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22章念恩目睹心碎的一幕……
    第922章念恩目睹心碎的一幕……

    只是姚碧倩算计好了一切,却没想到那个被自己记挂了两年的凌司夜,根本没有‘露’出任何惊‘艳’的眼神,而是粗鲁的将她搂入了怀。

    还喊着什么念恩的名字!

    被他霸道的带入怀,鼻尖缭绕着他好闻的男人味,姚碧倩知道,自己的灵魂这么沉—沦,再也逃不掉。

    这个自己思慕了两年的救命恩人,一重逢用一种令人心折的霸道宣誓着他的所有权,唯一美不足的是,他记错了她的名字。

    那个叫什么念恩的,她根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没关系的,从今以后,她会让他的记忆力,只容得下她一个人的名字。

    姚碧倩嘴角‘露’出抹自信的笑,扬手勾住凌司夜的脖颈,娇媚地凑向他那两片‘性’感的薄‘唇’,“是的,是我,我来了。”

    而此时,云昊天带着念恩在街转了很久,这才在酒吧外看见凌司夜的车子。

    两人立即停下车走进酒吧,正好看见凌司夜抱着一个‘女’人!

    两人亲密无间的互动,恰好被到处寻找凌司夜的乔念恩和云昊天看了个一清二楚。

    乔念恩万万没想到凌司夜竟然在酒吧喝酒,还将将一个‘女’人搂入怀的一幕。

    看着凌司夜那么亲昵的冲被他搂在怀里的‘女’人叫宝贝,乔念恩心里犹如惊涛骇‘浪’。

    她险些昏过去!心里一阵刺痛。她想也不想地往前走去,想要当面找凌司夜问个清楚,却被云昊天给拉住了脚步。

    云昊天冲乔念恩摇摇头,“不要过去自找其辱,这样的男人压根不值得你爱!你看看他那个窝囊劲!”

    乔念恩眼里早已蓄满了眼泪,想要挣开云昊天的手。

    然而她的手却被云昊天攥得死死的,压根挣脱不了,只好大声冲他发着脾气,“不用你管,云昊天,你放开我!”

    “放开你去他的面前,然后任由你被他羞辱么?不,我办不到!”云昊天固执地摇摇头,不仅不放手,反而伸出手拥住了乔念恩,想要把她从酒吧带走。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最喜欢的‘女’孩被凌司夜那个‘混’蛋羞辱!

    两人的争执很快引得酒吧里的人频频侧目,凌司夜正低头想要‘吻’向怀里的“乔念恩”,却意外听到了她的声音在对面响起,连忙摇摇头拉回些神智,这才发现自己的怀里是个长相妖‘艳’的‘女’人,而他最爱的念恩却站在酒吧不远处跟云昊天拉拉扯扯!

    醉醺醺的凌司夜妒恨地看着云昊天拥着乔念恩,心痛得险些窒息。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最爱的‘女’孩,居然那样任由云昊天拥着,明明她之前只肯投入他的怀抱的!

    念恩,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么?真的看了这个叫云昊天的家伙?!

    姚碧倩窝在凌司夜的怀里,眼看要凑向他的‘唇’,却发现他扭头看向别处,伸手将他俊美的脸庞扭了过来,“凌总,我是碧倩,你还记得我吗?”

    凌司夜心如针刺,他看着云昊天霸道的拥着念恩,而乔念恩却用怨恨的眸光看着他。

    他突然低低的笑了,他此时的心像是破了一个窟窿一样……

    突然低下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女’人,嘴角‘露’出抹凄凉的笑,故意大声说道,“当然记得你,小妖‘精’,今晚我满足你!”

    说着,他低下头,冲‘女’人厉声说,“扶我去包厢,钱会给你的!”

    姚碧倩微微一愣,脸瞬间笑开了‘花’,怎样重逢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开了个好头不是么?

    她连忙从沙发站起,将喝得醉醺醺的凌司夜搀起,扶着他摇摇晃晃朝酒吧包厢走去。

    在姚碧倩扶着凌司夜走进包厢的时候,乔念恩的脸惨白的像张白纸!

    他怔怔的看着凌司夜被‘女’人架进包厢……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最爱的男人,当着她的面,居然会抱着别的‘女’人,说着那样‘露’骨的话,还直接进了包厢,难道这是做梦?

    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觉得灵魂早已碎成了一片片,被抛入了万丈深渊。

    看着凌司夜整个人亲昵地挂在那个妖‘艳’的‘女’人身,乔念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趋将崩溃的情绪,她大喊一声,“凌司夜!”

    而男人僵硬着脊背闭血红的眸子,却始终没有转身,乔念恩情绪瞬间崩溃,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她再也无法承受眼前的一幕,再留在那里,她真的会心碎而死的!

    看着痛哭着跑出去的乔念恩,云昊天气得咬牙切齿,只好跟着也跑了出去。如果不是他心里记挂着乔念恩的安危,早已经一拳砸过去,将凌司夜给揍到死!那个人渣!

    而凌司夜整个人都挂在姚碧倩身,当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他睁开猩红的眸子,看到乔念恩和云昊天离开了酒吧,这才停下脚步,一把将搀扶着自己的‘女’人给推开,语气冰冷如霜,“滚!”

    姚碧倩被推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形。

    不过她并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转身走开,而是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裙,笑着又走了过来,“我知道你喝醉了,没关系的,我扶你进去。”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已经思慕多年,无数次因此想他从梦惊醒。如今他在自己眼前,她怎么可能舍得这么离开?

    凌司夜冷冷的看着‘女’人,犹如地狱的恶魔,“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凭你,还不配扶我,滚!”

    他踉跄的走出酒吧,坐进车里,一脚踩油‘门’,车子如箭一样离开,他把车子停在自己别墅院子,在车里昏睡过去…

    冲出酒吧的乔念恩伤心‘欲’绝,边跑边小声啜泣着,一心只想逃离远远的,离开刚才刺痛她灵魂的那一幕。

    不,刚才她看到的不是真的,那个挂在别的‘女’人身,和别的‘女’人调—情的,怎么可能是凌司夜呢!一定是她看错了呀!

    “念恩,念恩!”

    身后传来云昊天焦急的呼唤声,他迈开长‘腿’紧紧追乔念恩,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生怕她会受伤,“念恩,这里都是车,你这样横冲直撞的,很容易出事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