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24章她这辈子都是我的女孩
    第924章她这辈子都是我的‘女’孩!

    正靠着颜汐落哭泣的乔念恩听到这话心里一惊,自己并没有说凌司夜什么,爹地怎么发这么大火?难道,是云昊天把酒吧里的事给说了出来?

    乔念恩虽然心里气恼凌司夜,可却从来没想过要跟他分开,更不想让乔陌漓和颜汐落知道酒吧里的事情。 !

    这会儿听出乔陌漓语气不对,瞬间明白了事情被云昊天给说漏了。

    她气冲冲横了云昊天一眼,红—肿着眼睛质问道,“云昊天,是不是你对我爹地和妈咪‘乱’说了什么?”

    云昊天还没来得及答话,乔陌漓气恼地皱起了眉头,“念恩,怎么用这种语气对昊天说话?他说得难道不是事实么?我不明白了,那个凌司夜到底有什么好的?从明天开始,你跟他一刀两断!”

    颜汐落连忙瞪了乔陌漓一眼,让他说话别那么冲,然后才柔声哄着乔念恩,“念恩,妈咪也觉得凌司夜的‘性’格跟你有些不对。要不这样,你先跟他分开段时间,然后好好考虑要不要在一起?”

    没等颜汐落的话音落下,乔念恩坚定地拼命摇头,“不,妈咪,我爱凌司夜,你让我怎么可能放弃他?这辈子没有凌司夜,我根本活不下去。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站在一旁的云昊天再也听不下去,凌司夜那个人渣,念恩居然还不舍得放手!

    他有些气恼地走到乔念恩跟前,低声说道,“念恩,你能不能醒一醒?凌司夜那样的人渣根本配不你!”

    乔念恩扭头看向云昊天,眼满是幽怨和愤懑。原本她对云昊天将酒吧里的事擅自告诉乔陌漓和颜汐落十分的不满,如今又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口不择言起来,“你滚,还不都是因为你!”

    “念恩!”乔陌漓重重呵斥了句,“你怎么能这样对昊天说话?”

    云昊天也被那个“滚”字给刺‘激’到了,他眼神冰冷地看了乔念恩一眼,转身走出了她的卧室。

    乔念恩自知自己刚才确实太过分了些,不过难听话已经说出口,像泼出去的水般再难收回,只好任由云昊天离开。

    现在她自己都自顾不暇,满心都为着酒吧里凌司夜搂着别的‘女’人那一幕伤痛不已,哪里有时间去管其他的?

    乔陌漓看着再度靠在颜汐落怀里低泣不已的宝贝‘女’儿,无奈地摇摇头,大步朝着云昊天追去。

    只是等他走下楼,才发现云昊天已经脚程极快地离开了,只看到呼啸离去的车灯。

    乔陌漓站在大‘门’前再次叹息了声,无奈地转身朝客厅走去。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令人头痛啊!

    云昊天被乔念恩的口不择言给气走,很快开车离开了乔家别墅。

    不过他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酒吧寻找凌司夜。

    但是刚才的酒吧外面已经没有凌司夜的车子,他走进去才知道凌司夜并没有和那个‘女’人进包厢。

    难道他是为了故意气走念恩的。云昊天看着霓虹灯光,直奔拨通助理的电话,没一会他接到助理查到的凌司夜的家庭住址,他一脚踩着油‘门’离开酒吧。

    那个该死的家伙,惹得念恩掉了那么多眼泪,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下他才行!

    怒气冲冲的云昊天疯狂地将油‘门’踩到最底,车子在深夜的街头呼啸穿梭,很快带着他来到了凌司夜的别墅前。

    停下车,云昊天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气势汹汹朝凌司夜的别墅走去,做好了砸‘门’的准备。

    他才不管凌司夜此刻是在搂着那个妖‘艳’的‘女’人还是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直到打得他鼻青脸肿才行!

    云昊天这样想着,毫不客气地抬起脚,准备把‘门’给踹开。

    不过他的力道却放了空,因为凌司夜的别墅‘门’压根没有锁,只是虚掩着而已。

    云昊天踉跄了两步,险些被自己踹空的力道给带的跌倒在地。

    他连忙稳住身形,大踏步朝别墅内走去。不关‘门’也好,省得消磨他的气力,等下才能痛痛快快地揍凌司夜!

    凌司夜的别墅内亮着路灯,房间灯却全部熄着,看去似乎并没有人住在里面似得。

    难道,那个人渣已经带着别的‘女’人睡下了?

    云昊天边走边鄙夷地想着,眼角却扫到停泊在前方不远处的一辆车子,赫然发现凌司夜正窝在里面睡着。

    他的手里还有个酒瓶,正朝着嘴里灌着烈酒。

    浓郁的酒香被夜风卷到云昊天面前,他没想到凌司夜真的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是在独自回家,在车里继续喝着闷酒。

    不过这些并不能让愤怒的云昊天平静下来,他大踏步走到车‘门’前,猛地拉开车‘门’,冲着里面的凌司夜挥手是一拳。

    “咚!”

    “哗啦!”

    呼啸的拳风朝着凌司夜袭去,被他下意识用酒瓶挡了下,尽数砸在酒瓶,发出碎裂的响声,溅起的玻璃碎片纷纷坠落在地。

    凌司夜抬起猩红的眸子,这才发现袭击自己的是云昊天!

    “云昊天,跑到我的家里找我的麻烦,你是活腻了么?”凌司夜从车内走出来,伸手掸了下—身溅到的玻璃碎屑,然后才不屑地看向云昊天。

    之前凌司夜醉醺醺从酒吧开车回来后,窝在车内睡了一会儿,不过很快被冷风给吹醒了。

    他醒来后想到在酒吧里看到的念恩和云昊天拉拉扯扯的亲密样子,心里痛得更是难受,继续拿出车内的酒灌了起来,怎么都没想到云昊天居然会突然跳出来挑衅自己。

    云昊天身形绷紧,继续朝凌司夜挥拳过去,“不想活的是你!是你这个‘混’蛋害得念恩那么伤心!”

    凌司夜皱起眉头,接住云昊天挥来的拳头,毫不客气地反攻了过去。他早已经看云昊天不爽很久了,打一架也不错!

    “云昊天,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跑到我家里来挑衅我?”凌司夜喝骂着,一个利索的手刀朝着云昊天劈去。

    云昊天弯腰避过凌厉的手刀,双拳擂向凌司夜的‘胸’肋,“如果不是你害得念恩那么伤心,你以为谁有闲工夫看你半眼?!”

    “哼!”凌司夜重重哼了一声,拧身闪过云昊天的双拳,抬脚是一个侧踢,“不是正如你所愿么?云昊天,你别痴心妄想了!如果念恩不爱我,那她更不可能会喜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