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乔念恩病倒!

    云昊天被凌司夜的话气得咬牙切齿,抬‘腿’正面踹向凌司夜的侧踢,发出对怼的撞击声,“凌司夜,你少特么嚣张!你以为自己是谁?如果不是你,我早已经将念恩带走了!”

    凌司夜被云昊天给踹了个正着,险些后跌倒地,接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醉醺醺的身形。手机端 m.

    他晃了下喝得昏头涨脑的头,恼羞成怒地挥拳朝着云昊天扑了过去,“云昊天,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么短的时间来拆散我们!你特么给我记住,算乔家喜欢你又怎样?你也娶不到我的念恩!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浑身下,里里外外都是我凌司夜的!我的!”

    云昊天听了这些话,更是气恼的不行。他的眼里早已铺满了怒火,恨不得将凌司夜整个给踹飞,这个人渣,居然敢这样侮辱他的念恩!

    “凌司夜,你这个人渣,我今天如果不好好教训你,跟你姓!”云昊天怒吼一声,把手里的拳头舞得呼呼作响,不分章法的朝着凌司夜砸来。

    凌司夜虽然喝得醉醺醺的,不过心里的想法跟云昊天一样,都恨不得将对方给砸个鼻青脸肿。

    他索‘性’不去躲避云昊天的拳头,而是欺身朝着云昊天靠近了些,狠狠抬起拳头,只想统统快快胖揍云昊天一回!哪怕自己也被他的拳头砸倒都无所谓!

    两人毫无章法的扭打在一起,像几岁的孩子似得,谁也不肯想让,拼了命都想把对方给砸倒在地。

    夜‘色’原本静怡的厉害,连月亮都早早躲进了云层,如今却被两人的扭打声给吵得悄悄探出了头,默默注视着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丝毫不顾形象的扭打。

    雨点般的拳头各自落在凌司夜和云昊天的身,令两人都各自吃了些闷亏,原本俊朗的外貌跟着挂了彩。

    而凌司夜原本喝得醉醺醺的,这会儿又跟云昊天撕打了好一会儿,被夜风吹得酒意来,终于体力不支的被云昊天给砸倒在地。

    “‘混’账,如果你敢再惹念恩伤心,我一定将你扒皮‘抽’筋!”云昊天恶狠狠重踹了凌司夜一脚,撂下句狠话。

    其实他浑身早已被凌司夜给打得疼得不行,全凭着一股子傲气在支撑着,如果不是凌司夜喝醉了,估计这次他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

    对彼此实力心知肚明的云昊天低头看了眼被自己揍倒在地的凌司夜,这才满意地踉跄而去。

    这次他没有再回乔家,而是开车融入了夜‘色’,很快不见了踪影。

    凌司夜狼狈地倒在冰冷的地面,浑身痛得厉害,却没有半点想要站起来的意思。

    他双眼无神地看向挂在苍穹的弯月,嘲讽地弯了下嘴角,念恩,云昊天真的是你喜欢的么?

    然而夜‘色’幽幽,谁也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偶尔倒是传来几声寂寥的虫鸣声,伴着醉醺醺的凌司夜昏睡了过去。

    夜‘色’渐微凉,乔家别墅内仍然亮着昏暗的灯。

    颜汐落担忧地坐在念恩‘床’头,轻柔的将拧干的热‘毛’巾放在她的额头,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她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感情的路走得那么的坎坷?一路身体受了不少病痛的折磨也算了,心里只怕也苦的不行。

    从晚回来后,念恩不停地落泪,直到在她怀里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颜汐落才发现乔念恩的额头开始发烫起来。

    这几年,念恩的身体都羸弱的厉害,好不容易才调理好的身体经过这次心伤的打击,只怕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颜汐落看着乔念恩明显红的异常的脸,不停地看着时间。刚才她已经让乔陌漓去喊家庭医生了,怎么到这会儿了还没回来?

    正想着,乔陌漓大踏步走了进来,关切地看向躺在‘床’的乔念恩,“念恩她怎么样了?好些了没?”

    颜汐落摇摇头,“额头似乎越来越烫了,对了,你把医生带来了么?”

    乔陌漓点点头,让身后的家庭医生过来,“快帮念恩仔细看看,她这是又怎么了?”

    家庭医生点点头,仔细帮乔念恩检查了一番,这才摇头叹息道,“念恩小姐的身体本来虚弱,这是气急攻心引起的发烧。”

    颜汐落顿时着急起来,“那怎么办呐?明明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突然烧了起来。”

    家庭医生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几张退热贴递给了颜汐落,“暂时先把退热贴给念恩小姐用,等明天如果情况还不好转的话,得去医院救治了。她的身体我不敢开太多的‘药’。”

    “这个有用么?”颜汐落拧眉看着手里的几副退热贴,觉得这个东西压根不能解决问题。

    而事情也被颜汐落猜测的没错,家庭医生老实地点点头,“这个只是治标不治本,念恩小姐这是心病,心病还得心‘药’医,‘药’石难治啊。不过退热贴还是得用,免得她烧得更加厉害。”

    听医生这么安排,颜汐落很是无奈,只好点点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现在念恩小姐的体温只是有些低烧而已,如果不加重完全不用担心。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有事我再过来。”家庭医生道了个别,被佣人领着下了楼。

    楼的卧室内,剩下忧心忡忡的颜汐落和一脸怒容的乔陌漓。

    乔陌漓皱着眉头在乔念恩‘床’前走来走去,“这个凌司夜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念恩每次生病都是因为他!以后绝对不允许他再接近咱们念恩!”

    颜汐落低声叹了口气,把退热贴小心贴在乔念恩的额头,眼里写满了担忧。

    作为妈咪,她深知自己宝贝‘女’儿的个‘性’像极了自己当年,一旦认准了,再也不会放弃。

    只是颜汐落没想到,在凌司夜做出那种事情后,‘女’儿仍旧不舍得放手。如果不是心里痛得厉害,怎么会莫名又发起烧来呢?

    这一夜,注定是个难捱的夜晚,每个人的心情都极为沉重。

    漫长的黑夜过去,乔念恩的病情非但没有半点好转,反而有了加重的迹象。没办法,颜汐落和乔陌漓只好匆匆把她给送进了医院,‘交’给医生进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