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09章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第909章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凌司夜的心因为随时有失去念恩的可能‘性’变得恐慌起来,他索‘性’弯腰将乔念恩给抱了起来,大步朝着城堡‘门’口走去,“我不管,我自‘私’小气又霸道,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你有半点觊觎!尤其是这个狂妄自大的云昊天,更是想都不要想!你是我的‘女’孩,是我这辈子最疼爱的小妻子,走,咱们离开这里!”

    说着,凌司夜将乔念恩给公主抱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城堡,跳自己的车载着乔念恩呼啸而去。!

    一路,凌司夜都黑沉着脸,将车子开得飞快。

    乔念恩坐着车内,看出凌司夜的心情十分的不爽,明智地没有说太多,而是轻轻扯了下他的袖口,柔柔问道,“生气了?”

    凌司夜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压根不敢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乔念恩。因为他担心自己一旦看进她小鹿般的眼神内,会控制不住自己,当场要将她地正法!

    虽然凌司夜努力提醒着自己要冷静,可是这个念头一旦从自己的脑海蹦出来,怎么都收不回去,像蚀骨蛆虫般侵蚀着他的意识,不断提醒着他身旁的‘女’孩的滋味有多美好!

    该死,他居然控制不住自己!

    “凌司夜,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又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云昊天他……”乔念恩继续软软地说着,想要解释什么。

    “闭嘴!”凌司夜一脚刹车将呼啸着的车子停了下来,黑着脸推开车‘门’走出来,一把将乔念恩揽在怀里,大踏步朝着眼前的酒店走去,“不准再提起云昊天三个字,否则我真的无法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

    两人大步走进电梯,来到凌司夜来之前定好的酒店。

    电梯里,乔念恩被凌司夜紧紧的拥进怀里,还想继续辩解两句,腰侧却敏锐的感觉到了凌司夜的某处那张狂的‘欲’—望,顿时羞红了脸庞,缩在他怀里不敢抬头,声音更是犹如蚊子嗡嗡般微弱,“凌司夜,你又在想什么?”

    这个人真是走哪都发—情。

    “你说呢?”凌司夜声音变得暗哑。

    “现在是白天,你带我去哪?”

    “白天怎么了?去房间!”凌司夜低头看了眼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眼早已铺满了熊熊浴火。

    这是他凌司夜的‘女’人,此时的他只想品尝她的美好,才不要去管什么白天和黑夜呢!

    他低头‘吻’念恩的‘唇’瓣,狠狠的吸取。

    念恩吃痛“嘶”的一声。他顺势闯进她的口腔,捉住小舌纠缠。

    一个‘吻’还没结束,电梯响了。

    凌司夜意犹未尽的抱着乔念恩走进房间。

    乔念恩被凌司夜牢牢抱在怀里,刚才一个‘吻’,让念恩心颤的不行,看见凌司夜清冷的脸,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说他,一张小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

    这大白天的,凌司夜莫非是疯了不成,怎么会变得这么迫不及待?

    然而乔念恩羞涩的面容看在凌司夜的夜里,更是令他本沸腾不已的心愈发蠢蠢‘欲’动,他已经再也无法多忍受半秒种,一心只想着早些跟乔念恩融为一体,感受她的温柔。

    这样他那颗彷徨无依的心才会真正的安稳下来,告诉自己他,她永远是他一各人的‘女’孩,谁也无法把她从他的身边夺走!

    凌司夜打开房‘门’,把乔念恩放到穿,立即脱自己的衣服。

    “凌司夜,你……你想干什么?”

    “这个时候了你还问?宝贝,你是我的!”

    “凌司夜,你别这样,你听我说。”

    “你还想去说服那个云昊天?你是我永远的小妻子,我们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凌司夜断拒绝了乔念恩的的话。

    “宝贝,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你!那个‘混’蛋居然想要把你从我身边给抢走,真是该死!”凌司夜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帮着乔念恩整理她耳畔的秀发,“这辈子除了我,你绝对不能再理会任何人,否则我的整颗心都要碎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凌司夜,他的眸光血红一片。

    乔念恩看着心一阵刺痛,她蓝‘色’的眸字慢慢变柔,跟着陷了下去,从始至终,她都像着了魔似得,那颗心只围着凌司夜而跃动,难道他从来都不明白么?她不会离开他的。

    “宝贝,我爱你,永永远远。不要离开我,好么?”凌司夜眼蓄满了深情,溢出到嘴角边,俯身在乔念恩的脸庞印下细碎的轻‘吻’,像在呵护着件易碎的瓷器般小心翼翼。

    乔念恩被凌司夜‘吻’得心里‘荡’开一圈圈涟漪,满满都是幸福的甜蜜。

    是的,她深深爱着这个将她视若珍宝的男人,从来没有过任何想要离开他的心思。

    凌司夜看着缩成一团的乔念恩,不由的加重了嘴里的‘吻’,手更是利索的褪下了乔念恩的衣服,大手紧紧的握住她的腰,声音沙哑又‘性’感,“宝贝,我是我的……”

    凌司夜变得狂‘乱’,令乔念恩羞得更是抬不起头,缩着身子往凌司夜怀里挤去,娇嗔了句,“你慢点……”

    这声娇嗔宛如莺谷初啼,听得凌司夜浑身舒畅,大手将乔念恩整个裹入怀,感受着她婉如凝脂般的冰肌‘玉’骨,雨点般的狂‘吻’急剧落下,“慢不了,宝贝,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乔念恩窝在凌司夜怀里,觉得自己周身下像着了火似得,随时都可能焚烧起来。

    凌司夜翻了个身,将乔念恩压在身下,眼底是乔念恩雪白白—皙的脖颈,颈下‘春’—光一览无余,他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宝贝,我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好,人人羡慕我有个最完美的妻子;却又恨不能将你藏起来,这样不会跳出什么人来跟我抢夺你了。”

    说着,凌司夜低‘吻’她的‘唇’瓣,顺着她的雪白的颈脖一路往下,半点都不舍得放过。

    每一寸都能令他疯狂,在面使劲印他的标记!

    室内的空气随着两人的亲密接触变得甜蜜起来,充斥着无形的粉红气泡,几乎要渗出房间去。

    “宝贝,我要开始了…”凌司夜的双眼因为情—‘欲’变得疯狂起来,抬起眸子注视着早已软成一滩软泥的乔念恩道,下一秒将驶入他向往已久的温暖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