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念恩遭遇金发男!

    乔陌漓看着郁郁寡欢的乔念恩,沉声说道,“念恩,看到那些溅起的水‘花’了么?”

    “水‘花’?”乔念恩愣了下,不明白爹地为什么突然让她看什么水‘花’。

    “是的,你看看它们,原本都是一样的组成江海的水珠,却因为帆船的作用,飞溅出各异的姿态,在阳光下折‘射’璀璨夺目的七彩光。”

    乔陌漓别有深意地说道,“不过随着船帆过后,它们大部分又会重新归流入大海,变成最平凡无的海水。直到有天命定的船帆出现,才会将它们带离大海,开始另一番新的旅程。”

    听了乔陌漓的话,乔念恩扭头看向夹板溅落的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宛如水晶般晶莹剔透。

    她明白乔陌漓是在委婉地开导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将凌司夜当成那艘过路的帆船,重新等待真正的命定之人。

    可是她的爹地不明白,凌司夜从来都不是过路的帆船,而是将她整个灵魂都吸走的游轮。

    不过乔念恩不想让乔陌漓担心自己,而是乖巧地点点头,“我明白爹地的意思,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和妈咪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的,只是还需要些时间去适应。”

    “那好,这样我们放心了,走,我们去垂钓,赛谁钓的多。”乔陌漓说着朝夹板走去,摆‘弄’起渔具来。

    乔念恩再次看了眼那些飞溅的‘浪’‘花’,扭头朝乔陌漓走去。她不能总想着那些烦心的事情,也应该找些事情,让自己换个心情了。

    此时阳光正好,懒洋洋照着浩瀚无垠的海面,也将乔念恩的心情照得渐渐明媚起来。至少,她还有深爱着她的家人,不是么?

    一家三口在快艇惬意的享受着海风的吹拂,有说有笑地度过了愉悦的一天。

    接下来的日子里,乔陌漓和颜汐落似乎想要将之前亏欠了乔念恩的时光全部弥补过来似得,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照料乔念恩身。

    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乔念恩的身体逐渐变得硬朗起来,‘性’格也跟着发生了转变,不再是那个只知道哭泣的弱小‘女’孩,慢慢变得极为沉稳冷静。

    同时也跟乔陌漓学会了不少的生存技能,忙碌的不再沉溺在凌司夜有了新欢的伤痛之,脸渐渐的有了几分笑意。

    日子一天天过去,乔陌漓和颜汐落看着情绪终于稳定的乔念恩,这才总算长舒了一口气。自从他们离开M国,已经差不多过了一个月了,他们的宝贝‘女’儿应该差不多将凌司夜给忘却了些吧?

    不过他们并没有敢在乔念恩的面前提起凌司夜的名字,而是终于回复了云昊天的短讯,将他们在爱琴岛的具体—位置发送了出去。

    这段日子里,云昊天几乎将乔陌漓的电话都给打爆了,只为询问念恩的近况。

    乔陌漓对云昊天自然是十分满意的,不过他并没有敢把他们的所在告诉云昊天,只想等念恩心情平复后再说。

    如今看着念恩似乎已经从之前的伤痛缓和了过来,乔陌漓这才肯将他们的具体地址透‘露’给云昊天。

    在乔陌漓看来,结束一段感情的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开始另一段新的感情。

    他的‘女’儿是那么的优秀,错过她是凌司夜的损失,云昊天会他将‘女’儿照顾的更好!

    乔念恩对此一无所知,她的脸逐渐有了笑容,觉得这么跟着爹地妈咪一直住在这里也不错。

    这天,乔念恩吃过晚饭后,独自去了沙滩,想去透透气。

    看着眼前翻卷的海‘浪’,乔念恩的脚步放慢了些,注视着那些被送到岸边的泡沫一个个破裂消融。

    “美人,一起走走?”

    乔念恩的手腕冷不丁被抓住,令她皱眉看了过去,看到身旁站了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

    “不好意思,请放开我,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同行。”

    乔念恩礼貌地说了句,挣扎着想要‘抽’开自己的手。

    那位外国男子平时横行惯了,无论走到哪儿,只需要手指勾一勾,立即有无数的‘女’人会贴来。

    他原本以为乔念恩也会顺利成为自己出游路的新桃‘花’,没想到却碰了个软钉子。

    “美人,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我家里在东有好几个油矿,富可敌国,只要你跟了我,保证你这辈子都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男子侃侃而谈,之前只要他报出自己的家世,那些‘女’人瞬间会化成一滩‘春’水任他予取予夺。

    然而他却没想到,乔念恩压根不是寻常的‘女’子。

    她只顾着想要挣脱自己的手,脸的神‘色’变得厌恶起来,“请你放开我,我对你显赫的家世没有兴趣。”

    外国男子碰了一鼻子灰,顿时恼羞成怒起来,用力将乔念恩往自己怀里带,“你们这些拜金的‘女’人,是不是觉得我没有钱?告诉你,只要你跟了我,我立即送一架游艇给你!来,让我尝尝你的味道,看看够不够甜!”

    乔念恩瞬间煞白了脸,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危险。她握紧没被禁锢的右拳,猛地砸向外国男子的眼眶,“滚开!”

    外国男子完全没有防备,在他看来,身形柔弱的乔念恩像多娇弱的水仙,只需自己步步紧‘逼’可以一亲芳泽,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拳,左眼登时被打得火冒金星,吃痛地松开了钳制住乔念恩的大手。

    乔念恩赶紧转身往回走,此时天‘色’已经灰暗下来,沙滩并没有什么人,虽然她懂些拳脚,不过如果真的跟这个高大的外国男人撕打起来,肯定会吃亏的。

    “站住!你这个贱‘女’人!等我追你,一定要扒光了你!可恶!”外国男子气急败坏地嘶吼着朝乔念恩追了过来。

    乔念恩拼命往前跑,生怕自己被追。

    海滩的尽头是他们在爱琴岛的度假屋,只要自己能坚持到那附近安全了。

    然而乔念恩的想法有些过于乐观,她远远低估了男‘女’之间体力的差距,跑了没多远被外国男子给绕过去截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