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我们先举办婚礼吧!

    凌司夜三两步走到松软的大‘床’旁,将乔念恩轻柔地放在面,目光炯炯地盯视着‘床’的‘女’孩,命令似得冲乔念恩说道,“看着我。!”

    乔念恩茫然地将眼睛睁大,撞入凌司夜愤怒到极点的脸庞,不明白他为何还在板着脸。

    “你…你是在生气么?”

    乔念恩下意识地问了句,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蠢。

    凌司夜的脸都臭成那样了,肯定是在生气,只是为什么呢?明明她都解释过了的啊,她跟云昊天真的没有什么,难道他不相信自己?

    凌司夜看懂了乔念恩眼的困‘惑’,板着乔念恩的脸庞,抱着她的小脑袋,附身压了下来,声音沙哑又‘性’感,“看清楚,我才是你的男人!这辈子,你都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眼看着男人一点一点占有…乔念恩被羞得想要闭眼睛,却再次听见男人再度愤怒的低沉的声音,“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把你夺走,谁也不可以!”

    虽然乔念恩之前已经跟凌司夜亲热了很多次,可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他带着极强的占有,让念恩看着他伟岸的身体和带着霸道的掠夺。

    羞人的画面刺‘激’着乔念恩的感官,令她羞得恨不能缩成一团,躲到遥远的太空深处。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宝贝,我爱你,永远都不会放手!”

    “乔念恩,你记住,我才是你的男人!”

    “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

    凌司夜黑沉着脸,那些甜蜜的情话霸道的话一句句从他薄‘唇’吐出,却丝毫不带温度……

    今天,他要让他的‘女’孩明白,这辈子除了他,没有人能抢走她!

    随着凌司夜的霸道,乔念恩无力地承受着他的掠夺,乏力地想要闭眼睛。

    然而凌司夜的体力惊人的厉害,丝毫没有半点疲软的迹象,室内一片旖—旎……

    直到天边的朝霞被明媚的阳光掩映,令人面红耳赤的房间内才稍稍降了些温度,凌司夜餍足的抱着乔念恩走进了浴室,帮她清理痕迹。

    温润的水再次将两人包裹,乔念恩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少了半条命似得只能倚在凌司夜‘胸’前,任他帮自己清洗干净。

    虽然闭着眼睛,刚才的一幕却清晰无的重现在乔念恩的眼,令她再次羞红了脸庞。

    刚才的凌司夜,像疯魔了似得,也令她害怕到了极点,他像蔑视苍生的君王,手握着对她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

    想到这儿,乔念恩慢慢睁开眼睛,小心打量着凌司夜的脸‘色’,惊喜的发现他之前冷硬的面庞终于稍稍缓和了些。

    经过刚才那一幕,乔念恩算再迟钝,也明白凌司夜是喝了飞醋。

    虽然她心里因着凌司夜的醋意很是欢喜,不过她跟云昊天之间真的没什么,觉得还是解释清楚的好,免得在她和凌司夜心留下什么间隙。

    而想要磨软这犹如钢铁般的铁汉柔情,当然得用十成的绕指柔才行了。

    因此,乔念恩乖巧地倚在凌司夜‘胸’前,纤纤细指无意识地在他‘胸’前画着圆圈,嗓音带着欢好过后的慵懒,“司夜,还生气吗?”

    凌司夜没出声,眼眸却缩了下,黑亮地闪了起来。

    乔念恩低叹一声,知道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安全感,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说道,“苏阿姨她是妈咪的闺蜜,心地十分善良的。之前她为了能让云昊天继承云家的家业,才提出只要他娶了我这样的玩笑,才能逍遥自在,不用回来继承家业,你又何必当真?”

    凌司夜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怕某些人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此时的凌司夜心知肚明,算刚开始苏倩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而已,而如今云昊天看着乔念恩的眼神,丝毫不自己弱半分。

    那种浓浓的占有‘欲’,分明是男人看心人才有的眼神,除非他傻了才会看错!

    听到凌司夜这么说,乔念恩有些不高兴地嘟起了粉‘唇’,“你是不相信我么?难道我乔念恩在你心里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你放心吧,我不会喜欢他的。”

    看着窝在自己怀里委屈巴巴的小人,凌司夜冷哼一声,把乔念恩拥得更紧了些,“不管怎样,我都不愿意看到那个云昊天跟你单独在一起!我对他半点都不放心!”

    乔念恩闻言咯咯笑了起来,“你不放心他?难道还不放心我?”

    “不放心!”凌司夜郑重摇了摇头,恨不得将乔念恩融入自己的骨血,“宝贝,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好,更不能了解男人对你美好的觊觎!”

    说着,凌司夜拉起乔念恩的手,放入自己的嘴里轻咬了下,这才郑重地凝视着乔念恩的眸子,深情款款道,“念恩,我们赶紧举办婚礼吧!如果时间来不及,先领结婚证也行!”

    “结婚?”乔念恩愣了下,凌司夜这是在跟自己求婚么?

    “是的,结婚!念恩,你一次次从我身边失踪,我真的怕了。尤其现在又跳出个云昊天,我心里更是担心的不行,生怕你会被他抢走。”

    凌司夜眼带着丝从未有过的慌‘乱’,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弄’丢了这辈子最爱的‘女’孩。

    看着情绪‘波’动的凌司夜,乔念恩知道此时的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顺从地点点头,“好,等回去了,我跟爹地和妈咪提这件事。”

    “真的?”凌司夜惊喜地将乔念恩抱起,刚才才平复下来的心情因为‘激’动再次狂‘乱’了,他抱着念恩回到‘床’,身下竟然又有了反应,乔念恩感觉纤细的腰身…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还来?”

    “当然,这是天大的喜事,必须庆贺一番!”凌司夜霸道地说完,不由分说地低头顺着乔念恩优美的天鹅颈,一路蜿蜒向下,‘吻’遍她的全身。

    再次演刚才‘激’烈。

    乔念恩娇弱无力地靠在凌司夜怀里,觉得迟早有一天,自己要被他整个吃干抹净吞入腹。

    直到快要日三竿,乔念恩终于在凌司夜霸道却又溺死人的温柔下,不堪重负地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