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18章他将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第918章他将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她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猜到了爹地之所以会为云昊天说话,无非是想为他争取些接近自己的机会;却怎么都没想到,爹地竟然‘私’下里已经确定了让云昊天和凌司夜公平竞争,这简直太荒谬了!

    “咳咳,”乔念恩惊愕地连着咳嗽了两声,连忙正‘色’冲乔陌漓摆明自己的态度,眼神里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爹地,我想之前是我没有跟你说清楚,才让你误会了。我知道云昊天很优秀,可是不管他有多好,我爱的人始终都是凌司夜。因为我和凌司夜在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包括……”

    乔念恩的话刚说到这儿,听到客厅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是云昊天推‘门’走了进来。

    云昊天刚才被乔斯洛找借口支了出去,不乐意跟凌司夜站在一起,自己随意逛了几步,百无聊赖地又逛回了客厅。

    他走进去才发现,乔陌漓似乎在跟乔念恩说着些什么,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小公主,此刻脸正透着桃‘花’粉,可爱的不行。

    “哦,我只是进来喝杯水,乔伯伯,念恩,没有打扰到你们吧?”云昊天礼貌地站在了客厅‘门’口,没有继续往前走。

    乔陌漓随和的冲云昊天点点头,“这孩子,怎么可能会打扰我们呢?你随意些,当这里是自己家。”

    “好的,我拿瓶饮料走,乔大哥还在外面等着我呢。”云昊天随意答了句,朝着楼梯拐角的冰箱走去。

    见云昊天转向楼梯口,乔念恩才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把音量给压小些,继续冲乔陌漓表明自己的心迹,“爹地,我和凌司夜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包括我的命都是司夜给的,我这辈子是不可能辜负他的。”

    乔陌漓看着神‘色’坚定的乔念恩,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微微点了下头,表示清楚了她的心思。

    乔念恩本来还想多解释几句,又担心会被云昊天听到了尴尬,没有继续说下去。反正刚才她已经声明了自己的意思,爹地应该已经明了了吧?

    而乔念恩不知道的是,即便刚才她已经把说话的声音压到了最低,却仍是被耳聪目明的云昊天听了个一清二楚。

    云昊天原本只是无意间逛回来的,担心自己打扰了乔陌漓和乔念恩说话才随意找了个借口说回来拿水,却没想到凑巧听到了念恩最后面说的那两句话。

    这两句话本来是乔念恩为了声明自己的态度才着重说的,可是听在云昊天的耳朵里却完全变了个样。

    之前云昊天觉得很怪,明明凌司夜并没有什么自己出‘色’的地方,为什么念恩却始终不舍得离开凌司夜的身边。如今他总算是明白了,原来一切的根源,只是因为小公主心底太过善良,想要报答凌司夜的救命之恩才违心跟凌司夜在一起的。

    想到这儿,云昊天嘴角‘露’出抹冷笑,快速从水吧内随意拎了两瓶水,大步离开了客厅。

    而此时,‘花’园的凉亭下,乔斯洛正推心置腹地敲着凌司夜的警钟,神‘色’十分的玩味。

    “司夜,看来你是遇对手了,千万不要小看了云昊天,他将是你最不能忽视的劲敌,要努力啊!”

    听了乔斯洛的话,凌司夜顿时不悦地皱起眉头,心里燃起熊熊怒火,煎熬的心口火热难忍。

    刚才他和念恩进屋时,已经从乔陌漓的眼里看到他对云昊天的欣赏,如今乔斯洛再这么一说,看来云昊天真的是个十分棘手的存在呢!

    无边的烦躁席卷凌司夜的心头,令他左立难安,索‘性’从石凳站起来,走到人工湖旁,皱着眉头看着平静无‘波’的湖面,心里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乔斯洛坐在凉亭内,默默注视着凌司夜的一举一动,知道他此时心里纠结的厉害,却爱莫能助。

    身为凌司夜的多年好友,他自然希望凌司夜最终能够跟念恩在一起;可是从身为大哥的身份,为着念恩的幸福着想,他心里其实是赞同乔陌漓的观点的,觉得云昊天凌司夜更适合照顾念恩些。

    时间在人工湖旁凝滞,连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将两人沉默的气氛冷凝成霜。

    凌司夜的脸绷的不行,缩在西装袖口内的拳头早已攥得直爆青筋。

    他是何等的聪慧,早已从乔斯洛的话音听到了乔家人的态度。难怪念恩被云昊天劫持他们半点不着急,只怕是早默许了这件事的发生吧。

    在乔家人的眼,给念恩带来无数灾难的自己,只怕根本不过多年久友之子来得靠谱。只是,难道仅仅因着他们的默许,自己该知难而退么?

    不!

    凌司夜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不等质问自己,已然知道了答案。

    这辈子,他只会有念恩一个‘女’人,任何人都不要想把她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而他,也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把他的‘女’孩拱手让给任何人的!

    凌司夜的眼眸内蓄满了坚定的光芒,目光灼灼地凝视着眼前的湖水,心里早已定如磐石。

    念恩,这辈子你都不能离开我,连这个想法都不能有!

    在这时,云昊天已经迈着长‘腿’从客厅走了过来。

    他手里拎着两瓶水,慢悠悠走到凉亭内,丢给乔斯洛一瓶水,自己拧开一瓶灌了几口,他站起身轻蔑地走到站在湖边的凌司夜旁边。

    不屑的看着沉思的男人,“凌司夜,你放手吧!刚才我去客厅拿水,清楚听到了念恩正在和乔伯伯的谈话,她根本不爱你。”

    凌司夜猛地转过身,双眼早已因为愤怒变得充血般猩红,咬牙切齿的步步朝着云昊天‘逼’近,“你在胡说什么?!念恩一直都爱我,你不要妄想‘插’足我和念恩的间,是男人不要这么卑鄙!”

    “哼,”云昊天丝毫没将凌司夜愤怒的表情看在眼里,而是继续嘲讽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呵呵,原来念恩之所以答应嫁给你,只是因为你曾经救过她的命,她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才和你在一起的!凌司夜,你能不能有些节‘操’?你救了念恩的命确实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可是你不能用道德来绑架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孩!因为这根本不是男人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