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他居然又碰了她!

    凌司夜满足地将乔念恩抱在怀里,拥着她沉沉睡了过去。品書網

    两人‘交’颈而眠,乔念恩这一觉一直睡到正午时分,才全身无力地醒了过来。

    她有些疲惫地想要坐起来,才发现手臂酸软的根本抬不起来,只好无奈地将手臂放下,转身看向紧紧搂着自己腰身的凌司夜。

    此时的凌司夜正睡得香甜,‘挺’直的鼻梁下是淡漠的薄‘唇’,看得乔念恩心底铺满了温柔。唯有睡着时,他才会看去那么人畜无害,一旦醒来,他的眼里将蓄满苍鹰的桀骜与雄狮的猛烈,深深的吸引着她。

    “满意你看到的么?”凌司夜在乔念恩的注视下醒了过来,冲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眨了眨眼睛。

    乔念恩没想到自己偷偷的注视会被抓个正着,害羞的想要缩进凌司夜的怀里,却被他紧紧捉住拥在‘胸’前,“饿不饿?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去你家。”

    说着,他体贴地坐起来,帮乔念恩穿衣服,并且顺手揩了好几把油,惹得乔念恩脸红的不行。

    好不容易从‘床’起来,乔念恩刚要下‘床’,被一双坚实的臂膀打横抱了起来。

    她轻呼一声,“凌司夜,我自己走,快放我下来。”

    “你确定?”凌司夜邪邪笑了下,他不信经过几番H爱,他的‘女’孩还能有力气走路。

    看着凌司夜眼的狡黠,乔念恩气的不行,她当然看懂了他眼的调侃,挣扎着从他的怀里跳下来,“还不都是你这个‘混’蛋,我……”

    然而她的脚刚刚落地,双‘腿’酸软的支撑不住,靠在了凌司夜的怀里。

    “哈哈哈,”凌司夜朗笑出声,一把将乔念恩抱起,大步朝着楼下走去,“好好,都是我不好,乖~还是先补充些体力吧,不然等下去你家也要我这样抱着不好了。”

    “还不都要怪你!”乔念恩恨不得一脚踢晕他,她的怒气很快被淹没在凌司夜的笑声,根本没了踪迹。

    等两人浓情蜜意地填饱了肚子,凌司夜这才轻柔的帮乔念恩擦拭掉‘唇’角的食物油腻,然后问道,“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力气走路?”

    乔念恩气冲冲横了凌司夜一眼,“哼!当然可以走了!”

    说着,她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尝试着往前迈步。

    两‘腿’间仍旧酸软的厉害,不过之前已经好了很多,已经能够行走自如了。

    乔念恩在心里默默咒骂了凌司夜一番,这才转回头看着憋笑不已的他,板着小脸道,“快走啦,笨蛋!”

    凌司夜点点头,站起来两步跟乔念恩的步伐,不着痕迹地将她的手臂揽入自己的臂弯里,让她好借力行走。

    乔念恩有了依仗,这才走得没那么艰难。她靠着高大的凌司夜,牙根恨得直痒痒,以前也不是没有跟他那样过,却从来没像今天这般辛苦,看来以后还真不能惹—火他,不然受苦的只能是自己。

    凌司夜驾着豪车,在乔念恩有一搭没一搭的白眼行驶着,稳稳停在了乔家别墅内。

    “走吧,我的小公主。”凌司夜帅气的帮乔念恩打开车‘门’,冲她伸出手。

    乔念恩从车内走出来,搭着凌司夜的手,并肩朝着家里走去。

    经过刚才路的修整,她这才觉得自己‘腿’间有了几分力气,总算能够正常的走路了。

    不过心里仍是免不了又将凌司夜给默默埋怨一番,暗搓搓寻思着什么时候整蛊他出气。

    两人很快走到别墅正厅前,还没迈入‘门’槛,听到里面传来洪亮的欢声笑语声,很明显是乔斯洛的笑声,看来他已经回来了。

    凌司夜暗暗隆起眉心,只因他从那阵欢声笑语,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那个令人生厌的云昊天应该也在里面。

    乔念恩却没顾得分辨那么多,脚步轻快地挽着凌司夜的臂膀,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甜甜地唤着,“爹地,妈咪,我回来了!”

    客厅内,乔陌漓端坐在沙发,身旁坐着乔斯洛,正和另一边沙发坐着的云昊天聊得正欢。

    “云昊天?你怎么来了?”念恩不知道这个家伙竟然追到M国她的家里了!

    “怎么?不能么?”云昊天黑眸温和的直视念恩。

    凌司夜的目光暗沉了下来,他猜得果然没错,又是这个讨厌的家伙!

    不过眼下并不是跟云昊天算账的时候,凌司夜将目光从云昊天身无视过去,冲着乔陌漓和乔斯洛打着招呼,“乔叔叔,斯洛。”

    “嗯,坐吧。”乔陌漓淡淡应了声,脸‘色’的笑容随着凌司夜的到来收敛了不少。

    云昊天看到乔念恩和凌司夜搀着走进来,脸的笑容跟着没了踪影。

    他立即从沙发站起来,走到了乔念恩的身旁,用‘阴’冷的眸光瞪视着凌司夜。

    如果眼神能够充当刀子的话,只怕云昊天的眼神已经将凌司夜给凌迟一百遍了!

    昨晚他被凌司夜打倒在地后,眼睁睁看着凌司夜抱着乔念恩了飞机,立即搭乘飞机飞来了M国,想要把乔念恩给带回去。

    不过云昊天并不知道凌司夜的住址,索‘性’直接来拜访乔陌漓,寻思先跟他打好关系,这样带走念恩时会少些阻力。

    而一切正如云昊天想的那样,他彬彬有礼的模样和风趣的谈吐,很快赢得了乔陌漓的喜欢,成为了座宾。

    只是云昊天没有想到,自己在乔家等了足足一午,始终都没有见到乔念恩回来。

    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才终于听到乔念恩堪莺啼般的娇嫩嗓音,整颗心瞬间跟着活泛起来,觉得周围洒满了阳光,一切都是那么的明媚。

    不过这些明媚却转瞬即逝,只因他看到了跟着乔念恩一同走进来的凌司夜!

    尤其是当云昊天靠近乔念恩后,看到了她脖颈有两枚不太明显的浅红淤痕时,原本平静的眼眸瞬间被肃杀充斥,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丝温和。

    他的双手骤然收紧,暴起的青筋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愤怒。

    该死的凌司夜,居然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