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19章她答应嫁给你是为了报恩
    第919章她答应嫁给你是为了报恩!

    听完云昊天的话,凌司夜原本愤怒的眼神瞬间冷凝下来,连眼神都变得绝望又冰冷,里面结满了寒霜。

    他的外表看去平静无‘波’,内心却早已掀起了万丈巨‘浪’!

    他和念恩的那些往事,包括他曾经救过念恩‘性’命的事,云昊天根本不知道!如今云昊天却以这么蔑视的表情来嘲讽自己,证明他应该是从念恩的口听到的这些。

    难道,念恩她真的不爱自己?之前之所以答应他的求婚,仅仅只是为了报恩?

    无边的冰冷席卷凌司夜的全身,将他冻得险些失去知觉,眼前一阵阵发黑,随时都可能昏厥!

    不!

    不是这样的!

    他的念恩绝对不是这样的!

    她爱他才会答应他的求婚,才不是云昊天嘴里的什么狗屁报恩!

    凌司夜努力平稳着自己即将崩溃的心绪,算他现在再怎样心痛难捱,也绝对不会在云昊天这个该死的家伙‘露’出一星半点!

    “你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些?”凌司夜的眸光重新恢复之前的桀骜不驯,转身跟云昊天拉开了距离,半秒钟都不想站在他身旁。

    云昊天的倨傲起凌司夜来只多不少,他冷冷甩给凌司夜的背影一个白眼,转身朝着客厅走去,“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只怕你自己心里谁都清楚!爱情绝对不是用怜悯和感‘激’换来的!”

    乔斯洛坐在石凳看着两人一个愤怒无,一个‘阴’冷玩味,不知道两人唱的这是哪一出,虽然之前两人势同水火,也没闹到这种你死我活的地步啊!

    看着云昊天大步朝着客厅走去,乔斯洛跟着站起来,两步来到了湖边。

    他张张嘴想要冲凌司夜说几句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迟疑了两秒,索‘性’大步离开湖边,也朝着客厅走了回去。

    湖边很快只剩下孤零零的凌司夜一人,他紧紧抿着‘唇’,任由无边的纷‘乱’思绪将自己淹没,心痛的早已忘了今夕是何年。

    冷肃的风在湖边盘旋,吹皱了原本平静的湖水,推开一道道蜿蜒的‘波’‘浪’,延伸至凌司夜的脚畔,终于令他回过些神。

    他扭头看向身后不远的客厅,无声地叹息了下,抬脚朝着那里走去,步伐沉重缓慢,宛如前方是杀戮四起的狼烟战场似得。

    而他,则是即将奔赴战场,完全不知道命运如何的惶恐小兵。

    客厅离得其实不太远,凌司夜却觉得自己仿佛耗尽了全部的气力似得,才终于来到了客厅外的走廊。

    还未进屋,他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欢声笑语,气氛很是祥和。

    “那时候我刚读初啊,刚准备去晚自习,一群牛高马大的哥们把我给包围了。我啊?我当然不怕啊,然后特镇定地问他们想做什么,为首的大汉冲我拱拱手,问我知不知道三班的丁眼睛住哪儿?我当时乐了,丁眼睛我熟啊,住我宿舍铺啊!于是我详细的给他们画了张怎么去我宿舍的路线图,然后目送他们离开,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格外的鲜‘艳’……”云昊天的声音郎朗传了过来,带着几分得意。

    “后来呢?你这小子啊,这肯定也是桩糗事。”

    “对啊,然后呢?然后呢?”

    屋内传来乔陌漓和乔念恩的追问声,令站在‘门’外的凌司夜听得很不是滋味。

    然而云昊天的声音仍在继续,只听到他很是得意地笑了两声,然后才故作玄虚地揭开了谜底,“然后啊,然后等我下了晚自习,看到丁眼睛鼻青脸肿地坐在宿舍‘门’口,手里拿着那张我画的路线图,正在一个个盘问,到底是谁把他的住址给卖了,害得他被久追不到的班‘花’的表哥带人给揍了……”

    “哈哈哈,笑死了。”

    “你呀,你这小子,真是有趣啊!”

    随着云昊天的话音落下,屋内瞬间响起满屋子的欢声笑语,气氛之前更加的祥和。

    凌司夜静静站在外面,突然间觉得,眼前隔着的并不是薄薄一道‘门’,而是隔着重重大山!

    想也不想地,凌司夜推‘门’走了进去,他讨厌这种感觉,算眼前是重重大山,他也要劈开重重阻碍,让它变成坦途大道!

    客厅‘门’无声地开启,真皮沙发坐着四个人,亲热的犹如一家人般密不可分。

    颜汐落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从楼下来,并肩跟乔陌漓坐在正央,此时正满意的冲云昊天点头微笑;

    连乔斯洛也不停的用手指敲着桌子,眼里布满了赞许。

    凌司夜赶紧将目光移向缩在沙发的乔念恩,他此时最想知道的,是他的‘女’孩的反应!

    然而,等凌司夜看清了乔念恩的眸光,整颗心瞬间坠入了无边的深渊,清楚听到了心脏被撕—裂的声音。

    他的‘女’孩,那样乖巧地缩在沙发,俏丽的脸庞笼着怡人的笑,却不是冲他,而是眉眼弯弯地看着云昊天,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里蓄满了欣赏和赞许。

    无边的痛楚席卷了凌司夜的全身,他清楚无误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被一片片撕得粉碎,然后丢进深渊内再也没有踪迹,只剩下被凌迟的躯壳。

    呵呵,凌司夜无声地扬了下‘唇’角,或许,自己真的是多余的那个!

    他再次不舍得看了眼窝在沙发的乔念恩一眼,抬起沉重的脚步,扭头走出了客厅。

    推‘门’前的他有伐山倒海的气魄,只因他笃定他的‘女’孩深爱着他!可等他看到了自己深爱的‘女’孩眼对云昊天的那抹欣赏时,所有的勇气都像被推翻的沙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像一夫当关的英武将军,却因着那一个眼神,兵败如山倒,输得一塌糊涂。

    凌司夜脚步蹒跚的离开了客厅,失魂落魄地走回自己车内,踩下油‘门’驶出了乔家的别墅。

    而乔家的客厅内,仍回‘荡’着云昊天风趣的笑谈,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

    时间在乔家人和云昊天的欢声笑语不知觉得过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看到了晚饭的时间,乔念恩扭头看了眼窗外,这才有些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