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你活该失去她!

    怀着即将看到念恩的期待,凌司夜抱着鲜‘花’朝乔家别墅的正‘门’走去。

    往日里乔家别墅都有佣人在值守,不等客人敲‘门’会识趣的打开,然而今天乔家的大铁‘门’却紧闭着,令凌司夜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他伸手摁下铁‘门’一侧的‘门’铃,静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阮小菊从里面走了出来。

    阮小菊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少‘女’的青涩,举手投足都带着十足的‘妇’人风情,生孩子前更加靓丽。

    她看到凌司夜抱着大束鲜‘花’站在‘门’口,眼神错愕了下,不过仍旧走过来帮他打开‘门’,“凌司夜,你是来探望念恩的么?”

    “是的,小菊,好久不见,你的气‘色’很不错呢。”因着等下能见到念恩,凌司夜的心情十分不错,甚至还跟阮小菊客套了两句。

    阮小菊客套地点点头,“还好啦,不过念恩并不在家,她跟着爹地和妈咪去旅游了。”

    “旅游?”凌司夜愣住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去旅游了呢?

    “她去了哪儿?我刚才打她电话一直关机。”

    对于凌司夜的询问,阮小菊却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她去了哪儿,目前别墅里只有我和杰克住着而已。”

    凌司夜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念恩并没有跟那个云昊天出去,而是跟着乔陌漓和颜汐落去旅游了,这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儿,凌司夜诚恳地问向阮小菊,“小菊,你老实告诉我,这两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阮小菊眼闪过一抹不忍,只好推脱道,“我并不怎么清楚呢,你还是去问杰克好了。”

    凌司夜看出阮小菊的神‘色’不对,正准备仔细问个清楚,别墅内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听到哭声的阮小菊再也顾不跟凌司夜多说什么,转身朝别墅内走去,“我的孩子哭了,先回去照顾他,拜。”

    “小菊……”凌司夜下意识想要喊住阮小菊,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刚才阮小菊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间肯定有问题!既然她忙着照顾孩子,那他干脆去找杰克仔细问问好了。

    将手的大束紫罗兰放在乔家别墅‘门’旁,凌司夜转身跳车,飞驶着朝乔氏集团开去。

    等凌司夜来到乔氏集团大楼前时,恰逢午下班时间,乔氏集团的员工们从巍峨的大楼鱼贯而出,凌司夜只好站在车前等杰克出来。

    员工们很快走得差不多,凌司夜也终于看到了从大楼内缓缓走出来的杰克,连忙冲杰克走了过去,“杰克,念恩呢?”

    听到呼唤声的杰克抬起头,看到是凌司夜,立即黑沉下脸,眼带着几分嫌恶,冷漠道,“凌司夜,你最好赶紧从我面前消失,免得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揍你。”

    看着一脸肃杀的杰克,凌司夜愣怔了两秒,意识到事情真的不对,原本平静的脸‘色’变得纠结起来,“告诉我,念恩去了哪儿?”

    “你没有资格知道!”杰克压根懒得理会凌司夜,从他眼前绕了过去。

    凌司夜加快脚步拦住杰克,“告诉我,念恩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她的电话关机了?”

    杰克停下脚步,挥拳朝凌司夜袭了过来,“凌司夜,念恩一次次因为你生病,你现在居然还有脸跑来问我?!如果不是你把她丢下不管消失了那么久,她怎么可能又会生病?!”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令凌司夜整个人都呆住了,压根忘了避开杰克的拳头,脸挨了重重一拳,嘴角很快渗出几丝血痕来。

    杰克原本只是想给凌司夜一拳发泄下,他知道凌司夜完全可以避开要害,却没想到凌司夜居然没有半点要躲避的意思,那样结结实实挨了自己一拳。

    不过想到念恩前两天因为凌司夜住在医院里的憔悴模样,杰克的火气又腾地升了起来,愤恨地瞪视着凌司夜,“凌司夜,你也这点出息!我记得有人曾经当着我们的面发过誓,说会一辈子照顾念恩,会用全部的生命去爱她。可是结果呢?呵呵,你跟别的‘女’人厮‘混’的时候,只怕早已经将你当时的誓言全部抛之脑后了吧?!”

    杰克的责骂令凌司夜从念恩生病的震撼回过神来,右脸更是传来火辣辣的痛楚,不过他压根不在意,而是急切地追问着杰克,“你是说,念恩以为我在跟别的‘女’人厮‘混’,然后才生病离开的?”

    杰克狠狠瞪着凌司夜,“不是么?也只有你这个‘混’蛋才能伤到她的心!凌司夜,如果你不能给她幸福,拜托你放开她,不要再来纠缠她了!我爹地和妈咪把她带出去散心了,只为让她能离你远一些,能少受你的伤害!这一次你再也不可能找到她!凌司夜,你认输吧,你这个没用的怂包!”

    凌司夜被这些话责骂的脸‘色’惨白不已,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当时有多幼稚,居然脑残到用陌生的‘女’人把自己的‘女’孩气走!真是该死!

    那晚念恩一定伤透了心,对他失望极了吧?不然不会再次生病,她的身体原本羸弱的不行,如今又被自己那样‘混’账的做法给气到,真是不可饶恕啊!

    凌司夜一步步后退,低声喃喃道,“不,这都是误会,我没有跟别的‘女’人亲热,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气她……”

    “哼!”杰克重重哼了一声,“凌司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只是想要气她?念恩是我们家的公主,我们把她捧在手心都来不及,你居然用这么俗烂的方式来气她?活该你这辈子失去她,因为你根本不配跟她在一起!”

    凌司夜挫败地低下头,“是的,都是我不好,我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我一定是疯了!念恩她肯定伤透了心,我活该失去她!”

    “没错,你活该失去她!你这个愚不可及的‘混’蛋,赶紧从我眼前消失!”杰克说完,怒气冲冲从凌司夜眼前离开,很快走得没了踪影。

    凌司夜失魂落魄地站在乔氏集团大楼前,心里自责的快要死去,完全没注意到杰克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