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45章杰克阮小菊,有人沟引你老公
    第945章杰克:阮小菊,有人沟引你老公!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她都能闻见他身撒发出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那种禁—‘欲’的味道让她浑身开始烦躁。品書網

    她今天特意穿了套‘性’感至极的低—‘胸’装,还不惜血本买了“魅‘惑’”香水,只为能让杰克正眼看看自己,哪怕对她笑一下也是好的。

    杰克头都不抬,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放在这里好了。”

    陆茜下意识地咬了下‘唇’,自己费了这么多心思,也换不来朝思暮想的总裁多看一眼。

    索‘性’往前一步离杰克更近了些,腰弯的将白‘花’‘花’的‘胸’脯直接送到杰克的眼皮下,“总裁,我在这里等你看完,然后在带去‘交’给各个部‘门’,万一你有什么吩咐,我也好立刻帮你解决!”

    陆茜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目前是整个乔氏集团的帝王,只要讨好了他,荣华富贵触手可及!到时候自己哪里还需要做这种辛苦的秘书工作!

    杰克不悦地皱起眉头,对陆茜的靠近很不满。

    秘书本来是为了协助工作的,可是这个新来的秘书太浮躁了,一身的香气熏得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你先出去。”杰克说着抬起头,入目是一片雪白,瞬间从陆茜眼明白了她的意图,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陆秘书,你做好自己的本分行,不要穿这么暴‘露’,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是酒吧卖‘肉’的地方,请你自重。”

    陆茜的企图被杰克戳穿,脸‘色’白了下,索‘性’破罐子破摔,毅然朝杰克扑去,“总裁,我喜欢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杰克利落的从真皮座椅站起,一把推开陆茜扑过来的身体,毫不客气地指向‘门’口,“那你给我滚出去!”

    陆茜的脸顿时变得惨白,知道自己惹怒了杰克,更是不敢走开,壮着胆子辩解道,“总裁,我只是想为你解忧。而且在其他公司,秘书都是贴身左右的啊。”

    “哼!”杰克蔑视地冷哼了声,“你以为你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有太太,不需要你的解忧!”

    “总裁,我不要名分的。我倾慕你,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陆茜索‘性’将自己的低—‘胸’装又往下拉了下,她不信了,还有不偷—腥的猫!

    杰克的脸‘色’黑沉的不行,一双眼里也蓄满了怒火。

    他已经给这个‘女’人留够了脸面,她却不知道珍惜!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马从这里离开,主动申请调换部‘门’,否则等着你的只会是保安的驱逐!”杰克说着,冷漠的从总裁室走了出去。

    陆茜错愕地站在原地,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主动献媚,换来的居然是这个结果!

    “总裁,我错了,我错了总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陆茜这才慌了神,要知道乔氏集团福利高待遇好,是人人梦寐以求来班的地方。

    当初为了挤—进来,她可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如今要是因为自己作死丢了工作,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然而总裁室里哪里还有杰克的身影,只剩下肠子都快要悔断的陆茜。

    她心里一百万个不想离开总裁办,可是杰克都已经把话给撂了下来了,如果她再不识趣,恐怕只剩下卷铺盖走人的份儿了。

    陆茜无奈地从总裁办调离,换了另一位新的秘书接替她的工作,气恼的险些将新作的指甲给折断。

    杰克压根没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等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便立即开车往家赶去。

    等他回到家,小叮当正坐在客厅的地毯玩着玩具,听到杰克的脚步声立即抬起头,甜甜冲他笑了起来,“爹地。”

    听着小叮当‘奶’声‘奶’气的呼唤,还有他稚嫩童真的笑脸,杰克觉得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大步走过去将小叮当抱起来亲了下,“乖,你妈咪呢?”

    小叮当被杰克亲的痒痒,咯咯笑出声,“妈咪……妈咪做饭饭。”

    “真乖,爹地去看下妈咪做得什么好吃的。”杰克将小叮当放在地毯,大步朝厨房走去。

    半开放式的厨房内,阮小菊正忙着给小叮当炖水果甜品,她忙碌的身影看在杰克眼,令他整个眼神都亮了起来。

    生育过后的阮小菊身材变得以往更成熟有魅力,纤细的身形犹如杨柳,看得杰克心里热腾起来,有虫子般蠢蠢‘欲’动起来。

    杰克盯着阮小菊玲珑的曲线咽了一下口水,大步走到她身后,将她整个抱住,贴在她耳根道,“老婆,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公司里有人沟引你老公。”

    阮小菊正忙着,冷不丁被抱住,身体一下僵直在原地,下一秒听到杰克低沉的声音,她不由低声笑了起来,“是么?那真是要夸赞她眼光好呢。”

    “阮小菊,你听清楚了没?是有人在沟引你老公啊。”杰克重复了句,大手不老实地顺着阮小菊纤细的腰身往游走。

    阮小菊捉住杰克不安分的手,转身冲他‘露’出甜美的笑脸,心里灌了蜜还要甜美。

    她还记得以前刚认识杰克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冷漠的杰克了,而是浑身洋溢着温暖,在尽情享受着家的温馨。

    看着如今温柔无的杰克,阮小菊踮起脚尖,凑近杰克脸颊亲了一口,调皮地冲他眨眨眼,“谁这么大胆,敢沟引我阮小菊的老公,是不是不想活了?”

    轻轻浅浅的‘吻’宛如一枚羽‘毛’落在平静无‘波’的湖面,惊扰起道道涟漪,令杰克浑身血液沸腾起来。

    他积累多日的‘欲’—望倾巢而出,索‘性’打横将阮小菊抱起,大步朝楼走去,“如果不想别人勾—引,你得每天喂饱你老公才行。”

    阮小菊差点惊呼出声,轻捶了下杰克的‘胸’膛,羞红着脸娇嗔道,“大白天的,你想干嘛?”

    “你说呢?”杰克用火热的眸光紧紧的盯着怀里的‘女’人,低声邪恶地笑了下,“当然是,干…你。”

    阮小菊没想到杰克有一天会这么粗俗的跟自己说话,顿时又羞又窘,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出来,“现在还是白天,你快放开我。”

    “我们可是合法的夫妻,大白天亲热也不犯法啊。”杰克哪里肯让阮小菊离开,抱着她三两步走到了楼的卧室,将她轻轻放在松软的‘床’,俯身躺了下去,“这些天你都忙着照顾小叮当,再不理我真的要憋坏了。”