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他根本配不你!

    乔念恩脸挂满了泪痕,奋力挣脱云昊天的手臂,“你走开,我不用你管!”

    云昊天知道是刚才酒吧里的一幕刺痛了乔念恩,心里对凌司夜更是恼恨的不行。 不过眼下街头遍布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任由念恩在街头穿梭的。

    “走,我先送你回去!”云昊天说着不顾乔念恩的反对,硬是把她给拖到了自己车旁,“既然是我把你从家里给带出来的,要负责把你安全的给带回去!”

    乔念恩压根不想回家,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挣扎着不肯车,“我不回家,云昊天,我不要回家,你走开!”

    看着整个脸‘色’惨白到不行的乔念恩,云昊天心疼的不行,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总算把她给拽入了车内。

    “乖,我先送你回去,暂时忘了今晚的事情,好吗?”云昊天柔声劝着乔念恩,帮她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朝乔家别墅驶去。

    车子呼啸离去,乔念恩像丢了半个魂似得坐在车内,肩膀不停地耸动着,泪珠无声地自眼眶滚落下来。

    云昊天将车子开得飞快,眼角的余光时不时注视着乔念恩,心疼的不行。看着她无声哭泣的模样,刚才的啜泣更令人生疼。

    “念恩,凌司夜他……”

    “不要跟我提他!”

    云昊天尝试着安抚下乔念恩的情绪,然而话刚说了个开头,看到乔念恩抗拒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拜托你什么都不要说,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儿!”

    见乔念恩如此,云昊天只好幽幽叹了口气,如果他知道带乔念恩出来会看到刚才那一幕,打死他他也不会带着她来找什么凌司夜的!

    那个该死的‘混’球,居然害得念恩这么伤心,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车内再度变得沉默,云昊天冷着脸将车子提到最高速,没一会儿驶入了乔家的别墅。

    乔家还亮着灯,很明显乔陌漓和颜汐落都在等着乔念恩回家,并没有早早睡下。

    这会儿听到云昊天的车子响,结伴从客厅内走了出来。

    “念恩?找到凌司夜没有?”

    颜汐落柔声问着,边说边来到云昊天车前。

    云昊天从车内下来,低低打了声招呼,“伯母,还没有休息么?”

    “没呢,你们出去这么久不回来,我有些不放心。对了,你带念恩找到凌司夜没?念恩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坐在车里不下来?”

    颜汐落怪地看向车内,她明明看到念恩坐在里面的,怎么没看到她有半点想下来的意思呢?

    云昊天脸‘露’出为难的神‘色’,走到乔念恩旁边,帮她拉开车‘门’,“念恩,到家了,先下来好不好?”

    乔念恩早看到自己的爹地和妈咪从屋内走出来接自己,原本垂泪不已的眼眶更是酸涩起来。

    不过她并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眼泪,刚才趁着他们不注意,早已经将眼泪给偷偷擦了个干净。

    这会儿见云昊天拉开了车‘门’,弯腰从车内走了出来,淡淡冲颜汐落和乔陌漓打着招呼,“爹地,妈咪。”

    知‘女’莫若母,颜汐落早已经从乔念恩泛红的眼角看出了事情不对,关切地走到她跟前,握住了乔念恩的手,“念恩,你这是怎么了?是跟凌司夜吵架了么?”

    颜汐落关切的目光柔柔铺在乔念恩身,令她好不容易控制好的情绪再度崩溃,再也做不到淡然漠视,挣开颜汐落的手,小跑着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她的心里难受极了,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乔念恩小跑着从乔陌漓身旁经过,却没有停留,很快冲回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关了‘门’,埋进被子里痛哭了起来。

    这下可把颜汐落和乔陌漓给急坏了,他们纷纷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云昊天身,不明白乔念恩这是怎么了。

    云昊天为难地抓了下自己的头发,犹豫了两秒,决定还是据实相告的好,把晚在酒吧里看到的一幕全部说了出来。

    “乔伯伯,乔伯母,晚我带念恩去找凌司夜,然后在一家酒吧找到了他。只是……只是他正搂着个‘女’的……然后……念恩哭着跑回来了。”

    云昊天支支吾吾地没敢说的太详细,不过这么寥寥几句话,足以令颜汐落和乔陌漓明白了个大概。

    难怪念恩的情绪会那么的失控,只怕凌司夜并不是只搂着个‘女’的那么简单吧!

    “真是岂有此理!”乔陌漓气恼地不行,转身朝客厅走去,“这个凌司夜,真是太过份了!”

    颜汐落也失望地直摇头,“是啊,他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女’儿呢?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说着,颜汐落快步了楼,朝着乔念恩的房间走去。她的宝贝‘女’儿这会儿肯定伤心怀了,她得赶紧去安慰她几句才行。

    看着颜汐落了楼,乔陌漓亦步亦趋的跟了去,云昊天也没敢离开,三两步跟着走了来。

    颜汐落率先来到乔念恩卧室前,轻轻敲了下紧闭着的卧室‘门’,“念恩,开开‘门’让妈咪进来好不好?”

    乔念恩正埋头扑在被子里掉眼泪,听到颜汐落的呼唤,连忙坐起来用纸巾擦了擦眼泪,起身打开卧室‘门’。

    颜汐落心疼地看着眼睛早已哭得红—肿,却努力想挤出笑容的乔念恩,牵着她的手坐在卧室的沙发,“傻孩子,想哭痛痛快快哭出来好了,不用忍得那么辛苦,妈咪又不会笑你。”

    软眼温语的安慰瞬间令乔念恩藏起的泪水泛滥起来,她靠进颜汐落的怀里,伤心地小声啜泣起来,‘激’动到语不成句,“妈咪,我……我……”

    “妈咪知道,妈咪都知道,”颜汐落轻轻拍着乔念恩的肩头,“乖,哭出来好了,没事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乔陌漓黑沉着脸靠在卧室‘门’前,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哭得泣不成声,气冲冲说道,“这个凌司夜太不像话了!从明天开始,绝对不许踏入咱们乔家半步!哼!我乔陌漓的‘女’儿还轮不到他来欺负,他压根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