会放过他!

    “只是他突然劫走念恩,而且还以礼相待,你知道为何?”

    “他不是看念恩漂亮!”他的‘女’孩他知道。

    “错!他是云尚和苏倩之子,云尚是念恩爹地的兄弟,当年是云尚和众兄弟帮乔家打下那片江,而云昊天的母亲又是念恩母亲的闺蜜。也是说念恩的嗲地和妈咪是知道念恩被云昊天绑走。而且还很赞同他们认识。”

    陆小伍的话让凌司夜震撼,他看着一排排了绿‘色’的树木,内心犹如惊涛骇‘浪’……

    随着车子的行进,Y国的夕阳渐渐西落,等他们抵达云家城堡前时,夕阳早已西坠入山,跌得没了踪影,天‘色’终于黑了下来。

    车子稳稳停在了云家的城堡前,凌司夜站在敞篷跑车内,看着眼前宛如宫殿般巍峨壮丽的城堡,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低估了云昊天那个小子。

    眼前的城堡易守难攻,单凭着他带来的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攻进去,还需要调派人手才行!

    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今身在异国,自己的手下哪有那么快能从M国赶过来呢?

    凌司夜轻攒了下眉头,脑灵光一闪,短时间内自己的手下确实赶不过来,不过他可以致电给乔斯洛,让他驻扎在Y国的手下支援啊!

    毕竟身为M国的将,乔斯洛是有权限调动排遣在各国的驻境队伍的。

    想到这儿,凌司夜拨通了乔斯洛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斯洛,我现在在Y国,想要找你借支队伍。”

    “哦,最近军队的各项条令越来越严格,调兵遣将需要办不少手续,你耐心等下,我去试着调度下。”乔斯洛都没问什么事,满口答应了下来。

    凌司夜怪地挂断了电话,自己都没说清楚借队伍要做什么,怎么乔斯洛直接答应下来了呢?难道所谓的办手续,只是句推诿的话不成?

    凌司夜猜测的没错,乔斯洛刚才的答复确实只是为了推诿他。因为在凌司夜抵达Y国之前,乔陌漓已经致电给了乔斯洛,说明了乔念恩被云昊天给绑去Y国的事情,并且再三叮咛,绝对不允许乔斯洛调派人手增援凌司夜。

    乔斯洛确认乔念恩并没有任何危险,又加乔陌漓的一再嘱托,决定还是不‘插’手这件事的好。

    毕竟之前乔念恩因着凌司夜的关系接连住进医院,乔斯洛对凌司夜也是有些不满,很是赞同乔陌漓的话,觉得让凌司夜跌跌跟头也不错。

    凌司夜耐心地在城堡外等了好一会儿,始终没有得到乔斯洛的任何答复,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确认陆小伍说的话,也许这一切乔家都知道。刚才乔斯洛所谓的什么申请手续,都只是为了推诿自己而已。

    他心里焦急如焚,十分担心着乔念恩的安危。可是眼前的城堡宛如铁筑般的城墙,凭着他带来的这些人根本攻不进去!

    但是既然这样,他凌司夜也不是吃素的,他的‘女’人还是由他亲自阵找回来。

    “走,我们去这云家闯一闯!”凌司夜大步朝城堡走去,即便强攻不行,他也绝对不会这么放弃的。

    哪怕前面是龙潭虎‘穴’,他也一定要把他的念恩从里面给带出来!

    陆小伍跟着凌司夜的脚步一并朝着城堡走去,既然是兄弟,哪怕是陪着他刀山下火海,也是义不容辞的!

    凌司夜带着陆小伍和手下们很快走到城堡前,奢华鎏金的大‘门’将众人拦在了外面,身着燕尾服的管家绅士地隔着大‘门’冲凌司夜弯腰行礼,“不知道列位是?”

    “我是凌司夜,让云昊天出来见我。”凌司夜冷漠地说道。

    头发‘花’白的管家歉意的冲凌司夜笑了下,“抱歉,我家少爷带着念恩小姐出‘门’了,现在不在城堡里。”

    “是不是知道我们来要人,所以才特意躲了起来?”陆小伍快言快语地说了句。

    管家摇摇头,“我家少爷并不知道阁下即将来访,而是带着念恩小姐去参加我们Y国最负盛名的对歌节去了,在距城堡两百公里的清水河畔。”

    凌司夜不再多问,转身走,“走,咱们去那个什么对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