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28章乔陌漓生命的过客就犹如大海里的浪花…
    第928章乔陌漓:生命的过客犹如大海里的‘浪’‘花’…

    偶尔有几名员工从大楼里出来,看到右脸青肿的他,赶紧快步从他跟前走了过去,边走边窃窃‘私’语地猜测着,却根本没被凌司夜注意到。品書網

    此时此刻,凌司夜只觉得自己被抛下了无边的荒漠地狱,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无,再也注意不到任何事物。

    他的‘女’孩被他气走了,而且是以那么幼稚俗烂的方法给气走的,他真是该死!

    之前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害得念恩一再的生病,如今她又被自己故意给气病了,只怕她对自己早已失望透顶,再也不肯原谅自己了吧?

    不然怎么会关掉手机,然后跟着她的爹地和妈咪出国旅游了呢?

    这一次,她大概是再也不会再要自己了……

    她是他的阳光,是他生命不可缺少的氧气,没有了她,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人,该如何面对以后漫长孤寂的岁月?

    他给怎么活下去!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在咎由自取啊!是他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一切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气恼念恩和云昊天拉拉扯扯,这才生出那么幼稚的想法,故意搂着别的‘女’人来刺‘激’念恩,她怎么可能会误以为自己有了别的‘女’人呢?

    可是当时的他却忘了,自己气到了她,最后加倍承受恶果的,却永远只会是自己。

    凌司夜宛如行尸走‘肉’般朝自己的车子走去,无力地钻了进去,连车‘门’都没有力气关。

    他的双眼早已充血般通红,心里惶恐不安,自暴自弃到恨不得毁灭掉整个世界!

    如果没有念恩,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

    他不能这样妥协,他一定要找到他的‘女’孩,去祈求她的原谅!他不能没有她!

    凌司夜原本茫然的眼神变得坚毅起来,既然是自己种下的恶果,要由自己来承受!他一定要尽快找回念恩,亲自跪地祈求她的谅解!

    只是,他的‘女’孩,到底去了哪儿?

    凌司夜的眼神变很茫然,乔家的人肯定不会告诉他念恩的行踪的。

    这辈子算走遍天涯海角,算耗尽这一生,他都会尽快寻找到他的‘女’孩!

    希腊,爱琴岛。

    细长的银白‘色’沙滩旁,错落点缀着高矮不一的椰林,蔚蓝的天空与澄清的海湾相映成趣,组成一幅如画的风景,格外清新淡雅。

    宛如象牙的沙滩旁,有一名少‘女’正禹禹独行,背影看去格外的孤单。

    她穿着碎‘花’长裙,柔顺的长发随着海风的吹拂浮动纷飞,本应是活力四‘射’的青‘春’年华,然而靓丽的脸此刻却没有丝毫的笑容。

    这名少‘女’正是被乔陌漓和颜汐落带出来散心的乔念恩,她自从大病一场后,脸再也不见了甜美的笑脸,取之而代的,是始终不肯消散的愁云惨淡。

    虽然乔念恩并没有长吁短叹,可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却令颜汐落和乔陌漓心疼极了。

    他们商量了下,索‘性’带着她来到了希腊度假,这里气候宜人,风景秀美,是调养身体的好住处,正好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散散心,让乔念恩尽快忘掉之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乔陌漓和颜汐落的想法确实是好的,可是如果感情是能够控制的话,只怕也没有那么多‘荡’气回肠的生离死别了。

    像现在,乔念恩虽然已经在爱琴岛住了好几天,可是脸的表情始终都是寡淡的,没有什么能够勾起她的笑意。

    她独自一人走在沙滩,赤脚在面踩下歪歪斜斜的脚印,心里却弥漫着化不开的哀伤。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可是她的眼前不仍旧在不停回‘荡’着酒吧里的那一晚,凌司夜是那么亲热的抱着那个妖‘艳’的‘女’人,不仅叫那个‘女’人宝贝,而且还那么大声说着‘露’骨的情话,让她情何以堪?

    他是在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么?是因为早厌烦了自己,却始终找不到什么好借口跟自己分开,是吧?

    如果讨厌她,大可以当面跟她说清楚,又何必做出那样的事情,令她的心难堪到碎成糜沫呢?

    又或者,那个‘女’人早跟他好了一段时间,只是才被她撞到而已?

    各种想法在乔念恩的脑海闪过,令她不得不伸出手摁住痛不可扼的太阳‘穴’。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纠结着那晚,几乎彻夜无眠。

    爹地和妈咪担忧的眼神她也看到了,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忘却那晚的伤痛,心凉的怎么都暖不热。

    凌司夜,你之前承诺过会照顾我一生一世的,可是却没想到会那么的短暂。如今终于抛下了我这个负担,你跟那个‘女’人,大概会过得很好吧?

    悲伤自乔念恩的心底慢慢升起,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冷得她抱紧了双臂。

    明明是‘艳’阳高照,她却感觉自己整个人掉入了冰窟内,溺水般绝望窒息。

    究竟何时,她才能洒脱地忘掉凌司夜,得到真正的解脱?

    “念恩?念恩?”

    颜汐落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将乔念恩从无边的悲伤唤醒。

    乔念恩赶紧‘揉’了下木然的脸庞,冲颜汐落绽放出抹僵硬的微笑,“妈咪,什么事?”

    颜汐落早已看出乔念恩的难过,不过她是过来人,知道越是想要忘掉一个人,越是忘不掉,念恩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唯有时间,才有可能令她逐渐将凌司夜给淡忘掉。而他们能做的,只是尽力分散她的注意力,免得她总是陷入悲伤的情绪里。

    “念恩,你爹地说今天天气不错,载我们去海玩,走,陪妈咪一起去。”颜汐落说着,牵着乔念恩冰冷的手往‘私’人游艇走去。

    乔念恩温顺地点点头,跟着颜汐落朝不远处停靠的游艇走去。

    乔陌漓正穿着身爽利的米白休闲常服靠在游艇旁等她们,见乔念恩仍旧是皱眉不展的样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冲乔念恩伸出手,“来,爹地带你们出海兜风。”

    “嗯。”乔念恩淡淡笑了下,跟着乔陌漓登游艇,倚在游艇护栏,眼神茫然地看着前方。

    游艇缓缓驶离海边,然后加速朝着海央驶去,划开的‘浪’‘花’溅到快艇夹板,发出好听的水‘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