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34章云昊天嫁给我,让我做孩子的父亲
    第934章云昊天:嫁给我,让我做孩子的父亲!

    看着眼前自己深爱的‘女’孩,云昊天觉得她身突然笼了一层母‘性’的光辉,正散发着炫目的光。

    他从地站起来,静静注视着眼前的‘女’孩,良久,终于大胆说道,“念恩,如果你不想通知凌司夜,那嫁给我吧!我来当孩子的父亲!”

    乔念恩讶异地看向云昊天,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云昊天一旦剖开真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乔念恩的爱恋,他拉住乔念恩的手,不管不顾地说道,“念恩,你也不想孩子生下来被人取笑是‘私’生子吧?我喜欢你,我愿意这辈子都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养育。而且这样可以瞒过乔伯伯和颜阿姨,还有那个可恶的‘混’蛋!我会说孩子是我的,在我劫走的时候要过你,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乔念恩被云昊天的话惊愕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她觉得他的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她有足够的能力来养育孩子,用不着靠任何男人!

    而且云昊天刚才的话触怒了她心那条敏—感的线,这个孩子是她的,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她都不想跟任何人扯关系!

    因此,乔念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云昊天,你疯了!你想喜当爹,我还不愿意呢。男人没有一个好人,都是骗子!”

    说完,乔念恩甩开云昊天的手,气冲冲的离开了。

    云昊天知道自己刚才说的有些过火,念恩应该是在生气自己把她的孩子说成‘私’生子吧?可是他说的是事实啊,如果被凌司夜知道她怀了孕,肯定会再来纠缠她的!

    看着她匆匆离去,云昊天赶紧跟了出去,生怕她会遇到觊觎她美貌来搭讪的人。

    不过看着乔念恩气得不行的背影,云昊天没敢跟的太近,而是远远地注视着,确保着她的安全。

    乔念恩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一会儿,才在海边的躺椅坐了下来。

    她双眼无神地远眺着海平面,任自己的思绪随着海‘浪’远逐,脸写满了失落。

    她承认云昊天说得没错,可是她不想再跟任何人牵扯,只想好好地孕育肚里的宝宝,将他抚养长大。

    难道这样也不行么?一定要找个男人结婚,才会令所有人满意么?

    不,她不想这样,她只想一个人,再不想跟任何人再有瓜葛,不想再承受感情的伤害……

    云昊天远远站在乔念恩身后,看着她背影孤单地坐在躺椅,千百次地想要冲去给她一个拥抱,把她拥入怀,告诉她她并不孤单,他会陪着她照顾她为她遮风挡雨。

    可是他终究没敢挪动脚步,生怕自己的莽撞会惊扰了乔念恩,令她更加无所适从。

    她还需要时间‘精’心,那他给她时间,等到她什么时候真正将凌司夜给忘了,他再告诉她他对她的真心!

    海水不断掀起‘浪’‘花’拍打着海面,发出空旷的声响,然后再哗啦啦退回到海央,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而时间在‘浪’‘花’的来来回回悄悄过去,不知觉得,心情沉郁至极的乔念恩已经在那块大石头坐了一整天,终于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始终注视着乔念恩的云昊天发现她居然睡在了躺椅,这才敢走过去,将她轻轻抱起,珍宝般拥在了怀里。

    她实在太轻了,像是随时都会被风给卷走的羽‘毛’似得,沉睡的脸眉头紧紧皱着,无声诉说着排遣不开的抑郁……

    云昊天无声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抱着睡着后的乔念恩,将她抱回了海边的度假屋。

    M国。

    一架飞机缓缓降落在雅致的‘私’人机场,满脸憔悴的凌司夜从飞机内走出来,脸写满了担忧。

    自从他‘弄’丢了乔念恩,开始发了疯似得丢下所有的工作,驾驶着直升机满世界寻找她的芳踪,却始终一无所获,眼看着距离他跟乔念恩分开,已经过了两个月零二十三天。

    这是怎样的八十三天啊!每一分每一秒凌司夜都在思念着乔念恩的煎熬度过。

    他不知道此时的乔念恩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她是否已经调理好了身体。

    尤其是遇到大风大雨天气时,他更是恨不得杀了自己,生怕他的‘女’孩会在‘阴’雨连绵哭泣,却没有人安慰。

    都是他这个‘混’蛋,才将事情‘弄’成了如今这种局面!伤透了心的她肯定在存心躲着自己,算他使出浑身解数,只怕也是找不到的!

    只是人海茫茫,凌司夜在遍寻念恩无果后,终于放弃了亲自寻找她的想法,将希望寄托在乔斯洛的身。

    他是念恩的哥哥,肯定知道念恩的住处的!虽然之前乔斯洛无数次搪塞,并没有告诉他念恩如今的地址,不过凌司夜相信,只要自己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肯定能从乔斯洛这里拿到念恩如今的住处地址的。

    所以凌司夜直接放弃了亲自寻找到念恩的想法,驾驶着直升机飞回了M国。

    他要亲自向乔斯洛负荆请罪,让他告诉他念恩如今的下落。

    凌司夜快步走下飞机,驱车朝乔氏集团驶去。

    他将车子开得几乎离地,没一会儿到了乔氏集团,跳下车径直去了乔斯洛的办公室,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凌司夜凭空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内,乔斯洛脸有过几丝愕然,很快又低下头,权当看不到他,继续处理自己手的件。

    “斯洛,我已经找了念恩八十三天,可是根本都找不到她。我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你告诉我她的地址,让我去看看她,好不好?”

    凌司夜大步走到乔斯洛面前,用手压住他的件,央求他告诉自己乔念恩的下落。

    乔斯洛抬起头,冷冷看了凌司夜一眼,“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想找到念恩,不见得她想见你。”

    他的这句话戳了凌司夜的软肋,令凌司夜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不过凌司夜却不肯放弃,只要乔斯洛肯告诉他念恩的下落,不要说是说几次讥讽的话,算是要他的‘性’命,他也绝对是毫不犹豫的双手奉的!

    “我知道我错了,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自食恶果,我活该被思念折磨的不人不鬼!可是斯洛,拜托你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份,告诉我念恩的下落,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