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21章他抱着别的女人走进包厢……
    第921章他抱着别的‘女’人走进包厢……

    对他们而言,没什么自己宝贝‘女’儿的幸福更重要的事情了,而凌司夜带给念恩的,只有无边的烦恼。 !

    夜‘色’一点点暗沉下来,乔家的晚宴逐渐到了尾声,之前独自离开乔家的凌司夜则开车在街头‘乱’逛。

    他的心里烦‘乱’不已,念恩看向云昊天时的那抹欣赏像刀子般刺痛着他的心,扎得他险些喘不过气来。

    而乔家明显已经不待见他了,他该怎办?

    念恩是他的‘女’孩,怎么能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别的男人呢?!难道,真的像云昊天所说,念恩之所以会答应嫁给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之前救了她的‘性’命?!

    凌司夜猛地踩下油‘门’,攥紧的拳头重重砸在方向盘,脸‘色’‘阴’沉的狰狞可怖。

    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完全被云昊天的话给带跑偏了思绪,也知道这样根本不是明智之举,可是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心!

    眼前是灯火通明的街景,凌司夜索‘性’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摇摇晃晃地随意推开一间临街酒吧,信步走了进去。

    他觉得自己的头都快要爆炸了,迫切需要酒‘精’来麻醉下大脑,抚慰伤痛累累的心,不然真的会疯掉!

    酒吧内一如既往的喧嚣,红男绿‘女’们借着昏暗的灯光肆意发泄着,或高谈阔论,对酒当歌。

    凌司夜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让服务员送来几瓶酒,仰头灌了起来。

    辛辣的烈酒像水一样灌入凌司夜的胃,火辣辣烧起,蔓延至四肢百骸,总算缓解了他险些爆炸的大脑,能够不用再去揣测任何。

    凌司夜一杯杯灌着烈酒,很快桌子倒下了好几个空酒瓶,他原本清醒的意识也跟着慢慢朦胧起来。

    脑海只剩下无解的疑问:念恩,如果失去了你,该让我怎样度过漫长的余生?

    乔念恩正没‘精’打采扒着饭,心里却没来由刺痛了下,令她赶紧放下饭碗,果断的从饭桌站起来,“我吃饱了,想出去下透透气。”

    乔陌漓和颜汐落愕然地看着那碗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米饭,知道乔念恩压根心不在焉,只好看向云昊天,示意他陪陪念恩。

    云昊天点点头,跟着站了起来,“走,我陪你出去走走。”

    乔念恩没再说什么,甚至连客套的笑脸都挤不出来,急匆匆走出客厅,投入了茫然的夜‘色’。

    此刻的她心里记挂着凌司夜的安危,担心他是生病了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才不告而别的,压根再顾不任何。

    云昊天跟在乔念恩身旁,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模样,心疼的不行,索‘性’拽住乔念恩的手,拉着她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走,我带你去找凌司夜!”

    他要找到凌司夜那个‘混’蛋,然后狠狠的给他几拳,让他赶紧从念恩的世界里滚开,不再令她难过!

    乔念恩愣了下,到底是遵循着自己的心了车。是的,她迫切想要找到凌司夜,她要仔细问问他,怎么突然走了呢?甚至都没有跟她道别,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云昊天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失魂落魄的乔念恩,心里蓄满了怒火。

    她像‘花’丛间的‘精’灵,本应该无忧无虑,如今脸却布满了忧伤哀愁,这一切都是凌司夜那个‘混’蛋给害得!等他找到他,一定不能轻饶他!

    流线型的跑车发出气势磅礴的怒吼声,载着怒气冲冲的云昊天和担心不已的乔念恩,很快离开了乔家别墅,淹没于茫茫夜‘色’。

    酒吧内,凌司夜桌的酒瓶东倒西歪地躺满了桌面。

    他觉得头重的厉害,却不舍得放弃被酒‘精’麻醉的滋味,招手再次呼唤着酒保,“酒,再给我送酒!”

    酒保很快再次送来几瓶洋酒,收起桌的空瓶后利索离去。

    凌司夜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伸手‘摸’了好几次才总算‘摸’到了手旁的酒瓶,仰头再次灌了起来。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让酒‘精’来麻醉自己,这样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心痛了!

    正喝着,一只素手握住了他的酒瓶,“酒可不是这样喝的。”

    凌司夜循声抬头,视线早已模糊成一团,只见面前的人影在晃动,“念恩?是你?你总算来了。”

    说着,凌司夜顺势握住了来人的手,一把把她拥入自己怀里,喃喃低语着,“宝贝,你总算是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坐在凌司夜怀里的并不是乔念恩,而是来酒吧里消遣的‘女’人。她原本是来酒吧里找乐子,一眼看了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的凌司夜。

    若是换做往日,这个‘女’人是不屑于和任何男人搭讪的,而今日不同,只因为这个男人,是M国大名鼎鼎的凌司夜。

    自从凌氏集团成立那天起,M国没有哪个‘女’人不认识凌司夜,她也不例外。

    而这个‘女’人是M国富商的‘女’儿姚碧倩。

    她记得在凌氏成立那天,她的家族被仇家陷害,自己落魄到即将堕入地狱时,这个男人像天使般降临在她的眼前,给了她生的希望。

    因为当时凌氏的注资让她父亲的工厂起死回生,之后规划到凌氏名下供应货物。

    这才让她和父亲不至于倾家‘荡’产流落街头。

    虽然当时的她卑微的连他的名字都不敢问,却早已将他的容貌刻在了心,一丝一毫不敢忘却。

    这么长时间来,姚碧倩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再次和凌司夜有‘交’集,却始终没有机会,但是今天没想到无意间走进的酒吧,却让她看见了他。难道,这是所谓的缘分?

    姚碧倩的心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那双早已饱经世故的眼蓄满了‘激’动的泪光,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摆摆,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总算走到了凌司夜的身边。

    都已经过去两年了,他肯定早已经不记得她了吧?没关系,那让他忘掉当年卑微的她,重新认识如今凤凰涅槃的自己吧!

    姚碧倩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鼓足勇气才走到凌司夜跟前,用最魅‘惑’的姿势拦下了他即将送—入口的烈酒。

    她见惯了各种形形‘色’—‘色’的男人,知道要怎样才能得体又‘性’感的呈现自己最完美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